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M-1超级耐药细菌正在全球快速传播
健康报 · 2013/01/18
在1月10日于北京举办的第六届传染病应对团山论坛上,全球NDM-1超级耐药细菌发现者、英国卡迪夫大学蒂莫西沃尔什教授报告了上述最新研究发现,并表示愿与中国科学家携手开展NDM-1超级耐药细菌控制研究。

在1月10日于北京举办的第六届传染病应对团山论坛上,全球NDM-1超级耐药细菌发现者、英国卡迪夫大学蒂莫西沃尔什教授报告了上述最新研究发现,并表示愿与中国科学家携手开展NDM-1超级耐药细菌控制研究。

NDM-1为沃尔什于2008年首先在印度患者中发现的一种新的超级耐药基因,编码一种新的耐药酶,称为NDM-1金属β-内酰胺酶。该超级耐药基因可在细菌之间传递,从而使对抗生素敏感的细菌获得耐药性,增加治疗的困难。2010年8月11日,沃尔什关于NDM-1研究论文在《柳叶刀传染病》发表,引起了全世界关注。9天后,世界卫生组织发出警讯,号召世界各国政府加强监测抗生素耐药性,提倡对抗生素合理使用,严格执行预防传染的管理措施,以抗击“超级细菌”对人类的侵犯。

同年8月,我国卫生部成立了由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院士牵头的全国NDM-1耐药基因检测协作组,10月在宁夏两名新生儿和福建一名老年患者身上共发现3株携带NDM-1耐药基因的细菌,于我国内地首次在屎肠球菌中发现NDM-1基因。其后,我国卫生部出台了“史上最严格”的抗菌素管理办法《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

在此次团山论坛上,沃尔什报告称,NDM-1基因是定位于耐药质粒上的,质粒是一种环状的DNA,能够在多种细菌体内进行独立复制。“超级细菌”的流行,从本质上来说是超级耐药质粒的流行。为什么这个质粒能够广泛快速传播,目前还没有答案。分子流行病学调查表明,NDM-1超级耐药细菌正在全球范围扩散,有越来越多的环境受到其污染,由超级耐药细菌所带来的风险越来越大。而快速上升的耐药性和新的抗菌药物开发的缺乏,已使不可治疗的感染问题雪上加霜。

沃尔什指出,细菌的致病性和耐药性并不划等号。NDM-1超级耐药细菌可能不是具有最强致病性的,但由于它多见于医院环境,对于住院患者往往具有致命性。由此,加强公共卫生措施非常重要。除了加强污水治理预防措施外,最关键的是要防止NDM-1超级耐药细菌传入医疗机构。这需要对入院病人进行NDM-1超级耐药细菌感染筛查。一旦发现感染患者,立即采取隔离治疗,严格防范医院内传播。

图为肺炎杆菌,超级细菌NDM-1就是在它身上第一次被发现

他说,目前在一些感染率较高的国家,人群NDM-1超级耐药细菌携带率已经超过了40%,已经失去了筛查入院病人实施预防控制的机会,而在中国,估计NDM-1超级耐药细菌携带率还很低,采取这一预防措施非常必要。他还建议,中国要积极开展院内感染监测、社区人群和病人携带率监测、环境监测等综合防控措施,以应对NDM-1超级耐药菌的挑战。

团山论坛由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同举办。自2008年创办以来,每年举办一届。已经成为应对传染病具有国际视野的开放性学术交流大平台。期间共邀请了来自美国等十几个国家与地区近百位国际知名专家学者,所交流的研究内容涉及了病原菌、病媒生物、病毒等几十个专业领域,并由此与众多国家专业研究机构结成合作伙伴。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