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健康产业未来就是大数据产业
腾讯科技 · 2013/04/01
在2013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生命医疗领域的专家就大数据应用医学治疗领域各抒己见,其中一位提到了,生命本身数字化特征就决定了未来生命科学产业、医学健康产业本身就是数字化产业。

3月31日消息,由深圳市人民政府与数字中国联合会共同主办的2013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隆重召开。下午,由数字中国常务理事王维嘉主持、主题为“移动互联与新形态电子商务”的分论坛讨论上,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王俊、美国华源科技协会主席周巍、深圳迈瑞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徐航和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进行了对话。


周巍透露,移动健康、医疗产业的前景非常大,比如现在已经有200亿美元左右跟移动医学有关。

以下为对话实录:

宋立新:刚才经过上一场论坛,他们压榨了我们半个小时时间,很多同学都出去透口气。我们论坛以一个惨淡的开始,希望给你们一个精彩的结束。谢谢所有支持论坛的同学们。刚才已经介绍了各位的工作了,多多少少跟生命健康有关。徐航一来就问我这两个话题怎么放在一块谈?我说从主办方角度考虑,信息技术是最能体现对于生命无接触式服务和个性化满足的特点。而只有信息技术才会把价值链拉得长,种得深。我跟几位嘉宾都有过沟通,也有书面交流,今天我们这场论坛是整个峰会最后一场论坛了,我希望大家能够更感性一点,给我们观众一些感性的认识,让他们在这里面自己去选择机会。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薛蛮子,他有一个自媒体,蛮子文摘。其实在网上微博故事里,蛮子兄有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就是他自己曾经得了癌症,他第一时间就把经验分享给所有的微博的网友们,这中间还有很多的过程。第一个问题想问,你感觉信息技术和生命健康的关系是什么?你自己的体会是什么?

薛蛮子:对我来说很简单,我不懂癌是怎么回事,我上去一分钟,下一分钟就发了哥们得了癌了,收了3、4万私信,全世界给我出招,最后通过微博找到我的大夫,也找到了哈佛直肠癌专家,七天就出院了。现在我觉得医疗服务,专科的医院很重要,因为我们国家在医疗上欠帐欠的太多,整个中国两个改革开放是彻底失败,一个是教育,一个是医疗。同时从投资来说,确实是一个黄金时期,只要你服务稍微好一点,就能成功。别一进门就是一个寡妇脸,让人花了钱还不痛快。同时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就是信息高度的传输,比如你实时做病人的诊断,这都是很好的机会。我对生命科学完全是门外汉,我就是一个病人,我得找专家。

薛蛮子

宋立新:徐航这几年的发展跟整个国民收入提高有密切关系,请徐航分享一下发生你身上的小故事,你认为信息技术是否极大提升了生命健康质量?

徐航:蛮子说了一个好的案例,我立刻想到一个很好笑的事。不是说现在都是信息时代嘛,我们其中就有一款产品叫病人监理仪,我们一个负责人报国家审批过程中,也玩了一个潮流,加了一个病人生命信息监护仪,这个有没有错呢?应该也没有错。病人生命信息,确实它的信号都是信息,我们希望这样跟IT靠的近一点,可是我们麻烦来了。我们报国家,不批。他是从来不知道病人生命信息监护仪。我们这个行业是老行业,跟新东西结合的时候,受到的限制是很多的。首先我们这个行业是受政府严格管控的行业。我们在中国很多产品推出,要慢于我们在海外产品的推出。要想在中国把产业做大,尽管这些年发展很好,但是如果要再做大,这个政策我觉得还有改善的空间。

宋立新:你们俩介绍了一正一反的例子,蛮子的例子,我想这是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更好地把现有医疗资源用好。徐航刚才有一个呼吁,都已经移动互联时代了,很多政府领导对“信息”这个词还很敏感,不知道信息在广泛传播当中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实际价值是什么。我想问一下华源科技协会主席周巍,你给我们介绍一下。

周巍:华源跟美国政府有一些合作,美国政府对移动医学信息技术这方面非常重视。美国政府重视五个方面:一个是电子病历。他们准备拨款190亿美元做电子病历。但是这个事情并没有做好。比如谷歌做的项目就取消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政府牵扯太多。另外一个是移动健康。主要促进者是民间高科技公司做的事情。这个行业发展的非常大。前一段时间检查眼镜,我用了一个app,结果直接传到医生那里去。这个前景非常大。第三块,跟中国直接有关系,把看病的经历变成很方便的形式。总的来说,这个前景非常大,比如现在已经有200亿美元左右跟移动医学有关。

周巍

宋立新:几位嘉宾都很会替我分担主持人的工作,我希望大家能互动起来。我也希望台下嘉宾待会儿跟我们互动。刚才周

巍介绍了发生在身上的例子,这一点正是说让大家看到了信息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因为有这样一个云服务出来后,大数据时代可以把我们生命轨迹保存下来,每一个人生命轨迹都是个性化的,唯有在今天才有可能得到个性化服务。

王俊:所谓的数字化,和IT的结合,我觉得我们都在谈医疗领域你的表情特征的数字化,比如说我现在血糖多少、血压多少。其实真正的数字化,生命本身是数字化的,为什么呢?因为DNA具备两个基本元素:可以复制、可以变异。数字化跟模拟化最大不同是数字化可以不断复制,不失真,我们不断生孩子,孩子又生孩子,生了半天孩子,他还是一个人。所以它数字化传播不失真。实际上这是基因第一个特性。第二个特性,本身在这个过程当中DNA有变化,所以这种数字化的不断的复制和不断的变异实际上是生命本身最重要的。因为他数字化,所以我们才可以把这些数字化的东西变成0、1的东西存在电脑里,因为每个人基因又不一样,又加上生活环境不一样。癌症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基因在细胞传代过程中,发生体细胞突变。绝大部分癌症都是体细胞突变。因为体细胞突变,所以发生肿瘤。整个过程都是数字化,不是不可想象的,是数字化的过程。而数字化过程第一步应该把所有生命信息读出来。第二,华大基因花很大力气做的就是弄懂它。读完一个基因系列,没有用,最重要的是通过基因图序预防一些东西,我们讲的4P医学,做基因的人,医学市场只是做基因1%不到的市场,更多的是健康市场。让你的基因跟你的环境构成一个相对和谐的,让你不要去得病或者能够预防。得病后,要根据得病状况,让你得到更好的个体化治疗、诊疗方案。整个过程,BT、IT不是结合的问题,是全面的融合。我们现在做的所谓健康行业其实就是大数据。因为生命本身就是数字化。生命本身数字化特征就决定了未来生命科学产业、医学健康产业本身就是数字化产业。这是我想说的。至于我未来要得病,我肯定有我的方法治我自己的。

宋立新:我已经发现出蛮不同的,大家角度不同,王俊认为这是一个交融的东西,本身生命健康产业就是IT产业一部分。希望不同的行业融合过程中,最终达到一个互相促进。我们还有一轮问题的时间,请各位谈谈,我们是否亲身体会到这样融合的价值。薛蛮子,你觉得你投资的企业里,尤其生病之后投的企业里,哪些属于这样的特征,他们的明天是什么,你看到了吗?

薛蛮子:投资跟个人看病还是有很大不同。投资是这个钱赔了就赔了。现在我的感觉就是整个中国医疗的投资是大大滞后的。我们人均花的钱,药钱也好、治疗也好,都是滞后的,钱都花到生命最后阶段。但是你一辈子活到80岁,79岁11个月的时候,你觉得根本用不着那个钱。我每个礼拜都做一个救助,只要有点事情,都是几十万的钱,简直吓死人。目前我们觉得我们高度滞后,医院整个普遍质量,政府又不放开,不让私人玩这个事。好的大夫拿8000、9000元工资,他没有办法,只有出去走穴。靠礼拜六、礼拜天给人做手术,整个医患关系也紧张,尤其专科医院,口腔的、眼科的、男科的,这都是巨大的机会。这都没有人干。

宋立新:谁有移动互联网与医疗密切结合的项目,可以马上私信他。钱没了就算了,命没了就完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就不能靠蒙。徐航做医疗设备这么多年,在国内、国际上也有一定定位了,你们对整个移动医疗战略考虑是什么?现在已经做了哪些尝试?

徐航:谈到产业,应该还是很兴奋的。为什么呢?每个人再挣多少钱,医药没有了,就什么都没了。科学界有一个说法,说人的寿命本来是超过100岁的,很轻而易举的,但是可是全世界寿命最长的,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也就80岁。这可能跟你的环境、生活状态、经济状态有关系。所以健康产业是一个很可为的产业。广东提倡幸福产业,我觉得健康产业起码是减少痛苦的产业,让你能够有资格幸福的产业。但是刚才薛蛮子讲起中国的状况,我觉得咱们这个行业确实该做的事情非常多。第一,咱们医疗体制太单一。国营或者属于国家下面的医院大概占了90%。我们每年有一个民营经济论坛,来了很多民营医院,但是觉得生存空间还没有打开,或者说目前的政策还不能让他们很自由的发展。在这一点上我特别羡慕互联网企业,我听互联网一个大佬说,在政府没有搞明白的时候我们就长大了。我们是在政府密切关注下,我们慢慢长大,我们在中国长到一定程度,我们发现有问题,我们就长到国外去了。所以我们现在销售收入一半以上都来自海外。第二个状况,这里头医疗这个行业离满足老百姓需求还有很大空间。应该说这五年,政府投资、理念上都有非常大的改变,应该每个人都有看病的体验,我相信能非常愉快的是不太多。无论大人、孩子,你到了医院就不算一个人。无论穷人、富人,到了医院都是抱怨的。所以我们医院,政府不满意,富人穷人不满意,医生同样不满意。改革开放春风还要继续刮到我们医疗行业。从目前我们这个行业上看,看病难,非常之难,尽管我们深圳有网上挂号,提高了很多,但是任何一家三级医院,大厅里全是人,中国好像都集体得病,尤其孩子得病,儿童医院更不得了。第二,医生工作环境非常差,我们宾馆建的非常好,可是相比之下我们医院能有几个像样的不多。我们理解医院应该是给你提供人文关怀。现在医学最讲究的是治未病,没病的时候帮你治,有病的时候能帮助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但是我们做的很差。今天来到会场,我反复想到底跟IT有什么关系。IT的几个精神我们健康产业可以借鉴,应该是说要开放。最早从政府这个地方开放。第三,要透明。医疗当中很多是不透明的。前一段收到一个缎子,一个医院医生去修电脑的时候,他受到种种的待遇,开机有开机费、然后有挂号费,每一项都有一个检查病,最后电脑还是没有修好。我们现在这个体制是一种病收一个钱。现在深圳以后的报销形式,我了解到以后按照疾病,人不管你有什么毛病,你不能把所有器官单独分开,应该是综合起来,有的时候这个病影响那个病,应该透明,让病人都知道。第四,要分享。怎么才能能够分享我们有限的医疗资源,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五,责任。中国这个行业尽管在过去我们十年获得很大发展,但是这个行业还没有真正巨头产生。为什么没有?这也是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不是说我们没有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有各种各样原因,其中一个就是开放、透明、分享,这几个做的不够。互联网为什么能够分享?这跟互联网本质有非常大关系。还有一个,在这个里面政府真的还是要继续开放。医院要有实质性措施鼓励社会资源进入,尽管中央反复提这个,但是实际操作中还有很多困难。谢谢!

宋立新:徐航想说的一句话,你不怕政府弄明白,也不怕政府不明白,就怕政府半懂不懂,这种状况下突围很困难。这可能就带来两个行业不同的点。周巍你在美国这么多年做生物技术,你在美国所遇到的政策环境是怎么样的?对你们融合发展起到什么作用?

周巍:我觉得最终医学要有基因组写得很清楚,我的公司也是在这方面努力,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相当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电子行业,前景很清楚,几个事情很重要:第一,硬件。今天是开IT的会,谈的都是互联网,其实你仔细想一下,如果没有CPU、没有计算机、没有光纤,就不会有网络。我们必须在硬件方面把这些问题解决掉。第二,现在用很多大型计算机进行分析。从我们互联网、IT行业应该关注这个行业发展,我觉得不是现在就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先局部发展,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我希望大家多观察。

宋立新:再问一下徐航,政府对医疗设备管的如此严密的今天,你们有没有走一些IT产业的路线?以下内容可以不发微博。

徐航:第一,这个行业需要政府管制,但是更需要政府放开管制,我们拿到FDA的认证都会早于国内的SFDA认证。第二,我们能不能用一些IT办法去做呢?其实我们用了不少IT某一项技术,但是现在还没有看到能产生平台级或者一个生态链环境的技术,我一直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个产业还没有。健康产业发展了100多年,我们这个行业得过诺贝尔奖的次数超过十次。跟互联网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们想出一套办法能够把它结合好的话,比如说是不是我们可以开网络医院,互联网说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说的是最后一米的问题,就是说你没有跟大夫的接触,中医不号你的脉,就不敢开这个东西。怎么能够解决?现在技术亟待在这方面突破,一旦突破了,把数据都能送到网上了,我们的办法就会很多。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