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移植免疫耐受说再见!1型糖尿病患者告别抗排异药物
2019/08/06
《Nature Communications》临床前研究展示普遍性的移植免疫耐受希望。

65年前,诺贝尔奖获得者Peter Medawar在他的诺贝尔奖获奖论文《Nature》中首次描述了小鼠移植免疫耐受是可以实现的。然而,尽管移植耐受性具有巨大的意义,但只有极少数患者获得了移植耐受性。

几十年来,免疫学家都把普遍的免疫耐受作为移植医学领域的主要目标。近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项临床前研究为普遍性的移植免疫耐受带来新希望。


https://doi.org/10.1038/s41467-019-11338-y

器官移植,失望大于希望?

对于许多终末期器官衰竭的患者来说,器官移植或许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为了防止移植排斥,受者必须长期服用抑制人体免疫系统的药物。这些免疫抑制药物在短期内可有效预防排斥反应。

然而,由于抗排斥药物非特异性地抑制免疫系统,服用这些药物的人通常需要面对严重感染甚至患癌的风险。此外,抗排斥药物也存在很多免疫抑制的非免疫副作用,比如导致高血压、肾毒性、腹泻和糖尿病等。更严重的是,由于免疫抑制药物在长期预防移植排斥反应方面效果较差,许多受者的移植物甚至会消失。

几代人的努力

由于遭受长期免疫抑制困扰的移植受者越来越多,几代免疫学家都把免疫耐受作为移植医学领域的主要目标。毕竟器官来之不易,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而且受者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需要看到生存质量的提高以及生存的回报。

近日,来自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学系和Schulze糖尿病研究所、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完成了一项重磅新研究,他们在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中解决了这一难题。

告别抗排异药物依赖

该研究利用改良供体白细胞的独特属性,以恒河猕猴为实验对象,严格模拟临床前移植环境。研究人员在移植前一周和移植后一天将这些细胞注入移植受者,从而重现自然状态下身体对其自身组织和器官的耐受。在移植后,将抗排斥药物完全停药21天,移植的胰岛依旧保持正常功能。

“我们的研究是第一个、可靠以及安全诱导持久的移植免疫耐受的非人灵长类动物研究,在非人灵长类的成功让我们看到希望,我们希望结果在人类临床胰岛和活体肾移植中得到证实,开启移植医学的新时代。”该研究的资深作者、明尼苏达大学外科学系教授Bernhard Hering说。


Bernhard Hering 教授

1型糖尿病的新希望

对于许多1型糖尿病患者来说,克服了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的情况下,胰岛细胞移植或将成为治疗首选,并且成为彻底治愈的潜在疗法。

而且这样令人兴奋的研究成果,距人类实现只有一步之遥。我们希望这一步早一点跨出去!

参考资料:

[1] Researchers remove the need for anti-rejection drugs in transplant recipients

[2] Long-term tolerance of islet allografts in nonhuman primates induced by apoptotic donor leukocytes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