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行漫记 | 他离任FDA局长后, 茫然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中美精准医学 · 2019/04/03
生物医药圈儿都熟知FDA局长一职的重要性,不必多说他掌控着地球上最大的食药医相关产品的安全审查,他的一言一行足以让全球医药界和股票市场瞬间掀起疾风骤雨或电闪雷鸣。

本文转载自“中美精准医学”。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Scott Gottlieb局长

生物医药圈儿都熟知FDA局长一职的重要性,不必多说他掌控着地球上最大的食药医相关产品的安全审查,他的一言一行足以让全球医药界和股票市场瞬间掀起疾风骤雨或电闪雷鸣。

但是,上任不到两年,又自称最喜欢这份工作,他却突然宣布辞职隐退。理由是家庭原因,需要回家照顾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女儿。

上周五是Scott Gottlieb局长最后一天上班。作为FDA局长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茫然地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当然,春假会带孩子们去迪斯尼乐园,这是计划好的。

3月28日,他作为FDA局长参加了最后一次学术活动——纽约健康峰会,期间他接受了美国新闻媒体的访谈,以下是他的交流内容:

在担任FDA局长近两年时间里,Gottlieb博士说他错过了和妻子、三个女儿许多宝贵时光。他有一对9岁双胞胎女儿和5岁的小女儿。

作为父亲的他本应参加孩子们在学校里的戏剧表演或家长教师会。但是,工作太忙了,他每次周末回家通常都是夜深人静了。

他非常喜欢自己在FDA的工作,但讨厌每周日不得不离开康州的家、离开妻子和三个可爱的女儿前往位于马里兰的FDA总部上班。

实际上,每周五下班离开工作岗位也很难,经常身不由己,万事缠身。

自从2017年3月,特朗普总统任命他为FDA局长,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周从华盛顿DC到康州往返通勤上下班(相当于北京到长春距离)。

究竟什么原因让他舍弃让千万人羡慕FDA局长的宝座呢?

去年年底一天,他在办公室和一位参议员通电话时,办公桌上另一部电话也一直在响个不停,秘书无法打断他和议员的通话。。。

原来这是他妻子的紧急求救电话。她在一家商场的停车场被车撞倒了,造成膝盖骨塌陷骨折。他不得放下手里的事情立即飞回家。但是从办公室到机场,再加上一小时飞行时间,再回到家的路程,最快3-4小时!这是他能赶回家最快的速度了。

他无不感叹“在家人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这也加重了我对在外工作的纠结和不安”。

最初,他原计划在8月份提出辞职,但他不得不考虑优先次序。他的选项排在首位的是和家人一起度过今年夏天。这也是他在3月5日请辞时告诉同事和所有人的理由“他想和家人共度更多时光,包括今年夏天”。

通常,美国联邦政府要员或华尔街金融机构大佬突然辞职,声称“需要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很少是真正理由。

年初,他还对外说不会辞职离开FDA的。包括各类媒体在内的很多人猜测他与特朗普政府在某些关键问题上“尿布到一个壶里”,就像本届美国政府许多其他高官们一样被迫离开。

事实真的并非如此。Gottlieb局长的个性似乎是真人不说假话。在他办公室书柜里摆满了家庭照片。现年46岁的他有着一个完整的职业生涯和辉煌履历。他也是本届政府高官中少有获得了政界和业界认可的局长,极少有负面报道。

在此之前,他当过医生,也曾担任过FDA副局长一职;然后下海成为资深风投专家,专注投资医药保健行业;也为知名智囊机构撰写有关医疗和健康政策的文章报告等等。

“今天当他离开FDA局长位置后,他真正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回顾担任FDA局长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推出了许多影响美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格局的举措,比如说,加快并简化仿制药审评流程,让更多好的仿制药上市进入临床应用。制定和控制香烟的尼古丁含量使其降低成瘾性,等等。

作为FDA局长,他发表了大约175份文章评述,参加了不计其数的学术和业界研讨交流会议,接受了无数次媒体采访。目的就是为了提高FDA在业界应有的影响力和正能量。

他施展FDA局长的监管权力,最大程度地限制各类电子烟销售。这也是他任职期间最大和最争议的事情。他不希望看到美国的下一代青少年开始时髦电子烟(在此聊句闲话 “青少年学好不易,学会吸烟太容易了!”)

在他离任时,这项严格的监管措施仍在争议中,并没有最终板上钉钉。他希望FDA在烟草方面的监管政策要严格和具体。他有信心他的继任会继续推动这项利民举措的。

他的继任、FDA代理局长现在是美国国家癌症中心(NCI)院长Dr. Sharpless教授。


在本周一来FDA上班代理局长之前,周日他在今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做了开幕式主旨演讲(录像请看微信公共平台sasctm)。

现在,Gottlieb博士说"他唯一确定要做的事情,就是下周春假带孩子们去迪士尼乐园玩"。

他说做出如此决定也是非常、非常艰难的。“在宣布请辞后的第一周,我非常情绪化,因为我正在离开我最喜欢的工作,这不是眷恋什么高官厚禄,是我喜欢在FDA所做的事情。这让任何一个有事业心的人都很难平静地离开”。

Gottlieb博士说,在他准备宣布辞职前一晚上,他打电话给他的老上司和朋友,也是FDA老局长马克·麦克莱伦先生。马克问我“你想好准备这样做了?不会再有这样的好工作,好事儿啦;你也不会再回到FDA工作了”。我回答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一点。。。”

Gottlieb博士还记得他去拜访卫生与人类服务部部长、他的上司准备告知请辞的想法,在部长办公室等待召见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前任FDA局长Robert Califf打来的电话,同样急切地提醒他 “伙计,不要过于草率决定”。但他去意已决,辞职离开FDA,不留恋局长一职。。。

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Gottlieb博士说他也不想知道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最后,他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做什么?我当过医生,通常会计划好下一份工作。但这次离职后,我真的没有想过我接下来去找什么工作,我会期待什么样的工作?或许做一名好父亲、好丈夫最合适了。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