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代表委员呼吁:理性看待青年科学家“逃离北京”

2017/03/16 来源:中国科学报/倪思洁 丁佳
分享: 
导读
“逃离北京”,并非科研界独有的话题。和许许多多怀揣着梦想的“北漂人”一样,那些蜗居在北京的年轻科学家,一边承受着科研的压力,一边遭遇着生活的挑战。这一问题,正是今年两会上,科技圈的代表委员们所关心的。


就在两会接近尾声之际,一篇名为《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点击量破了10万。

文章作者从北大本硕博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北京某所工作,最后,却因为买房、子女入学等现实问题,含泪告别中科院的老领导,转战南京某高校。

“逃离北京”,并非科研界独有的话题。和许许多多怀揣着梦想的“北漂人”一样,那些蜗居在北京的年轻科学家,一边承受着科研的压力,一边遭遇着生活的挑战。这一问题,正是今年两会上,科技圈的代表委员们所关心的。

你们的压力我们懂

当下北京的生活压力,科学家们都深有体会。“北京的房子太贵了,这个是客观事实。”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开玩笑,即使用他一辈子的身家,在北京也买不起一间稍微宽敞一点的房子。

同样过过苦日子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袁亚湘,也在为年轻的科学家们着急:“他们的压力我们懂。中国科学院在北京有全国最好的科研资源和国际交流环境,也是全国优秀科研人员集中的地方。但是,北京本身的生活压力大,确实是大家都能感觉到的。”

对于“逃离北京”的这位科研人员,王家骐认为应该理性地看待,没必要过分解读。这是那个科研人员在对事业、家庭等各方面做出权衡后的一个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檀栋同样认为,这个“逃离北京”的故事,代表着一种人才的正常流动。“每位科研人员都可以根据个人的情况权衡一下。有些人可能更适合在另一个地方待。”他说。

每个时代都有长征路

用现在的标准评判,那时候王家骐的工作、生活条件可以说是苦得不得了。

他1963年本科毕业,1966年研究生毕业,一直到1979年才评上助理研究员。那时候,王家骐已经39岁了,在这16年间,他有两个孩子,全家人挤在一个15平方米的筒子房,做饭是在走廊,卫生间是公用的。1986年当所长,工资也只有200多块钱。

不过王家骐说,回想起来,那时候并没有觉得艰苦。“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长征路,每个人也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要有走长征路的精神。”

在王家骐看来,年轻人不一定非要留在北京工作。“现在中科院在全国各地都有水平很高的研究所,对青年人才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王家骐说,“即使他选择到中科院外工作,也是一样在为国家科技事业做贡献,应该更加宽容地看待这个问题。”

怎么让你留下来

在王家骐看来,留人的方式无非有两种,一种是事业留人,即使目前条件暂时差一点,但是在这里能够做出更大的贡献,就可以考虑留下;一种是待遇留人,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很快,各方面机会也很多,完全可以选择对自己压力小一点的道路,“总之,要给人才选择的自由。”

姚檀栋建议,在此情况下,国家应当加大对青年科技人员的经费支持,根据科研信誉和成果,发掘优秀科研人员,并将其作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和支持。

2012年至今,中国科学院持续开展“3H”工程,解决科研人员住房(House)、家庭(Home)、健康(Health)难题,落实后勤支撑体系规划、解决科研人员后顾之忧、构建创新生态系统。

针对这一工程,王家骐说,这是中科院以人为本的一种体现,但是也要看到,在资源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其实,北京的条件已经比东北、西北地区优越很多了,全中国就一个中关村小学,人人都想上是不可能的。”王家骐说,“对子女的家庭教育也至关重要,并不是说进不了中关村小学,你的孩子就没有前途了。这一点,看看我们中科院出了多少穷苦地方来的优秀科学家就知道了。”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