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药企瘦身加速!礼来、罗氏、AZ、辉瑞卖卖卖
E药经理人 · 2019/04/24
近期还会有哪些成熟产品被转让或出售?礼来、辉瑞、阿斯利康、罗氏等会把哪些领域作为新的关注重点?国内药企接盘者在想什么?这又会如何重塑中国医药竞争格局?

本文转载自“E药经理人”。


自2016年年底礼来将旗下两款抗生素产品希刻劳、稳可信的大陆地区的推广及分销权交给亿腾医药后,23日,礼来再次宣布彻底将两款产品在大陆的权利交给亿腾,不仅将工厂出售,而且生产团队也整体由亿腾接手。2019年4月23日,礼来宣布与中国医药公司亿腾医药签署协议,向其出售旗下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大陆的权利,以及位于苏州的希刻劳生产工厂。根据协议条款,礼来将收到一笔7,500万美元的预付款,并在交易顺利交割完成之时,获得后续的3亿美元款项。

跨国药企战略调整和业务剥离从来就不是新鲜事。2016年之后,利用上市药品许可持有人制度,跨国药企将在中国的产品权利转让的事情也频繁发生。礼来此举将两款成熟产品彻底剥离,则意味着这种趋势无论是频率还是力度都正在加强。

两轮国家医保谈判和4+7带量采购使跨国药企在中国彻底“醒神”。安永近期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医药改革背景下,跨国药企的战略应对》就提出,跨国药企在中国正在面临一系列挑战,为了应对挑战,跨国药企或在全球进行架构重组、提高内部运营效率,或剥离专利过期原研药,集中资源布局重点领域。同时忙着将新药资源放在中国,并加速覆盖中国广阔的基层市场。

近期还会有哪些成熟产品被转让或出售?礼来、辉瑞、阿斯利康、罗氏等会把哪些领域作为新的关注重点?国内药企接盘者在想什么?这又会如何重塑中国医药竞争格局?

01 跨国药企卖卖卖

礼来近年来不断剥离成熟产品。此次出售的希刻劳和稳可信都是礼来产品线中的老牌产品,进入中国的年份分别是1993年和1996年,已经是在中国市场中活跃超过20年的老药。而且礼来抗生素产品线上,也只有这两个产品上市。

2018年11月,礼来还传出准备出售中国区中枢神经领域业务。该业务包括百优解、奥氮平等,多个产品已经过专利期,其中奥氮平还位列国家带量采购的31个品种之列。礼来一方面剥离成熟产品,一方面也在将眼光瞄准抗肿瘤等利润更高的创新药领域。

2018年以来,还有多起大型跨国药企将产品权益转让给中国药企。

2018年3月,罗氏宣布将旗下重组人促红细胞生成素产品罗可曼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推广和分销权正式授予亿腾医药。罗可曼1995年在中国大陆获批上市,并于2017年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紧接着11月,罗氏再次将治疗乙肝和丙肝的长效干扰素派罗欣的中国大陆地区独家销售、市场推广权授予给歌礼制药。跨国药企的长效干扰素曾在中国市场快速增长,但国产长效干扰素出现并以低价进入市场后,正在挤压跨国药企专利药的市场。而罗氏与歌礼此前合作的达诺瑞伟已经成功上市,由歌礼来进行肝病药物的销售推广显然是合适的选择。

罗氏在2018年初就在中国进行了架构大调整。设立两个肿瘤事业部、一个特药事业部和普药事业部。而从其重点运营产品和研发管线中的创新药来看,罗氏的优势领域目前集中在乳腺癌、肺癌、血友病、多发性硬化症等疾病领域,2018年其中国业务增长也是由这些领域的产品带动。罗氏选择将成熟的非核心业务产品的销售权剥离。

由于此前的“现金奶牛”产品络活喜、立普妥都在“4+7”带量采购中失去重要城池,2019年3月,据业内消息,辉瑞将成熟产品事业部upjohn独立出来,归属辉瑞普强。后者产品线囊括了很多辉瑞的原研专利过期产品,包括立普妥、络活喜、西乐葆等,涉及心血管、疼痛、精神病学和泌尿学等治疗领域。

虽然没有明确将产品剥离,但毕竟立普妥和络活喜这两个产品已经不在辉瑞的主要体系中,接下来两款产品的运营和销售也不再是辉瑞的战略重点。

2018年5月,绿叶制药斥资5.46亿美元(34.77亿元)收购阿斯利康的抗精神病药物思瑞康。思瑞康也是一款成熟产品,2001年在中国市场上市,曾是阿斯利康旗下畅销药物之一,但由于专利到期,其销售额也正在下滑,2017年全球销售额3.23亿美元,同比下降55%。绿叶收购的51个制定国家和地区思瑞康系列产品的销售总额为1.48亿美元。

阿斯利康2018年在中国的增长由新产品带动,新药占总销售额超过11%,包括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泰瑞沙和首个在中国获批的卵巢癌药物PARP抑制剂利普卓。此次合作也开启了绿叶和阿斯利康的合作和产品转让的通道,探索更多的商业玩法。2019年1月,阿斯利康获得了绿叶的中成药血脂康胶囊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推广权。阿斯利康利用血脂康避免了因瑞舒伐他汀进入国家带量采购目录而带来的裁员。

随着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的推进,还将有更多跨国药企选择将过专利期的成熟产品剥离,不再作为战略核心,同时调整业务架构,专注创新药领域。这无疑也会加速中国的仿制药替代进程。

02国内药企“接盘”

产品转让合作中另一个被关注的对象是,是这些产品将由哪些企业来“接盘”?

毫无疑问的主力是近年来产品转让中出现最多的CSO企业,如与礼来、罗氏等合作的亿腾医药,与阿斯利康合作的康哲医药。而亿腾医药此次相当于直接买断礼来的两款产品,将其转化为自身的产品。

兴业证券的研报认为,目前CSO的模式已经不同于传统的产品代理模式,而是更多实现反客为主,加强对产品的控制权,实际上已经将产品转化为自有品种。通过权益买断,实现对产品全面掌控,这样可以根据实际需求灵活调整,比如选择本地化CMO生产方,直接参与市场准入、价格维护等市场管理工作,品种稳定性更高,销售积极性更高。

亿腾是一家2001年成立于香港的医药公司,其不断与跨国药企合作,达成超过20个药品独家分销协议,与ACT Biotech 签订了 3 个小分子药物的资产购买协议。2015年,亿腾医药还有一个1.1类新药进入CDE审评中心,显示其业务布局已经在向研发方向延伸。

康哲药业成立于1995年,201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康哲也是最初以独家代理销售起步,引进品种模式逐渐发展为购买区域销售权、股权合作、自主生产、OEM生产等多种新方式。

2011年之后,康哲通过权力控制的方式引进并购长期商业化权益的产品超过15款产品,包括购买阿斯利康的波依定,以及参股西藏药业获得后者的新活素、依姆多等产品。此外,康哲自主生产的产品有肝复乐、喜达康等。2017年,康哲药业权力控制和独家代理的产品收入占总收入的99%。

由于拥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和优质的学术推广能力,近年来,康哲也在积极以license in方式向全球引进研发后期的创新产品。康哲医药研究有限公司不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但由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是康哲的创新药研发机构。

绿叶的逻辑不同于前两者。其并购AZ的思瑞康被业内认为,其目的并不是买一个品种这么简单。通过一次产品并购,绿叶将获得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在全球51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推广渠道和经销商网络。这对于绿叶的国际化战略是一大助推力。而中枢神经系统领域是绿叶正在布局的疾病领域之一,其研发管线上已经储备了多个创新药,形成完整的产品线和治疗方案组合。

另外一方面,思瑞康虽然在全球已呈下滑态势,但在中国仍处于快速增长的放量期,2017年增速高达33.27%,再加上降价进医保,可以说思瑞康在中国还将继续放量。因此,35亿元买下一个产品对绿叶来说不失为一笔好买卖。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