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疗效积极!恒瑞PD-1单抗两项临床试验结果公布

2018/09/25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恒瑞医药的PD-1抗体(卡瑞利珠单抗,SHR-1210)作为国内已申报上市的PD-1/PD-L1产品之一,在今年4月因“与现有治疗手段相比具有明显治疗优势”而被纳入优先审评程序通道。近日,在2018CSCO学术年会上,恒瑞医药公布了卡瑞利珠单抗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晚期肝细胞癌的两项临床试验结果。


在9月20日CSCO的“创新药物临床研究数据专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军教授团队汇报了卡瑞利珠单抗在中国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r/r CHL)患者中的一项 II期临床研究结果。

目前,国内CHL的治疗采用联合化疗为主导的综合治疗方案,对于复发/难治型患者在二线治疗失败后,缺乏更多的挽救手段。当下,BMS的Opdivo(纳武利尤单抗)和默沙东的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都已经获FDA批准用于r/r CHL的治疗。在国内,这两款药尚无针对这一适应症的批准。

由朱军教授和江苏省肿瘤医院冯继锋教授带领的团队在2017年6月启动了针对SHR-120单药治疗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开放、多臂、多中心、 II期临床研究,共入组75例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或≥2线全身化疗不合适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复发或难治CHL患者。此项研究的主要终点为由独立影像评估的客观有效率(ORR),次要终点为由研究者判定的客观缓解率(ORR)、缓解持续时间(DOR)、疾病进展时间(TTP)、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及安全性相关终点。

截止2018年3月18日(末例受试者入组后6个月),结果显示,卡瑞利珠单抗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中展现出积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其中客观有效率达到84.8%,完全缓解率(CR)达到30.3%,不良反应可耐受,除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之外,其他常见的不良反应与同类产品相当。

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一医院秦叔逵教授进行了《卡瑞利珠单抗二线治疗国人晚期肝细胞癌全国多中心II 期临床试验的初步报告》

原发性肝癌是我国第四大高发常见肿瘤,其中肝细胞癌(HCC)占到85%-90%。多数患者在确诊时已经进入晚期,常常因此或者由于基础肝病而无法进行手术或者局部治疗,也有患者会出现手术或局部治疗后复发转移的状况。在中国,晚期HCC患者一线标准治疗药物少,客观缓解率低,且生存获益有限,缺乏高效安全和广泛应用的标准治疗,不能满足临床需求。反观国外,对于晚期HCC已经在PD-1治疗方案上初步显示出较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客观缓解率高、缓解时间持久及生存期延长。

卡瑞利珠单抗作为人源化抗PD-1 IgG4单克隆抗体,能够高效阻断hPD-1与hPD-L1的结合,有效激发PBMC扩增和干扰素释放,在小鼠模型试验中已展现出优异的抗肿瘤效果。秦叔逵教授牵头开展了该抗体二线治疗中国晚期HCC患者的前瞻性、随机、平行对照的全国多中心II 期临床研究。入组的晚期HCC患者均接受过索拉非尼和/或奥沙利铂为主的系统化疗治疗失败或不可耐受,且不适合进行手术或局部治疗。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ORR和6个月的OS率。

截止2018年5月16日,初步结果表明,对既往索拉非尼或以奥沙利铂为主的治疗失败或不耐受的晚期肝癌患者,卡瑞利珠单抗进行二线及二线以上治疗表现出较高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受试者基线状况较差的情况下,卡瑞利珠单抗依然展现出客观缓解和生存获益相当的积极效果。

除了这两项适应症研究之外,卡瑞利珠单抗还在非小细胞肺癌、食管癌、纵膈原发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多项适应症上开展了广泛的临床试验。相比于国内PD-1/PD-L1第一梯队中的其他公司,恒瑞在适应症的布局上展现出足够的优势。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