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口吃由脑结构和脑功能的异常引起

2012/01/12 来源:果壳网
分享: 
导读
每100人里就有一位口吃者,然而你对口吃了解多少?你还认为模仿口吃就会变成口吃吗?嘴里含石头可以治口吃?赶紧跟果壳网心事鉴定组编辑0.618一起,到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彭聃龄教授那里,来了解口吃研究的前沿课题吧。

每100人里就有一位口吃者,然而你对口吃了解多少?你还认为模仿口吃就会变成口吃吗?嘴里含石头可以治口吃?赶紧跟果壳网心事鉴定组编辑0.618一起,到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彭聃龄教授那里,来了解口吃研究的前沿课题吧。

“老师同学们,上午好,我,我,我叫邢力,邢力,力,力力⋯⋯” 要不是亲眼看到这段视频,我怎么也无法想象,电话那头正和我侃侃而谈的通话对象,几年前还是面对老师和同学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利索的“吃友”。所谓“吃友”,是口吃者之间相互的称呼。

这是邢力力2004年参加口吃矫治班,做自我介绍时的一段视频。除了磕磕巴巴的语言外,她的脸上还伴随着极不自然的表情。那时的她,不仅沉默少语,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找工作也频频被拒。现在,她却已经是一位口齿伶俐,表达清晰的口吃矫治师。

口吃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能够得到有效的矫治吗?

初识“吃友”

对于普通人来说,开口发声前,舌头应该往前还是往后?双唇应该打开还是闭上?这些动作可能从来都不是问题,但是对于一个口吃者来说,说话这件看起来好像很自然的事情却变得不容易了。口吃是一种言语流畅性障碍,俗称“结巴”,说话者知道想要说什么,但是因为不自主的重复、延长和停顿而说不出来。

令人惊讶的是,口吃者是一个不小的群体。“差不多每100人里就有一位口吃者。”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彭聃龄教授介绍说:“在儿童中,这个比例更大,差不多是成年人的5倍。在中国有超过1300万的口吃者。”这个数据的确很惊人。

口吃者通常对自己的言语问题很敏感。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口吃,也害怕在公众场合说话,从而暴露出自己的问题。他们就像躲进黑暗中寻求保护的孩子,当有人打开灯光,无意中瞥到了他们真实的语言世界,就会把他们晃得睁不开眼。语言上的障碍和困扰常常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出现更严重的心理问题。了解口吃发生的机制 ,寻找有效的口吃矫治方法 ,是“吃友”极大的期望,也是研究者和口吃矫治师非常关心的问题。

电影《国王的演讲》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语言矫治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

彭聃龄教授想:“我搞语言认知研究20多年了,一直都研究正常的语言,原来还有那么多人受到语言障碍的困扰。看来语言矫治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2000年,在教育部的支持和资助下,彭聃龄教授联合纽卡斯尔大学语言系和香港大学言语与听力系,举办了国内第一个“语言的认知神经心理学与语言障碍”高级研讨班,办班的宗旨就是推动国内语言障碍的研究,培养一批从事语言障碍研究的高级人才。2005年在国际口吃日的前夕,他们又举办了“中国首届口吃研究与矫治研讨会”,提出了“关爱口吃群体,推进口吃研究”的响亮口号。

万事开头难。他们没有口吃矫治经验,便从天津和长春请来了矫治师,举办了多届口吃矫治班,并与北京林教授言语训练中心保持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他们没有口吃研究经验,便派青年教师到香港大学进修,收集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学习别人成功的口吃研究经验;他们缺乏口吃研究人才,便连续多年招收了几届博士生,组成了很强的研究团队。现在在北京师范大学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从事口吃研究的卢春明博士,就是当时参加到这个研究团队中来的。

电影《国王的演讲》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吃友啊,你到底为什么口吃?

人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口吃呢?有一种说法是,口吃是因为心理因素造成的。采访中,北京林教授口吃矫治中心的邢力力老师说了这样一句颇为拗口的话:“不是所有的‘吃友’在所有的时候都口吃。”在她所接触到的上百位口吃者中,不少人平时说话很正常,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才“结巴”起来。

另一种说法是,口吃与发音器官的运动障碍有关。在电影《国王的演讲》中,口吃矫治师让国王含着玻璃球练习说话,就因为当时人们对口吃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发音器官的运动层面,认为只要想办法把口腔打开,口吃就好了。

而彭聃龄教授和卢春明博士在研究中却发现,无论是心理因素,还是外界的环境因素,都很可能只是口吃的诱因。他们认为,在口吃现象的背后,脑功能和脑结构的发育异常可能有更重要的作用。

关于口吃的脑机制问题,以往的一些研究发现,与言语正常的人相比,口吃者在说话时不少脑区会出现过度激活,如运动皮层和小脑等,而在另一些脑区出现激活不足,如听觉皮层。研究还发现,言语正常的人通常是大脑左侧优势,而口吃者会出现双侧优势或右侧优势。还有研究发现,口吃者的皮层下组织,如基底神经节和丘脑的功能和结构也存在异常。

在口吃的脑机制问题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争论。有人认为,口吃者的脑机制异常主要反映了其发音前的准备不足,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口吃者的脑功能异常跟其发音器官的运动协调性异常有关。这场争论不仅关系到对口吃发生机制的认识,还关系到如何进行口吃矫治的问题。在彭聃龄教授和卢春明博士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口吃者可能在发音前和发音过程中都存在问题,两者分别与不同的神经网络有关。

矫治口吃,从基础走向应用

近年来,口吃矫治训练也得到了不断的改善。例如,在最初的发声器官的训练中加入了说话之前语言学加工过程的训练。这样做,一方面提高了语音准备的效率,加快了语音提取和编码的速度;另一方面又保留和加强了原有的发声器官的训练。

已经不再是“吃友”并成为一名口吃矫治师的邢力力老师有一个梦想,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和经历感染身边每一个“吃友”,给他们以鼓励和希望,也希望普通人能够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口吃。

当更多人用科学研究和实际行动关注“吃友”们时,谁能说他们的世界不会洒满阳光?

提醒:《国王的演讲》中的男主角,国王的扮演者科林·福尔斯(Colin Firth)不仅拿了奥斯卡,还是一位科研工作者,不仅是一位科研工作者,还是研究大脑的。想了解他的研究,请看@Synge 在“从神经元到脑”小组的帖子《 如何测量大脑结构 - 从奥斯卡影帝的文章说起 》。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