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or 不作弊?PNAS揭示大脑 “谋划”作弊背后的神经机制
2020/08/08
你的大脑是怎样“谋划”作弊的。

对于普通人的一生,没上过战场、没领过诺奖,从小学到大学,曾经干过的最刺激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考试作弊罢了。此前,一部泰国影片《天才枪手》就是把作弊拍出了“谍战片”的味道。

当你紧张的看着坐在讲台的老师,心跳加速,左顾右盼,手和胳膊都不停的颤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拿出抄写的密密麻麻写满答案的小抄时,你的大脑也在做思想的斗争。作弊还是不作弊,That’s a question……


8月3日,来自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鹿特丹管理学院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项研究揭开了作弊背后的神经机制,并确定了认知控制在诚实或作弊行为中的确切作用。他们发现,认知控制有助于作弊者做出诚实的决定,而对于诚实的人,则会促使其选择作弊。相关成果发表在《PNAS》上。


https://doi.org/10.1073/pnas.2003480117

具体而言,研究人员使用功能性MRI(fMRI)分析,首先探索了响应作弊机会的神经活动。通过对比参与者有机会作弊的试验和没有机会作弊的试验中的神经活动,研究人员发现,更诚实的参与者(与作弊更多的参与者相比)在面对作弊机会时表现出更多的侧前额叶皮质(MPFC)、后扣带皮层(PCC)和双侧颞路口(TPJ)激活


与作弊机会相关的神经机制

接下来,研究人员探索了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哪些神经机制是作弊或不作弊决策的基础。通过对比有机会作弊但决定诚实的参与者和决定作弊的参与者的神经活动,研究人员发现,作弊较多的参与者在做出诚实决定时,在前扣带回皮质(ACC)和下额额回(IFG)中表现出较高的活动性。也就是说,作弊较多者在放弃作弊时,其ACC和IFG的参与要比诚实的参与者更多。


作弊决策的神经机制

此外,分析结果还显示,奖励的幅度显著调节了双边伏隔核(Nacc)的活动,但在不同组别中没有观察到显著差异。这表明,参与者对奖励同样敏感,与他们作弊的频率无关

为了研究不同区域在决定是否作弊期间如何相互影响,研究人员对这些区域之间的功能连接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自我参照思维网络中的节点,尤其是MPFC,左TPJ和PCC之间的节点似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促进诚实,特别是对于诚实的参与者;而当这些节点之间的连接断开时,诚实的参与者往往会作弊。


自我参照思维网络中的连通性

作者表示,未来的研究可能会探索与不诚实相关的神经标志物是否能在更稳定的神经测量中观察到,例如静止状态功能连接或大脑结构差异

总之,这项研究将神经影像技术与一项先驱性手段相结合,探究了作弊背后潜在的神经机制。考虑到不诚实行为(例如逃税、盗版或诸如大众汽车制造等商业丑闻)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这项研究可能有利于开发干预措施以减少作弊等不诚实行为。

参考资料:

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7/23/2003480117.long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