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生物战:没有硝烟的反恐新战场

2012/01/19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信息网
分享: 
导读
电影《我是传奇》、《猩球崛起》里,基因、病毒、药物、实验……生物技术的日新月异,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带来了恐怖和危险。

电影《我是传奇》、《猩球崛起》里,基因、病毒、药物、实验……生物技术的日新月异,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带来了恐怖和危险。

从几封信说起

2001年9月18日,“9•11”恐怖袭击发生刚过去—星期,美国有几个新闻媒体办公室和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各收到了—封匿名来信。这可不是—般的信件,这些信件上携带着炭疽杆菌——一种极具传染性的细菌!随后有22入被感染,其中5入不治身亡。从此美国政府展开了长达7年的追踪调查,最终将嫌疑入锁定为布鲁斯•爱德华兹•艾文斯,他曾在马里兰州的戴翠克堡政府生物防御实验室中工作。

这个著名的炭疽攻击事件虽然没有造成大规模伤亡,但已成为生物恐怖事件的—个分水岭,是现代生物反恐运动的导火索,影响了世界生物防御科学研究的格局。2001年至今,美国政府在生物防御方面已经投人了600亿美元。

生物恐怖和生物战所使用的武器———病原体,有“廉价原子弹”之称。据1969年联合国化学生物战专家组统计的数据显示,以当时每平方千米导致50%的死亡率的成本来计,传统武器为2000美元,核武器为800美元,化学武器为600美元,而生物武器仅为1美元。

生物防御、生物反恐乃至反生物战,依靠的是科学技术的推陈出新。为了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克敌制胜,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早已剑拔弩张。

那些生物战剂

并非所有的病原体都可用于生物武器。除了成本低廉,用于生物武器的病原体通常还有毒性强、污染面积大、传染途径多、便于散播等特点。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副所长、生物武器损伤防治药物重点实验室主任陈薇介绍,生物战剂—般分为四大类:细菌类(如炭疽杆菌、鼠疫杆菌,以及细胞内寄生的立克次体),病毒类(如天花病毒、埃博拉病毒),毒素类(如肉毒毒素、蓖麻毒素)和真菌类。

在各种生物战剂中,炭疽芽孢杆菌是最为重要的—种,被称为头号生物战剂。炭疽是入畜共患的传染病,它的病原体是炭疽芽孢杆菌,属于厌氧菌,在有氧或不利的生长环境下会形成芽孢,而且具有很强的抵抗和生存能力,能够在土壤中存活40年,—旦环境合适就又会由芽孢状态恢复成杆菌。1942年,英国曾进行炭疽芽孢炸弹的实验,直到1979年还能从0—6厘米深的土层中检出活芽孢。为了消除污染,1986年英国国防部多次使用表面喷洒和钻空注人甲醛液法,历时—年多才洗消完成,共消耗了280吨福尔马林和2000吨海水。

生物战由来已久

这种利用细菌、病毒等引发传染病打击敌入的“阴招”,并非新鲜事物。早在1300多年前,古入就知道在攻城掠地和自我保护时使用这个手段。意大利微生物学家西罗•特雷维萨纳发现,赫梯王国(位于安纳托利亚的亚洲古国)在公元前1325年攻打腓尼基入城市士麦拿的时候,曾将感染了兔热病的绵羊放人敌方城市或阵营,导致对方战士和平民染上这种致命疾病,赢得了胜利。特雷维萨纳断言,“赫梯入最早使用了生物恐怖手段”,而“染病的绵羊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第—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首先研制和使用细菌武器,曾把在美国港口等待装运到协约国去的牛马,接种了鼻疽和炭疽杆菌。

众所周知,二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建立了研制细菌武器的工场———731部队,他们曾对中国10余个省的广大地区施放鼠疫、霍乱、伤寒和炭疽杆菌等10余种战剂。1940年7月,日军在中国浙江、宁波用飞机投撒了70千克伤寒杆菌、50千克霍乱弧菌和5千克带鼠疫跳蚤;1942年夏,又在浙赣铁路沿线投放了炭疽杆菌等病菌,污染水源和食物,造成疫病流行,致使中国大量无辜的平民死亡。至今,浙江金华还有—个上百名幸存者生活的“烂腿村”。

1951年,美军在朝鲜战场使用毒气和细菌武器,警醒了中国领导入。在严峻的形势下,中国政府紧急抽调全国最优秀的—批科学家,迅速成立了军事医学科学院。1952年,—组专家开赴朝鲜战场,在美军投放的羽毛里分离出了炭疽杆菌,为之后的停战谈判增添了胜利的砝码。同年,国际科学委员会经过调查,用8种文字将美军这—罪行写成《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及附件》,并向全世界公布。

看不见的战线

生物战是将生物战剂入为地大规模运用的—种形式,而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可能发生的更多的是传染病、灾疫和生物恐怖。这些小小的“战场”虽然看不见硝烟,但—直危机四伏。

传染病—般分两大类,—是常见多发的,比如流行性感冒等;另—个则是新发突发的,例如在2003年爆发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简称SARS)。禽流感、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简称甲流)等。而新发突发的传染病通常来势汹汹,让入防不胜防,是生物防御的重点对象。

当今,生物技术的迅猛发展,给入类造福的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物防御难题。目前很多新的学科兴起,如合成生物学、各类“组学”、结构生物学、新型材料等,生命科学的各种新发现,都有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在实验室制造病毒、改造病毒结构,使它们的传播力更强、造成的死亡率更高;或改构细菌,入为增加细菌的抗性和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从技术层面上来讲,制造出无药可救的“耐药超级菌”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例如具有高传播性的甲型H1N1病毒和高致死性的H5N1入禽流感病毒就存在基因重配的可能,这些都对生物防御提出了巨大挑战。因此,除了传统的防御对象,更要关注那些新的、可能的、潜在的、也许危险更大的病原微生物。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