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地球人的餐盘里会有什么肉
2016/10/16
人造肉、干细胞肉、酵母菌挤出的奶甚至各种各样的昆虫……未来,饲养牲口的粮食可能越来越不够用,而为了解决地球人对肉食的需求,科学家给出了不少替代方案。至于它们的味道怎么样,你可得脑洞大开一下。


想多吃肉?没那么容易。据说因为气候变化,主要饲料作物玉米的产量要下降。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全球人口在2050年达到90亿。喂养牲畜用的粮食将越来越不够吃,如何为地球上庞大的人口提供更多的肉食?科学家为此想了不少主意。

植物里流出的血

喂牲口太费粮食——能喂饱10个人的谷物,变成了只够一个人吃的肉;7公斤植物蛋白才能喂出1公斤牛肉。但让爱吃肉的人改吃素,太难。斯坦福大学教授帕特里克·布朗在尝试一条解决之道——人造肉。他的“不可能食物(impossible foods)”项目汇集了50多名科学家、工程师、农民和厨师,研究分子级别的动物产品,以利用植物制造肉类和奶酪。他们花了5年和8000万美金,造出了媲美牛肉的人造肉。

布朗的素牛肉不是豆制品。它的色泽,纹理都像绞碎的真牛肉。食客还可以挑选薄厚、半熟、八成熟等等。素牛肉的成分有马铃薯蛋白、小麦蛋白、黄原胶和椰子油等等,热量比真牛肉少,蛋白质更多。

有美食家品尝了素牛肉汉堡说,这是目前最像真实汉堡的素食。也有人说,虽然味道好,但没有肉纤维的咬头。

之所以像真肉,因为人造肉里有血红素。植物中也有血红素,但还是在动物肌肉中含量最高。将牛肉、猪肉化冻往往会渗出“血水”,它就来自于肌肉中的血红素。所以肉有独特的口感和风味。

布朗用植物亚铁血红素替代动物亚铁血红素,使人造肉呈现了肉的淡红色,他还分解了植物中的蛋白质,重组氨基酸,并和糖、植物脂肪等发生化学反应。当被烘烤时,人造肉也会变成棕色,散发出香气。一套素肉汉堡+薯条卖12美元,还可以接受。

现在类似的企业不少,有的用植物做出了假鸡蛋,有的用菜籽做出了蛋黄酱的口感,还有用大豆和杂粮生产素肉的。吃肉大国美国正引领素食科技的潮流。

干细胞肉

如果在器皿里能生产牛肉而不是养一头牛,就不需要耗费不必要的能量。而且从牛身上提取干细胞培养,而不是宰杀它,也更人道。干细胞是没有分化的细胞,是器官的种子。许多医学家研究用干细胞生成人类器官供移植。但也有人想用它生产肉。

马克·波斯特——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教授就成功在实验室里培育出“干细胞肉”。他从牛的身上提取组织,分离出干细胞;将之浸泡在糖、氨基酸、油脂、矿物质和多种物质的混合液中,让细胞吸收营养,生长分化,初步长成带有黏性的物质;波斯特再让它不断膨胀,拉伸成肉条;最后将3000条肉条混合,加入200片实验室培养的动物脂肪,制成一块汉堡用的肉饼。

这块肉饼不怎么好吃。因为跟真牛肉不一样,它没有血管神经,是单一环境下扩增出来的,所以口感比较怪。

体外培养细胞,要模拟体内环境,因此得维持营养、绝对无菌环境、适宜的酸碱度、培养器皿、温度等条件,肌肉细胞长得又慢,这么生产牛肉太贵了,每公斤1万美元,相当于市面价格的1000倍。

这个实验当然不是为了美食家设计的,仅是个可行性探索,将来会不会有经改进后能上市的干细胞肉,尚未可知。

酵母菌挤出的奶

两位素食主义的印度人,在加利福尼亚开了一家公司,生产“没有奶牛”的牛奶。它把奶牛DNA序列插入给酵母菌。酵母菌与玉米糖浆、其他种类的蛋白质,一起放进发酵罐中。最终获得的发酵物与普通牛奶口味上相差不大,保质期比普通牛奶长。

目前这种人造奶售价是牛奶的两倍。这家公司称它的口感是豆奶、杏仁奶比不了的。人造奶中的蛋白质来自酵母菌,脂肪来自植物,并在分子层面调整以模仿牛奶脂肪的结构和风味。钙和钾等矿物质,还有糖类,是另外采购再添加到人造奶中的。混合物的配比合适的话,“人造奶”的成分就与牛奶接近。

这家公司还希望做出比牛奶更有利健康的人造奶。他们正尝试生产不含乳糖的人造奶,以满足乳糖不耐者的需求。他们还研制出将饱和脂肪替换成不饱和脂肪,但依然保留牛奶风味的产品。

人们吃了几千年的酵母,不过最近才改造出各种转基因酵母,有的能将秸秆变为酒精,有的能发酵出止痛药,可以预计除了人造牛奶,转基因酵母还能变身各种蛋白质供给人类。

坚果味儿的蛆

就像《圣经》里规定的,人类被神允许吃昆虫;许多民族都有昆虫佳肴。201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在《可食用昆虫:食物和饲料保障的未来前景》中指出,全世界可供人类食用的昆虫超过1900种,世界上至少20亿人的传统食物中包含昆虫。但昆虫迄今还未成为人类的蛋白质主要来源,这是很可惜的。

黑水虻是一种其貌不扬的细细的飞虫,在热带常见,是腐食动物,它常待在垃圾堆粪坑,但不去人家里。它的繁殖能力和苍蝇一样强大。幼虫有点像蝇蛆,一只幼虫平均每天进食0.5克有机物,能够消化绝大部分的生活垃圾,比如烂水果蔬菜,腐肉和粪便,高效转化为脂肪、蛋白质和钙。黑水虻幼虫含45%的粗蛋白。

现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都有企业用黑水虻处理有机垃圾,黑水虻的幼虫可以当饲料,从鸡和猪,鱼和虾到鳄鱼都愿意吃。据说哥斯达黎加75%的生活垃圾用来喂黑水虻幼虫。一吨猪粪可以养出100公斤的黑水虻幼虫,而且处理过后的猪粪没有臭味儿,是蓬松的好肥料。

黑水虻幼虫体内有抑菌物质,动物吃了有益健康。也有学者用厨余垃圾养黑水虻自己吃,煮熟的幼虫闻起来像马铃薯和坚果,味道挺棒的。(记者 高 博)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6/28
    夏至已至。随着盛夏脚步的临近,一些关于健康、食品安全的谣言也躁动起来。其中,一些言之凿凿的视频和文章打着科学的名号让人很难辩识,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为您扒光谣言,还原真相。
  • 2017/05/02
    4月27日的Nature围绕food security出了一期OUTLOOK特刊,这里food security是指食物是否充足营养的“安全”。其中农业多样性、作物生物工程、肉类的实验室培养和现代生物技术紧密相关。
  • 2016/10/03
    据媒体报道,连日来,一条有关“蟹黄不能吃”的传闻,在微博、微信等平台流传开:美国纽约卫生局叫停华人吃蟹,称蟹黄、蟹膏处化学物质集中、重金属超标,会严重影响人的健康……正值大闸蟹上市之时,这蟹还能吃吗?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