PNAS:科学家发现抑郁症的首个生物学标记
医脉通 · 2014/02/19
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发现抑郁症的首个生物学标记——皮质醇。这项研究为科学家确定了一种方法,可以相当可靠地鉴别那些最有可能罹患抑郁症的男孩,有助于他们精确地制定预防及干预措施,减少这些男孩严重发作的次数以及改善成年期预后。


一项发表于2月17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研究显示,青少年男性若同时存在一组抑郁表现及皮质醇水平的升高,那么他在日后罹患抑郁症的风险是常人的14倍。

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分别测定了两个单独的大型队列中年轻人的唾液皮质醇水平。第一个队列共有660名青少年,他们在一周之内的上学日早晨提供了4位唾液样本,12个月之后再次提供了同样的样本。研究者通过这一组队的数据得知,在大的青年人群中,皮质醇水平是稳定的。第二个队列共有1198名青少年,提供的同样是上学日早晨的唾液样本。

使用抑郁症状自评量表在12个月内纵向收集到的数据,结合皮质醇水平,Goodyer教授及其同事将第一个队列中的青少年分为四个亚组,从第一组的正常皮质醇水平+低抑郁水平,到第四组的高皮质醇水平+高抑郁水平,其中第四组占到全部受试者的17%。重要的是,此分组方法同样精确适用于第二个队列。

两个队列出现了相当一致的结果,这使得Goodyer教授及其同事有条件将两组合并,在随后的12-36个月内研究全部1858名年轻人罹患临床抑郁及其他精神障碍的可能性。

初步结果显示,第四组总体罹患抑郁的风险是第一组的7倍,是第二组及第三组的2-3倍。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者发现,第四组中男孩罹患抑郁的风险是第一组的14倍之高,是其他两组的2-4倍,而第四组女孩的风险“仅”较第四组高3倍,与仅存在抑郁表现或皮质醇水平升高的女孩相比更是无明显差异。这一发现显示了抑郁发病的性别间差异。

为了显示高皮质醇水平+抑郁症状是某种特定类型抑郁的生物学标记,研究者下一步需要证明第四组的不同之处。在标准测试环境下,研究者针对第一个队列进行了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测试。

结果显示,在涵盖超过30种社交及个人领域的系统自传体记忆测试中,第四组无论是男孩和女孩的表现均欠佳。例如,当被给出“picnic”(野餐)这个词时,大部分青少年都能给出自己先前何时去野餐,与谁同行等相关细节,而第四组受试者所给出的信息往往相当贫乏,且更加笼统而非特异。这与先前的研究结果一致,即高皮质醇水平可抑制自传体记忆。

“抑郁可能在人生的某个时段中影响到一千万英国人,”主要研究者、剑桥大学Ian Goodyer教授指出,“通过研究,我们确定了一种方法,可以相当可靠地鉴别那些最有可能罹患抑郁症的男孩,这一发现有助于我们精确地制定预防及干预措施,有望减少其严重发作的次数及改善成年期预后。”

研究第一作者、剑桥大学Matthew Owens医生补充道:“这一研究结果显示,我们或许可以针对抑郁高危男孩采取更加个体化的应对措施。此举可以减少抑郁症患者的数量,而在青少年男性自杀率最高的时点,这一发现可以有效降低相关风险。”

此前尚无针对抑郁的生物学标记,其中一个原因是,抑郁的病因和症状具有很高的异质性。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