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CRISPR专利之争尘埃落定了?不,伯克利还有机会

2017/02/23 来源:解螺旋/医生科研助手
分享: 
导读
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上周发布了一项关于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知识产权争论的重要裁决。它裁定博德研究所保留其在真核细胞应用CRISPR-Cas9的专利,这对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是,有下面四个因素在,对CRISPR技术专利权的争夺现在还不会结束。


作者:叶子(转载请注:解螺旋•医生科研助手)

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上周发布了一项关于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知识产权争论的重要裁决。它裁定博德研究所保留其在真核细胞应用CRISPR-Cas9的专利,这对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事件最早可以回溯到2012年,当时伯克利的Jennifer Doudna、维也纳大学的Emmanuelle Charpentier以及他们的团队概述了如何使用CRISPR-Cas9来精确地切割分离DNA。2013年,博德研究所的张锋团队展示了如何在真核细胞如植物,家畜和人类中编辑DNA。

伯克利先申请了专利,但USPTO将专利授予了博德研究所,并且在上周维持了这个结果。这次裁决涉及高额股权,关键专利的持有者可以从CRISPR-Cas9在工业中的应用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目前,科学家正在使用该技术来开发抗病畜禽和进行人类疾病治疗。

但是,有下面四个因素在,对CRISPR技术专利权的争夺现在还不会结束。

1、伯克利可以对裁决提出上诉

现在伯克利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对USPTO的裁决提出上诉。伯克利上诉与否的一个关键在于其专利能否涵盖真核细胞中基因编辑的最能产生价值的应用,例如产生新作物或人类治疗。这也是博德研究所获胜的关键,博德的专利明确说明了如何将CRISPR用于真核细胞,但伯克利的没有,这就是为什么USPTO裁定博德的专利不会干扰伯克利的专利授予。

伯克利的团队认为他们专利将涵盖CRISPR-Cas9在任何细胞中的使用。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人想销售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制造的产品,需要得到伯克利和博德双方的专利许可。目前,伯克利的专利已经授权给几个公司,打算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因此,如果公司不愿意再去获得博德的许可,伯克利很有可能会继续上诉,否则以后这专利还怎么卖?

2、欧洲专利仍在争夺

这两个团队在欧洲都提交了类似的专利,目前也仍在争夺专利权。英国专利律师Catherine Coombes指出,欧洲的裁决可能不会遵循USPTO的道路。在欧洲判例法的基础上,欧洲专利局可以选择评估伯克利专利中描述CRISPR-Cas9在原核生物(例如细菌)里的发现是否能够跨越到真核细胞。如果欧洲法官认为是这种情况,他们就可以裁定伯克利专利涵盖CRISPR-Cas9的真核应用。

这可能会给伯克利带来在美国所不具备的优势。因为在其证实了原核生物中CRISPR-Cas9能够切割DNA后的几个星期里,就有6家实验室开始尝试在真核环境中使用CRISPR-Cas9,说明这种跨越是很自然的。不过即便如此,在欧洲专利战争也没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Coombes估计这可能会拖5年或者更长的一段时间。

3、其他团队也对CRISPR-Cas9拥有专利权

现在大家对于争端的注意力主要都集中在伯克利,因为他们的专利相当广泛,对CRISPR-Cas9的大多数商业都应用至关重要。但根据瑞士洛桑咨询公司IPStudies报告称,有763个相关专利组都声称有Cas9的专利。其中还有一些掌握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某一领域的专利权。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专利的持有者可能会主张这些权利。

在使用CRISPR-Cas9的公司开始从他们的产品赚钱之前,这些专利并不会被重视,可赚钱之后,拥有相关专利的人便可以起诉侵权并要求使用费。如果对这些专利处理不好,可以想象博德研究所每天都会接到大量专利持有人的电话来要求相关的使用费,博德将要与这些人斗争许多年。

4、CRISPR技术正在超越专利涵盖的范围

学术界和工业界的研究人员一直以来对于CRISPR基因编辑的推动,使这个技术已经超出了博德和伯克利的专利范围。这两个专利都依赖于Cas9酶来切割DNA。但是,Cas9已经有了替代品,使用它们就可以避开专利斗争。

一个潜在的竞争者就是Cpf1,这种酶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比Cas9使用更简单、精确度更高。博德研究所已经提交了在基因编辑中关于Cpf1应用的专利,并将其授权给了生物技术公司Editas Medicine(其也拥有一些博德CRISPR-Cas9的专利许可)。总的来说,根据IPStudies的数据,关于Cpf1已经有了28个专利,然而它们并不都是来自于博德。

其他酶的报道也渐渐流行,12月,伯克利的研究人员说,他们发现了两种新的Cas9替代品,CasX和CasY3。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对未发表的替代品进行专利申请,在美国,专利申请通常在提交后的18个月内保密。

如果将CRISPR与PCR做个比较就会发现,PCR实验室最初只使用一种酶,Taq1聚合酶。但现在,PCR成为了分子生物学中的重要工具,浏览目录几乎有一个亚马逊仓库的聚合酶来供你挑选,这取决于你想做的特定反应。人们正在将CRISPR的商业化绑架上专利竞争,这对于CRISPR的发展来说,并不是最好的结果。

参考资料:

http://www.nature.com/news/why-the-crispr-patent-verdict-isn-t-the-end-of-the-story-1.21510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