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简单地说,CRISPR专利之争,张锋赢了!

2017/02/16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2月15日,据多家外媒报道,备受全球科学界瞩目的CRISPR专利之争终于有了“结局”。简单的说,张锋赢了!


根据Broad研究所官网消息,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TAB)宣布,由美国专利与商标局(USPTO)授予Broad研究所的关于CRISPR编辑真核生物基因组的专利,并不干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维也纳大学的相关专利。

Broad研究所:开香槟庆祝吧!

对于专利局的这一决定,Broad研究所表示认同(估计已经乐疯了吧!)。这一判决证实了Broad研究所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各自申请的专利是关于不同的主题,并不冲突。具体来说,Broad研究所和合作者们被授权的专利是关于真核生物细胞(包括人类细胞)的基因组编辑,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合作者申请的专利是关于将CRISPR技术用于到cell-free系统中,并不是涉及真核细胞的基因组编辑。

Broad研究所在声明中称,CRISPR研究是一个很大的领域,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科学家为此做出了贡献。“我们尊重所有这些科学家的贡献,包括来自Emmanuelle Charpentier、Jennifer Doudna和她们团队的工作,以及其他推动这一领域发展的科研人员。”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哼!宝宝不服

对于专利局的这一决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在第一时间发表了新闻稿。文中称,基于这一判决,Doudna/Charpentier的专利申请将被退回。此前,这一专利是想覆盖CRISPR-Cas9在所有类型细胞和生物体中的应用,包括细菌、植物、动物和人类。

加州大学和它的共有人坚持认为,在真核细胞中利用CRISPR-Cas9 系统与在其它类型细胞中使用该系统在专利方面不是分开的。因此,他们并不同意PTAB的裁决。他们将考虑所有的可能性推动当前的法律纠纷。该校的相关负责人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将仔细考虑所有可能的法律选择。”

Doudna在这篇新闻稿中表示,无论专利纠纷走向如何,她将带领团队继续专注于利用CRISPR/Cas9技术迎接并克服与人类健康、农业和环境息息相关的众多挑战。


张锋率先拿到专利,为何遭“质疑”?

2015年年初,小编编译了首篇关于这场专利之争的报道。这篇来自MIT Technology Review的文章详细描述了这场专利之争的始末。

CRISPR/Cas是在大多数细菌和古细菌中发现的一种天然免疫系统,可用来对抗入侵的病毒及外源DNA。2012年,Jennifer Doudna 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领导的研究小组发表的一篇关键文章中揭示了这一天然免疫系统是如何变成编辑工具的。至少,可以在试管中切割任何的DNA链。

接下来,科学家需要证明的是这种充满魔法的编辑工具能否运用到人类细胞的基因组上。2013年1月,哈佛大学的George Church实验室和Broad研究所的张锋发表文章证实了上述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Jennifer Doudna在几周后,也发表了她自己的结果。

随后,科学家们意识到CRISPR可能将成为一个非常灵活的改写DNA的工具,并用于治疗多种遗传疾病,如血友病、罕见代谢疾病甚至神经退行性疾病。

2014年4月,张锋和Broad研究所获得了CRISPR相关的首个专利。专利权限包括在真核细胞或者任何细胞有细胞核的物种中使用CRISPR。

这项专利一出,引起了很大的震惊。因为,Broad研究所花了额外的费用在不到六个月就得到了专利,并且很少有人知道这项专利的到来。专利超过了1000页的文件。根据张锋表示,Jennifer Doudna在她早期专利申请中的预测CRISPR将会对人类细胞有用只是一种猜想;相反地,他是第一个证明CRISPR惊人作用的人。

为了证明他是第一个发明者,即第一个在人体细胞中使用CRISPR-Cas的人,张锋提供了他的实验室笔记本的快照,表明他在2012年年初就建立并运行了CRISPR-Cas系统。这个时间甚至早于Jennifer Doudna 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发表她们的研究成果以及提交她们自己的专利申请的时间。

“美国的专利是给第一个发明(first invent)的人,而不是给第一个申请专利(first file)的人,你要能提供第一个发明的证据,这是美国审批专利的标准。”张锋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说。

在MIT Technology Review杂志2015年的一篇报道中, 全球专利质量中心主任Greg Aharonian表示:“这场战争涉及到很多利益和风险。根据现在的first to file规则,专利权属于第一个递交专利申请的人。这样来说,Doudna和Charpentier于2012年5月就递交了专利申请,比张锋早7个月,相对更容易获胜。但是由于这项发明的日期,该案件正按照较老版本的first to file规则进行,即谁能够证明自己是第一个发明了CRISPR,谁就获得专利。”

当然,对于张锋获得了专利,CRISPR两位“女神”显然是不服气的。不服气的下一步动作就是启动专利抵触程序(interference proceeding)。通过该程序一个发明者可以接手另一个发明者的专利。尽管此前对于双方谁将获得这场专利之争的胜利争议不断,不过,现在,结局已定。至少目前,PTAB的判断是,双方的专利不冲突。


科研人员别担心!


2016年5月6日,在线发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的一篇文章盘点了近期CRISPR技术相关的十项专利,其中有6项与张锋相关。

Broad研究所在声明中表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申请CRISPR相关专利。到今年2月,USPTO已经授予了50项关于CRISPR 和(或)Cas9的专利,其中包括来自Broad研究所、MIT及张锋教授(张锋实验室)附属机构的14项CRISPR 专利组合。

Broad研究所称,我们相信,CRISPR将继续被全球科学界使用,以促进人类对生物学和疾病治疗的理解,并帮助开发新一代的疗法。


Broad Institute and our partner organizations will continue to work to disseminate and share CRISPR genome editing tools to maximize public benefit, especially by continuing to make this transformative technology freely available to the worldwide academic community and for commercial and human therapeutic research through our inclusive innovation model.

我们的基本原则是推动疾病的理解和治疗,Broad研究所和我们的合作伙伴组织将继续致力于传播和分享CRISPR基因组编辑工具来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特别是将继续让这一革命性的工具能够被全球的学术机构免费使用,并将通过我们的创新模型,使这一技术用于商业和人类治疗研究。

同时,加州大学也在新闻稿中表示,怀抱着致力于推进基因性和应用性研究发展的初衷,加州大学和维也纳大学开放CRISPR相关知识产权,允许教育及其它非营利机构将CRISPR应用于教学和研究工作中。


一场有钱途的争斗

张锋、Jennifer Doudna、Emmanuelle Charpentier、George Church等科学家在CRISPR的发现和发展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这些先驱者除了在研究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在商业领域也占得先机。

2016年年初,张锋与人联合创办的Editas Medicine成为首个登陆纳斯达克市场的基因编辑股,IPO募资9440万美元。同年5月,知识产权来自Jennifer Doudna的Intellia Therapeutics 也完成了IPO,募得资金1.08亿美元。同年10月,Emmanuelle Charpentier与人联合创办的CRISPR Therapeutics宣布进行IPO。公司以每股14美元的价格发行400万股票,募集总金额达5600万美元。

很明显,CRISPR技术的快速发展除了为科研人员带来便利,为攻克难治疾病带来希望,也为产业界带来了新的商机。上述三家公司除专注自己的开发外,还与很多制药巨头建立了合作,包括诺华、拜耳、Regeneron等。

因此,这场专利之争的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利益。裁决后,Editas Medicine股价大涨20%以上。他们拥有Broad Institute CRISPR专利用于开发疾病疗法的独家使用权,而且去年花费了1100万美金帮助Broad Institute应对所面临的法律挑战。

小编说:

34岁成为MIT史上的最年轻华人终身教授、每年多篇重要学术成果、创办的Editas Medicine成为首个登陆纳斯达克市场的基因编辑股……或许,这样的人,才是传说中的“大神”。

参考资料:

FOR JOURNALISTS: STATEMENT AND BACKGROUND ON THE CRISPR PATENT INTERFERENCE PROCESS

Appeals board clears way for UC Berkeley to receive patent on CRISPR-Cas9 gene editing

张锋与MIT在CRISPR世纪争夺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 | 今日快讯

Who Owns the Biggest Biotech Discovery of the Century?

CRISPR:世纪最重磅的生物技术,究竟是谁该拥有它?

CRISPR大神“张锋”清华大学演讲:反对定制婴儿,直面专利争议!

CRISPR Patent Fight Now a Winner-Take-All Match

MIT:CRISPR专利大战正式打响,赢家将通吃

CRISPR治病还为时尚早?最新“十大专利”张锋占6个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