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美国计划:到2030年,消除90000例乙肝和丙肝死亡病例

2017/04/01 来源:肝脏巴士/会飞的喵星人
分享: 
导读
在美国,每年因乙肝和丙肝死亡的人数高达20000人。美国国家科学、工程与医学科学院最近发布了一份战略报告,报告提出,截止2030年需要将这些疾病作为严重公共卫生问题进行消除,也即意味着要防止近90000人因该类疾病死亡。


在美国,每年因乙肝和丙肝死亡的人数高达20000人。美国国家科学、工程与医学科学院最近发布了一份战略报告,报告提出,截止2030年需要将这些疾病作为严重公共卫生问题进行消除,也即意味着要防止近90000人因该类疾病死亡。

据美国罗格斯大学生物医学与科学教授、执行该研究的委员会主席 Brian Strom 表示,“在美国,病毒性肝炎根本不是一个充分的优先事项。尽管病毒性肝炎在全球致死性疾病中排名第七位,并且每年因肝炎病毒而死亡的人数要比艾滋,公路交通事故或糖尿病导致的死亡人数要多,但病毒性肝炎研究占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不到1%的预算。”

美国约有130万的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约有270万的慢性丙肝病毒感染者。这些病毒感染导致肝癌的风险升高。总的来说,乙肝病毒和丙肝病毒导致了全球80%的肝癌病例,美国自2000年以来肝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也开始持续上升。2003年至2012年间,美国肝癌发病率升高了38%,肝癌导致的死亡病例升高了56%,且主要由肝炎病毒感染导致。

目前已有手段阻止这些死亡的发生。乙肝可以通过接种疫苗来实现预防,丙肝近几年也已经有治愈率非常高且耐受性良好的新药上市。该委员会表示到2030年由乙肝病毒导致的死亡将有望减半,全国被诊断出的病例将有望升高至90%,使90%的病患获得医疗护理,80%的这些人获得治疗是需要保证的。这些行动将会避免超过60000人的死亡,并且还可以降低45%因乙肝病毒感染导致的肝癌和肝硬化病例的发生。同样的,给予每一位丙肝病毒感染者治疗,到2030年将可以减少90%的新发感染,并可以降低65%的死亡率。即刻起到2020年,每年诊断出110000例病例,逐渐下降到2025年的70000例,那么到2030年这一行动将可避免28800人的死亡。

该委员会表示,在美国到2030年将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作为公共卫生问题进行消除,那么现在的工作将需要进行显著的改变 - 包括进行积极的检测,诊断,治疗和预防,如一次性针头的使用。它呼吁联邦应该协调努力,共同实现肝炎消除的目标,并建议扩大针对注射毒品人员的注射器换用,药房和其他易于访问的场所免费接种乙型肝炎疫苗,以及对丙型肝炎患者进行无限制的治疗。因为治疗的慢性丙型肝炎的药物较为昂贵,委员会相当重视采用新的方法来进行支付,并建议联邦政府和专利药物公司之间应该拟定自愿许可协议,进而使药物更容易为医疗补助受益人和其他医疗授助不足的患者所获得。

预防是消除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这两种公共卫生问题的第一步,该委员会表示。 2013年,约有90%的美国儿童接受了乙型肝炎疫苗的全面接种,但只有四分之一左右的19岁以上的成年人获得了免疫接种。如果国家支持乙型肝炎疫苗接种达到跟季节性流感疫苗接种相同的水平,将可以取得很大的改进。向药店提供疫苗接种是实现社会更广泛接种的一种方式,但有些州限制药店提供各种类型的疫苗以及智能药剂师才能管理疫苗。委员会建议各州扩大成人乙型肝炎疫苗接种,消除药房免费免疫接种的障碍和其他易于获得的环境。

乙型肝炎病毒可以很容易地从母亲传递给婴儿(母婴垂直传播,不是遗传,乙肝不会遗传,近日小编看到某知名媒体赫然写着“乙肝这类遗传病”就感到很愤怒),而且委员会也在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出生于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妇女的儿童在出生后12小时内需要免疫接种,其他儿童应在出生后一天内接种。委员会建议国家质量保证委员会监测第一剂乙型肝炎疫苗的接种情况,从而提请注意这一基本服务。还有一些预防措施还不足以完全阻止病毒从母亲传给她的孩子的情况。委员会说,预期的母亲在怀孕初期应该进行乙型肝炎病毒DNA测试,这将确定高病毒血症的妇女,让她们和她们的医生权衡额外医疗干预的利弊,以防止新生儿乙型肝炎感染。

除非有丙型肝炎疫苗,否则丙肝预防将主要是限制暴露于病毒。在美国,注射毒品引起丙肝感染的新发病例约占了每年30500例新发病例的75%,所以,若要结束丙肝病毒的传播则取决于这些人员的控制。对于潜在的成瘾者,预防丙型肝炎的最佳策略是将安全注射和治疗相结合。使用处方药阿片类激动剂治疗 - 一个例子是美沙酮,助以缓解戒毒症状。这种治疗可以防止药物过量和血源性感染的传染,但是有3000万美国人生活在没有提供这些处方的地方。注射器交换计划也是必不可少的,甚至在城市目前都还没有足够的覆盖面。美国有一半注射毒品人口生活在农村和郊区,但这些地区只有全国注射器交换计划的30%,并且只占注射器总数的8%。注射器交换计划不鼓励新吸毒者或增加客户使用毒品,但某些州的法律妨碍其运作。委员会建议扩大获取注射器交换和阿片受体激动剂治疗的途径。例如,药店可能是注射器交换的较为理想环境,因为它们容易在国内大部分地区实现,并且有能力为个人咨询提供私密空间。用货车或公共汽车这类交通工具也可以使偏远地区的人们获得,而不是仅仅在固定场所,相对而言社区的反对力度也会较小。

在美国消除丙型肝炎由于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的面世而变得可行,但成本是大规模治疗的障碍,会造成不平等。虽然这些药物非常昂贵,但与其他保健干预措施相比,它们也具有成本效益。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几乎一半的医疗补助患者拒绝接受丙型肝炎治疗,相比之下,只有5%的医疗保险患者和约10%的商业保险患者拒绝。此外,只有不到百分之一患有丙型肝炎的囚犯已经得到治疗。面对稀缺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不愉快现状,一些付款人要求病患是那些肝硬化或终末期肝病的患者方能享受优先治疗权。但延迟治疗可增加患者肝硬化,肝癌和死亡的风险。它也伤害社会,因为未经治疗的病人仍然可以传播病毒。对慢性丙型肝炎患者进行治疗,无论处于哪个疾病阶段,都会避免丙型肝炎患者遭受相当大的痛苦,并能够减少新感染。

在2030年之前若要将该疾病作为公共卫生问题进行消除,则进行无限制,大规模丙型肝炎的治疗是必要的,但在2029年之前没有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专利到期。大规模延迟治疗直到仿制药物上市恐怕会导致成千上万的死亡以及数十亿美元医疗费用的浪费。同时,创新药公司有权对其将有价值产品投放市场所带来的风险进行赔付,社会也受益于专利保护提供的医药突破的财务激励。为了平衡这些竞争性需求,委员会建议政府直接购买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的专利许可或转让,然后仅在政府支付治疗费用的部门中使用,因为这些部门现在有限,如医疗补助和监狱。该委员会提出了一项自愿交易,其中六家创新型制药公司愿意向政府出售许可,用于公司无法达到的较小规模的场景进行应用。这个限制也可以控制成本,因为政府不应该付出尽可能多的损害私利市场的利润。这一过程的自愿性质保证了药品公司的合理赔偿,如果价格太低,专利持有人可以选择离开。

委员会的计算表明,专利许可的费用约为20亿美元,之后各州和联邦政府支付约1.4亿美元,用于药物生产,治疗约70万名被忽视的患者。相比现在而言,未来12年花费约100亿美元只能治疗24万人同样的患者。

在美国消除乙型和丙型肝炎的另一个挑战是,患有或有感染疾病高风险人群往往照顾不当或者没有得到治疗,包括出生在国外的人,没有保险,经济短缺的,被监禁的。 委员会建议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与各州合作,按照瑞安怀特制度的规模,为这些患者建立一个全面的医疗和护理体系。

通过初级保障机构工作可以提高肝炎服务的覆盖面。这种初级保障服务在丙肝中是有先例的,但是治疗病毒性肝炎携带者是有风险的,一些小的规模可能不容易被接受,导致在农村和社区服务不完善的人们无法达到病毒性肝炎服务的标准。委员会建议美国肝病研究协会和美国传染病学会与初级保健人员及其专业组织合作,建立初级保健机构治疗乙型和丙型肝炎的能力。

监狱和监狱中的人们患病毒性肝炎的负担特别高。 委员会在这个问题上发现了机会,因为惩教场所是乙型肝炎检测和接种疫苗并治愈丙型肝炎的理想场所。直接观察治疗是否规范,药物是否发生转移的风险很低。 委员会建议刑事司法系统应该依照国家临床实践指南进行筛查,接种乙肝疫苗,进行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治疗。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