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基因编辑让婴儿免疫艾滋病:意义不大,代价却很大

2018/11/26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11月26日,全世界都被一则“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消息给震撼了。在科学界,尤其是基因编辑领域,更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发展至今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引导RNA序列的设计、脱靶风险的评估分析等基因组水平上的研究,到近两年逐渐有科学家将此技术引入模式动物或者胚胎,对于一项医疗技术来说,仍然处于非常不成熟的阶段。今年在Nature method上发表的一篇文章“Unexpected mutations after CRISPR–Cas9 editing in vivo”指出,将CRISPR-Cas9编辑系统引入小鼠胚胎,出生后检测脱靶,发现脱靶基因多达上千个。该研究引起全世界科学界对CRISPR-Cas9技术的临床使用风险进行重新思考和评估。

采用基因编辑的技术敲除HIV病毒进入人体的关键辅助受体CCR5,是近年来治疗艾滋病的一个研究热点。该治疗方案的设想是来源于“柏林病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柏林病人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同时也会一名白血病患者,他接受了一名CCR5基因天然缺失供者的骨髓移植,之后的5年的时间里其体内无法检出HIV病毒。但此案例在接下来的临床试验中均未成功重复。 目前,国外多家以基因编辑为核心技术的高科技企业也正在尝试使用CCR5缺失型的T细胞或者造血干细胞来治疗艾滋病,但大部分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少数进入临床二期,但暂无公布临床结论。另外,CCR5基因敲除,只能针对R5嗜性的HIV病毒,对于X4以及R5/X4双嗜性的病毒感染,无保护作用,由此来看,即使对人CCR5基因敲除,也不能保护人体完全不受HIV病毒的感染!

广东赤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以基因编辑为核心技术的研发型企业,长期致力于艾滋病的基因治疗方案开发,对使用CRISPR-Cas9敲除CCR5基因也做了详尽的研究。一系列的研究结果表明,无论哪种CRISPR-Cas9系统,其作用于CCR5的引导RNA都存在潜在脱靶位点。也就是说,基因组中除了CCR5基因被敲除,还有大量其他的基因或基因组内的非编码序列被改写,由此引发的副反应是未知的。

广东赤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祝海宝博士表示,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的临床使用应该循序渐进,必须经过全面的、谨慎的评估。对于目前临床无法治愈的疾病,只有经过充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论证,才可进入临床应用,尽管该技术是一项非常有优势的治疗手段。基因编辑还需要讲究精准化,针对病灶,部位、组织、甚至细胞来进行,用该技术来制备基因敲除的特种人类,目前还有很多技术难点需要攻克,例如脱靶等。

CRISPR-Cas9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对于目前仍无明确治疗方法的遗传性疾病、血液性传染病、癌症等,确实带来了治疗的希望。但对于一个健康的胚胎,采取这种过于激进的手段来预防像艾滋病这种一生当中感染几率极低的疾病,无疑是有背伦理和人道的。

在此,祝博士呼吁,研究者能公开其研究结果(尤其是全基因组测序、靶点序列、以及其他与之相关的结果),并密切关注这两个孩子的命运,将一切伤害降至最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