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贝康招聘

全球人身高为何不同:基因遗传只是一方面

2012/01/30 来源:网易
分享: 
导读
虽然父母的基因和中奖几率是我和弟弟们身高有别的原因,但这却不能解释为什么整个世界人口的身高各不相同,比如美国妇女的平均身高比荷兰妇女的平均身高矮5-6厘米。从瘦长的肯尼亚马萨伊人和矮小的菲律宾人的身高悬殊来看,基因因素更算不上什么了。

许多人认为身高受遗传因素影响,所以我便将我的矮个头归罪于自称1.75米父亲(其实不过1.72米)。但我的弟弟们却在身高上中了大奖,随我母亲身材高大。母亲自称身高1.77米,实际接近1.80米。

虽然父母的基因和中奖几率是我和弟弟们身高有别的原因,但这却不能解释为什么整个世界人口的身高各不相同,比如美国妇女的平均身高比荷兰妇女的平均身高矮5-6厘米。从瘦长的肯尼亚马萨伊人和矮小的菲律宾人的身高悬殊来看,基因因素更算不上什么了。研究人员发现,在现代社会营养、疾病和卫生条件质量等环境因素同样影响身高。

气候影响:热血动物在极冷气候中更为结实、肢体短小

二十世纪以来,有两种基本规则支配着科学家们对身高的认识。他们只是记录所见事实,然后将这些汇总起来。艾伦和伯格曼规则指出,热血动物在极冷气候生长的更为结实,附属肢体也更为短小。它们身体的表面面积相对较小,更易保持体温,如北极熊。赤道附近的动物偏瘦长且肢体较长,有助于散发热量,使身体降温,如长颈鹿。有关人类的典型事例便是生活在亚北极气温下矮胖的因纽特人和赤道附近长胳膊长腿的马萨伊人及丁卡人。

最近的研究为这些规则提供了新的素材,但不是为自然选择提供证据,而是说明气候影响生理发展。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员们将实验鼠分组放到温暖环境和寒冷环境中。在温暖气候中的实验鼠的耳朵、尾巴和四肢都比寒冷气候中的实验鼠长。研究人员提出是寒冷气候限制了血液的流动,阻碍了软骨的生长。

尽管如此,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没能对人类过去与现在的身高给出合理的解释。如为什么在二十世纪末期居住于大平原(北美中西部的河谷地区和平原)夏安族人是世界最高的人口?美国中西部的夏天闷热而潮湿,但到了冬天就寒冷刺骨。又为什么居住在湿热气候地区的危地马拉人妇女的身高很少到1.52米?或许最明显的问题是在美国——如果说寒冷气候阻碍生长,那为什么一个世纪前还是世界最矮的人口之一的荷兰人现在成了最高的人口,比美国人高出5-8厘米?

健康因素:发达国家营养和卫生保障让人类更高大

造成美国人和荷兰人身高差异的是一些比气候问题更无形的因素。气温能影响兔子耳朵和尾巴的长度及牛的体积,但在工业社会能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在工业社会人们穿保暖夹克住在有暖气的房子里来控制体温,所以荷兰人不受冬天冷气候的影响。很多科学界认为荷兰及一些欧洲邻国人口的身高之所以超过我们,是因为他们有稳固的社会福利项目,人人都能得到有营养的食物和卫生保健服务。

对危地马拉的玛雅人和美国的玛雅难民的研究使人相信身高与健康有关。美国人类学家巴里•博金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到危地马拉时,那里的玛雅印第安人很矮,被称为中美洲的侏儒,而主要是西班牙血统的危地马拉人能达到中美洲的平均身高。他们属于同一国人,所以身高的不同是基因问题。然而2000年内战后,许多玛雅人被迫迁往美国居住。博金发现,6-12岁的玛雅难民比在危地马拉的同龄玛雅人身高高出10厘米。博金推断这是因为危地马拉的玛雅人生活条件差,他们缺乏食物,卫生条件差,患病较多。墨西哥裔美国青年的情况也是如此,他们几乎达到了美国的标准高度。

食物的摄入减去消耗营养的疾病的损害就是净营养,这可以解释十九世纪夏安族人的身高问题,他们大量捕杀野牛采摘浆果,在空旷的原野上奔跑,远离那些困扰城市的灾难。

什么是良好的健康?

然而,健康影响身高远不是吃饱喝足外加注射疫苗的问题。如果问题这么简单,原本世界上最高的美国人现在就不必仰望西欧人了。

尽管科技和卫生条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美国男性的平均身高(1.76米)仅比革命战争期间的士兵高2.5厘米。而美国女性,尤其是黑人女性与过去的几代人比甚至变矮了。你或许会想到这受较矮国家移民的影响,但排除亚洲和西班牙血统人口的研究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从婴儿期直到长大成人,美国人总比西欧同龄人矮一截,暗示良好的卫生条件和更加公平的社会福利财富分布是原因之一(荷兰的免费诊所提供一流的产前产后服务)。

一些科学家认为美国的快餐食品是罪魁祸首,如果汉堡包、炸土豆条、汽水代替了水果、蔬菜和牛奶,孩子们就不能得到所需的营养。所以美国人没能纵向生长而是横向生长了,结果是美国人成了世界上最胖的人口而非最高的。

身高对财富获得并不是那么重要,尤其是仅有几厘米之差时。毕竟,身高并不是一场竞赛。个矮并没有极大地影响我的生活,而且有时还是个优势(虽然研究发现个子越高赚钱越多);我们还可以这样认为,个子越矮消耗得越少,因此对环境越有利。但是集体身高作为幸福社会的预兆,应当得到重视。美国在工业国家中较高的婴儿死亡率。虽然富裕了,但美国人在健康的很多方面都落后了。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