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什么样的大学土壤最易出诺奖得主?

2016/10/24 来源:科技日报/刘园园
分享: 
导读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是一所世界著名的研究型大学。秉持“宁缺毋滥”的办学思想,莱斯大学规模虽小,却以高质量的教学和科研闻名。1996年,莱斯大学两位教授凭借碳60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是一所世界著名的研究型大学。秉持“宁缺毋滥”的办学思想,莱斯大学规模虽小,却以高质量的教学和科研闻名。1996年,莱斯大学两位教授凭借碳60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美国莱斯大学校长大卫•W•利布朗跟中国缘分不浅。利布朗的夫人就来自中国,他自己则是天津大学的兼职教授,还获得过南开大学的名誉学位。他与中国大学的接触甚至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

近日,利布朗来华出席莱斯大学与北京大学量子材料中心之间的科研交流活动,并在此期间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谈变化:中国大学的雄心壮志令人印象深刻

谈到多年来与中国大学打交道的经历,利布朗感触最深的是“变化”二字。

“其中一个变化是中国大学的质量在不断提升,这与中国政府不断加大对中国一流大学的投入有一定关系。”利布朗说,尤其是中国政府致力于增强这些大学的科研能力,吸引最好的科研人员,为他们提供科研经费和科研设施。“中国的大学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这种雄心壮志令我印象深刻。”

这个月诺贝尔奖的颁发使科研和教育界再次热议,中国离日本式获奖还有多远。在利布朗看来,中国的大学近些年才开始迅速崛起,对于获诺奖不必心急。

“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不乏优秀的科学家出现,但是直到近些年科学家才成为这个国家非常重视的群体,而且中国开始在科研上进行如此大的投入。”利布朗回忆30多年前第一次访问中国大学的经历说,当时中国的大学给人的印象不太国际化、不太开放,没有现在的雄心壮志,也没有这么多的科研经费。

相比之下,美国大学过去100年的历程完全不同。利布朗介绍,美国联邦政府一直都对大学保持巨大的投入,即使在二战期间也是如此。所以在争夺诺贝尔奖方面,中国大学的竞争对手是国际上那些在校园文化和政府支持方面积淀了数十甚至几百年的大学。

利布朗认为,从现实的角度分析,现在中国对于大学和科研的投入,可能会在二十年后看到成果,他相信今后会看到中国大学的稳步发展,也会看到中国大学所获诺贝尔奖数量的增长。“二十年后,诺贝尔奖数量的分布与现在相比将是两重天。”

谈目标:大学过分追求诺贝尔奖并非上策

“我们对各类奖项总是特别关注,尤其是诺贝尔奖这样如此稀有又如此权威的奖项。”利布朗认为,诺贝尔奖受到关注非常正常,但把尽可能多地获得诺贝尔奖作为一个大学的目标是不明智的。

在利布朗看来,对于一个研究型大学而言,更好的策略是鼓励科研人员成为科研领域引领世界前沿的角色,并获得更多的重大发现。如果一味追求获得诺贝尔奖,反而不利于大学里科研资源的优化配置。

利布朗把诺贝尔奖看作优秀科研成果和大学的雄心壮志带来的一种效益,但如果把诺贝尔奖当成科研或大学的目标,就本末倒置了。

1996年,莱斯大学的理查德•斯莫利和罗伯特•柯尔两位教授凭借对碳60的发现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这对于一个学生和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千人的学校而言,十分难得。而且莱斯大学之后一直在碳60衍生出来的纳米材料领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

谈到什么样的大学环境容易培育出诺贝尔奖获得者,利布朗认为,最重要的是给科学家追求前沿研究领域的自由,也就是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进行前沿研究所需要的科研资源。这些资源包括科研人员的自由度、科研设备、国际合作平台等等。

利布朗解释说,莱斯大学关于碳60的研究是一项意料之外的研究成果。斯莫利和柯尔并没有预料到会发现某个现象,他们只是在发现之后试图解释这种现象,而这最终带来一项非常重大的发现。

“所以大学需要做的是支持基本的科学好奇心,让优秀的科学家去满足他们的科学好奇心。”

谈经验:吸引最好的人才,提供最好的资源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莱斯大学的规模都不算大。的确,直到现在,它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加起来也只有6000多名。然而利布朗为这所大学世界一流的科研水平感到骄傲。

“像莱斯大学这样规模比较小的学校,你必须吸引最好的人才,包括学生和教职员工,然后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资源。”利布朗说,莱斯大学的科研声誉得益于它在建立之初就树立的“宁缺毋滥”的办校思想,也就是说规模可以小一些,但是标准不能降低。

利布朗强调,一定要保持优势学科的优势地位。在他看来,保持一个大学的优势非常重要,因为一旦失去,想要重新树立优势会非常难。“这好比一座高楼,必须持续不断地对其进行投入和维护,否则这座高楼容易老化和荒废。”利布朗说。

对于莱斯大学而言,物理学、量子材料、计算机科学、生物工程等都是其优势学科,需要不断地投入以维持优势。而利布朗发现,支持这些学科发展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帮助科研人员保持其学术地位,这样他们才能够不断地获得学校外部的科研资金展开科研。

他介绍,莱斯大学专门设有支持科研人员开展项目研究的启动资金,这种资金的投入非常大,但可以帮助科研人员立足并最终作为个体从学校外部申请科研资金。

“坚持这种办校思想很难。”利布朗承认,很多科研领域对于科研投入的要求非常高,例如几年前莱斯大学花费700万美元购置了一台世界领先的显微镜,这对于一个“袖珍”型的大学来说绝非小数目。“但是这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让我们的科研人员进行最前沿的研究。”利布朗说。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