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为什么诺贝尔奖的预测这么难?

2016/10/11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今年的科学类诺贝尔奖已经全部揭晓。在先前的预测中,大热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癌症免疫疗法、锂电池技术或者引力波的发现均未能获奖。这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诺贝尔奖的预测那么难?


今年的科学类诺贝尔奖已经全部揭晓。在先前的预测中,大热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癌症免疫疗法、锂电池技术或者引力波的发现均未能获奖。这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诺贝尔奖的预测那么难?

1.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今年获奖的研究分别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早期(物理学奖-物质的拓扑相变)、80年代早期(化学奖-分子机器)和90年代早期(生理学或医学奖-自噬机制)。这意味着,如引力波的发现和癌症免疫疗法这样的新近突破可能要排在一大队同样重要的科学发现之后,才可能等到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的青睐。

汤森路透公司每年都会发布一个“论文引用奖”(Citation Laureats)的名单来给诺贝尔奖预测提供参考。这个名单根据每个科学家的工作被其它研究人员引用的次数来预测可能的诺贝尔获奖者。截至到目前,医学奖的类别中一共有63人获得了这个“论文引用奖”,其中包括了Bert Vogelstein教授和Robert Weinberg(肿瘤基因组学);Francis Collins博士、Eric Lander教授和Craig Venter博士(人类基因组研究)等科学界泰斗。所有这些开创性的工作都发生在90年代之前。

如果你觉得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样的新近发现应该得奖,那么你可以问一问自己:这个发现与1963年成体干细胞的发现相比,真的更具备变革性么?

2. 避免争议

选择物理学和化学奖获得者的瑞典皇家科学院和选择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的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的诺贝尔委员会都不希望引起争议。这个避免争议的倾向可能影响到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获奖的机率。

为CRISPR-Cas9这一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技术的做出贡献的人有很多,包括但不限于麻省理工学院和博德研究所的张锋教授、哈佛大学的George Church教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Jennifer Dounda教授和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的Emmanuelle Charpentier教授。目前,这项技术的专利尚无定论。因此,诺贝尔奖委员会可能会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才会考虑这些科学家们。

3. 开山祖师

有一句老话说我们取得成功是因为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想得诺贝尔奖的话,你最好是那个有着宽阔肩膀的巨人,而不是站在上面的人。当皇家科学院解释化学奖的选择时,认为在分子机器方面的研究进展如果没有Jean-Pierre Sauvage教授、 Fraser Stoddart教授和Bernard Feringa教授的高瞻远瞩和开创性研究,是不可能实现的。

“诺贝尔委员会更倾向于表彰那些先驱者,而避开那些在最初发现后做出进一步深入研究的科学家,即便这些深入研究非常重要,”编写汤森路透公司的论文引用奖的David Pendlebury先生说。

4. 术业有专攻

诺贝尔奖几乎从来不会遵循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评选模式。诺贝尔委员会感兴趣的是一项具有开创性、专一的发现,而不是多较小成就的集合。例如,有人认为,麻省理工学院的化学工程师Robert Langer教授可能获奖,因为他在经皮给药系统(Transdermal drug delivery)、基于聚合物药物控释(Polymer-based drug release)和组织工程学等方面的多项开创性发明获得过很多奖。然而,资深科学记者Sharon Begley女士认为他几十年来研究工作的多样性在诺贝尔委员会眼中反而成为阻碍,因为委员会专注的是一项革命性的发现。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