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力持续下降已成世界健康问题,专家:冻卵不是后悔药!
2020/08/08
女性生殖健康面临严峻挑战,全球范围内生育力出现明显下降趋势,生育力保存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妇科领域专家研究的热点。

无论是男性或女性,生育力下降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健康问题。近年来,随着生育年龄的延后、环境污染、恶性疾病年轻化等问题凸显,女性生殖健康面临严峻挑战,全球范围内生育力出现明显下降趋势,生育力保存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妇科领域专家研究的热点。


图说:第四届东方妇产科论坛在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开幕 采访对象供图

今天下午,第四届东方妇产科论坛在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开幕。大会名誉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黄荷凤分析,目前,生育率下降受多重因素影响,可能与生育年龄推迟、自然环境、工作环境、食品安全等有关。

本次论坛大会主席、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上海市人类生育力保存中心主任徐丛剑认为,“生育力下降的趋势非常值得关注,这也是临床医生的社会责任。因为由此导致的人口出生率降低、出生缺陷率增高等问题都会影响到人口质量。”

育龄期妇女适龄生育, 不要错过“黄金线”

从妇产科学和生理角度考虑,23-28岁年龄是生育的最佳时期。但一项全国免费孕前检查数据显示,有计划妊娠的孕前检查夫妇的平均年龄为29岁,35岁以上的高龄初产妇的比例在10%左右。

黄荷凤院士坦言,发达国家经历的相关变化表明,生育率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下降。越发达的国家,生育年龄越迟。像上海这类的大城市,女性生育年龄推迟更加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家二胎政策已全面放开,如果头胎晚生,自然二胎也晚,由此导致高龄产妇群体增加。徐丛剑教授解释道,我国孕产妇因晚育产生的影响日趋明显: 例如,出生缺陷比例升高,产妇25岁时胎儿发生唐氏综合征的比例为1:2000,30岁时为1:1000,35岁时为1:300,40岁时为1:50,45岁时为1:25;还有妊娠分娩风险升高,根据我国10万例孕产妇的数据分析,孕产妇年龄与妊娠并发症、合并症及高剖宫产率、不良妊娠结局有明显的相关性。

为了避免因生育年龄的推迟而造成生育困难,徐丛剑建议,婚育夫妻应要尽早安排生育计划,转变“晚婚晚育”观念,在最佳生育年龄进行孕育不仅能够提高生育质量,还能够让孩子在最佳环境下成长。

趁年轻冻卵,想法很“美丽”

女性生育能力在35岁之后开始下降,但有许多女性认为自己各方面条件还不适宜生育,便想提前将自己健康的卵子冷冻起来,一些人还远赴海外实施冻卵。对此,徐丛剑教授坦言,“年轻女性通过各种渠道跑到国外将自己的健康卵子取出进行冷冻储存,等到想生育时再取出使用。这种想法,听上去很美丽,但很多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徐丛剑教授强调,国内冻卵并不是想冻就能冻,这涉及到政策、法规、伦理等多方面的政策和问题。中国法律政策明确规定健康的未婚女性不可以进行冻卵。即使去国外,也要考虑到,冻的卵子想用了就一定能顺利取回吗?比如疫情期间,出境有诸多困难,更何况母细胞冷冻技术较胚胎冷冻技术更具挑战性。

“冻卵,可以为部分罹患疾病的女性保存生育能力,但绝不推荐给所有人,更不应该成为晚生或不生的后悔药,否则这与我们所提倡的适龄生育、优生优秀育原则是背离的。”徐丛剑说,冻卵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女性取卵子从促排卵到取卵要经历多种风险。

年轻肿瘤患者,生命安全与生育力可以“兼得”

徐丛剑教授坦言,近年来相关领域的专家们一直在关注女性生育能力的保存,帮助恶性肿瘤患者在疾病基本治愈后能够有生育的机会。

黄荷凤院士表示,女性生育力保存是指保存卵子或生殖组织的方法和手段,适用于有不孕不育风险的人群和治疗某些疾病可能会影响生育功能的患者。具体方法包括卵母细胞冻存、胚胎冻存以及卵巢组织冻存。胚胎冷冻保存技术相对而言是最成熟的,该技术目前已经成为生殖医学中心常用的方法和不孕患者的首选。

但对于恶性肿瘤患者而言,卵巢组织冷冻保存是一种既无需促排卵又不需要推迟肿瘤治疗时间的一种生育力保存方法。据黄荷凤院士介绍,卵巢组织冻存技术性要求较高,世界范围内开展该项技术的研究仅有十余年历史,目前全世界报道的经冻存卵巢组织移植后出生的健康孩子不超过150个。

徐丛剑教授表示,近年来上海市人类生育力保存中心聚焦女性生育力保存开展了多项关于卵巢组织冷冻保存的临床研究项目,已有数十名患者通过临床试验研究途径冷冻了部分卵巢组织,这些患者基本都为恶性肿瘤患者。当日后条件允许时,冷冻的卵巢组织将会被复苏并重新移植回患者体内,帮助其恢复卵巢内分泌功能,并有进一步实现妊娠的可能。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左妍 通讯员 李敏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