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布局黑科技!GSK与Alphabet说:要开发全球首款“电子药”

2016/08/03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如果说十年后,患者们不用打针吃药,就能缓解哮喘、糖尿病与关节炎的症状,你相信吗?最新的医疗领域——生物电子就可以做到这些,你造吗?GSK与Alphabet宣布在这个领域砸金5.4亿英镑(约48亿人民币),快来瞅瞅生物与电子信息两大巨头是如何跨界联手的吧!

新闻源:

8月1日,GSK与Alphabet旗下Verily宣布投资5.4亿英镑(约48亿人民币)联手创建Galvani Bioelectronics,开发生物电子医疗手段并将其商业化。其中,前者拥有新公司55%的股权,Verily持有45%的股权。新公司总裁将由GSK生物电子研究部门负责人Kris Famm出任。

何谓生物电子?

顾名思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和生物科学整合在一起即“生物电子”(bioelectronics)。

在电子信息科学领域,Alphabet的软件实力及信息传播能力在行业内首屈一指。它由谷歌更名而来,旗下公司Verily则是由Google Life Sciences更名而来,后者是从神秘的Google X实验室中拆分出来,主攻癌症、精神疾病等,其团队组成人员包括医生、工程师、化学家、数据分析专家、哲学家等。

这些年,Verily也一直打着“从传统医疗技术中转变”的旗号,曾打造了酷似电影《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早期癌症检测设备;曾与诺华合作开发能够测量血糖的智能隐形眼镜;曾与强生医疗合作成立机器人手术公司。

生物电子研发实验室一角

在生命科学领域,GSK是全球Top5的生物医药企业之一。它从2012年开始关注生物电子领域,已在全球开展了50多项研究,但皆仍停留在“动物试验”阶段。

“电子药”作用原理

在治疗缓解哮喘、糖尿病与关节炎的症状上,常用的方法是通过传统药物治疗或者是通过化学和生物技术开发疫苗治疗。生物电子则是通过开发微型可植入设备或生物电子药物(“电子药”),对神经突触信号进行干预,以调节许多疾病导致的不规律或紊乱的神经冲动。

据了解,迷你化的设备或“电子药”可被设计成将外周神经系统和特定器官对接(interface),来读取、更改或产生电子脉冲,有助于治疗各种炎症性肠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呼吸系统疾病、代谢性疾病,包括2型糖尿病。

缘由剖析:专利+资金

1)知识产权转移

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是一个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战略资源。但是,只申请不使用的知识产权则是枉费心血。

Alphabet的知识产权优势包括广阔的数据库资源、精准数据分析引擎、可穿戴设备、大脑GPS、生物识别等,致命的劣势则是缺乏临床医学转化的经验。

而在医疗领域,一个成功的医疗公司仅有知识产权是远远不够的,以23 and Me为例,纵使它拥有百万级别的DNA数据,但若不与辉瑞、基因泰克等大型药企合作,庞大的数据库只不过是永远沉睡在机器里的代码而已。

生物电子是一个正处于爆发阶段的医疗领域,但再精确的电子信号控制在神经系统和身体器官之间传输也有可能会失真,对数据的修正必须依赖于临床诊断来实现。如Verily的首席科技官Brain Otis博士所言,想要在该领域获得成功,只有对疾病进行了深入理解,才可能在缘由的技术上制造出顶尖的微型诊疗设备。

GSK在临床、市场和医药的商业化运作上,皆具有较强的优势和知名度。这种合作,或能在生物电子领域缔造一股强大的新生力量。

2)投资资金下沉

如今,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皆会纷纷布局投资领域,无论是Alphabet还是GSK,他们或是成立综合基金,或是建立一个专注于某个领域的专业风投基金。

当初Google更名为Alphabet时,就是将后者作为前者的投资公司而整合的,即Alphabet可以投资Google,投资Verily,投资一切让它感兴趣的项目。

在生物医药领域,医药企业自设风投基金已是非常普遍的事,在美国,至少有30多家药企医疗器械厂或生物技术公司旗下设有企业创投公司,管理着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投资成百上千家中小医药类创新型企业。

GSK作为一家实体药企,其成立的基金也不例外,它拥有专门投资生物医药领域的基金,有专门投资罕见疾病领域的基金,此次投资生物电子领域的基金则是成立于2013年的APVC基金(启动资金5000万美元)。

随着两家公司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涌入以及产品的研发进程,必将有更多的资金继续下沉到这一新型医疗领域——生物电子。

整合愿景:7年内“电子药”问世

这两家公司在公开发布的声明里如是说:新公司专注生物电子医疗技术的研发,预计在2023年左右会开发出全球首款通过人体电子信号来刺激神经的“电子药”,并向监管部门申请上市批准。

即将出任Galvani Bioelectronics总裁的Kris Famm表示,生物电子医疗的梦想是利用生物和科技的最新进展,运用与个别神经相连的微型设备,解读这种电子对话,并修正疾病状态的不规则模式。

布局黑科技,能成吗?

在国内多数用户的眼中,无论是谷歌还是更名后的Alphabet,一直是一个神秘的技术引领者。其为了市场营销和市值管理,一直在布局黑科技,“电子药”亦是其众多黑科技的一种。

为此,一些医疗科技行业人士担忧,互联网公司改变世界、颠覆性的创造思维让人钦佩,但这种“颠覆”创新在很多别的领域尤其是生物医药领域未必有用。

即便是一个普通的药品/医疗器械,从申报临床前的动物性试验、到获批临床试验(I、II、III、IV期)到FDA批准及上市许可,平均需要10年的时间且成功率仅有3成,Galvani Bioelectronics能否在仅剩的7年里创造奇迹,亦或是变成了下一个轰然倒塌的Theranos?

让我们拭目以待。

备注:本文部分内容参考FT中文网、医谷、投资潮、药明康德、蟠桃会等。

相关链接:

GSK and Verily to establish Galvani Bioelectronics – a new company dedica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bioelectronic medicine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