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Science: CRISPR专利之争出现神逆转

2016/10/10 来源:生物通/王英
分享: 
导读
有着巨大商业价值的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历时9个月的专利大战,出现了两个令人惊讶的曲折。10月4日,这场战争的新参与者——法国一家称为Cellectis的生物制药公司,可能使整场战争变得悬而未决。


有着巨大商业价值的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历时9个月的专利大战,出现了两个令人惊讶的曲折。上周,争夺CRISPR专利的研究机构之一——Broad研究所的律师,提交了可能使其获胜的议案。10月4日,这场战争的新参与者——法国一家称为Cellectis的生物制药公司,可能使整场战争变得悬而未决,它刚刚颁发的专利,大致覆盖基因组的编辑方法,也包括CRISPR。

Broad研究所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之间的联姻机构,拥有13项CRISPR专利,受到了来自加州大学(UC)和两名上访者的压制。今年1月,美国专利和商标局(PTO)表示,将在抵触程序中审查专利权利要求书。这引发了关于CRISPR知识产权(IP)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集中在Broad研究所颁发的专利和仍在审查的加州大学的专利申请。

在9月28日,Broad研究所要求专利局官员将其已发行的四项专利从案例中分离出来。纽约法律学院的专利专家Jacob Sherkow说,如果专利官员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判决,Broad研究所的举动可能是一次“巨大的发展”,他已密切监察这个案例。Sherkow说:“在此之前,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件全有或全无的事情:无论谁赢,都将会控制着CRISPR专利局势最重要的方面。”但是他说,如果Broad研究所赢得“将其四项专利从较大案例中分离出来”的请求,那么双方可能都有一种方法能够轻易赢得各自的利益。

从一开始,情况取决于“Broad研究所张锋及其同事基于之前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Jennifer Doudna与于默奥大学Emmanuelle Charpentier发表的研究,利用CRISPR所做的研究”,是否很显然是一个具有普通技能的人就可以做到的。具体来说,Doudna、Charpentier和他们的团队在2012年6月28 日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采取了细菌利用的RISPR系统来阻止病毒再感染,并制备了一个人工版本,展示了编辑基因所需要的组件。张锋团队于2013年2月15日在Science杂志上报道称,CRISPR也在真核生物中起作用。为了证明张锋是受到Doudna研究成果的“启发”,最近加州大学提交了最新的一系列文件,其中就包括张锋在其Science论文发表前一天给Doudna发的邮件(见下文),表明他们可能在未来有合作。


UC的律师辩称,从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的转换是显而易见的,并坚持认为,张锋实验室后续对CRISPR系统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称为Cas9的酶的改进,也显而易见的。在Doudna/Charpentier和张锋最初的研究中,每个人都用Cas9——称为spCas9,来自于化脓性链球菌。张锋的团队于2015年4月1日在Nature杂志上报道称,他们使用从一种不同的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中自然衍生出的一种Cas9。他们指出,这种Cas9——称为saCas9,较小,并可以很容易地被包装入腺相关病毒中。

就实际情况而言,张锋团队的saCas9——用腺相关病毒作为载体,使CRISPR能在体内工作,而不是简单地在试管中。这对于利用CRISPR进行基因治疗——修复导致镰状细胞性贫血或血友病的突变,是至关重要的。相反,为了让spCas9进入细胞,研究人员必须依靠在体外(而非体内)完美工作的技术。

在证词中代表UC的索赔申请的独立研究人员坚持认为,张锋和其他研究人员使用saCas9,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是spCas9d 的一个已知的、更小的变体。然而,Broad研究所声称,当张锋选择saCas9时,有超过600个相同大小或更小的Cas9版本,这提供了许多令人惊讶的益处。

在上周的备案中,Broad研究所的律师要求专利官员将其发布的两项专利——集中在saCas9,以及另外两项专利(和对其他专利的一些附属要求)——使我们能够构建CRISPR-Cas9以靶定一个真核细胞的细胞核,从原来的案例中去除。

现在,各方都在等待专利官员将如何对这些议案进行裁决,并推测任何决定将可能对这场决定性的高风险战斗中的机构和研究人员的收入产生什么影响。

同时,Cellectis公司宣布,它现在有一项“要求全面保护的专利”,其首席执行官Andre Choulika说:“这项专利覆盖了大部分利用核酸酶的基因编辑程序,包括基于CRISPR-Cas 9、TALENs、锌指和许多大范围核酸酶。昨天,PTO授予了巴斯德研究院和波士顿儿童医院一项专利,涉及使用嵌合的限制性内切酶进行基因失活。Choulika和Richard Mulligan 共同发明人,Cellectis公司对专利具有独占性许可证。

该专利描述了一种方法,通过使用称为嵌合型限制性内切酶和随后的细胞修复过程——称为同源重组和非同源末端连接,在DNA中产生断裂,而引入DNA变化。Choulika说,它涵盖了靶定超过十几个DNA碱基对的任何核酸内切酶,并包括非天然产生的两个分子。Cellectis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该技术普遍适用于任何类型的细胞,包括人类、动物、植物或微生物的细胞。”

其他公司已经对Cellectis的要求产生了争议。Sherkow不同意他们的CRISPR-Cas9技术受到专利。他说:“我认为,Cellectis对于其新专利的有效性和范围,持过于宽容的观点。对于其有效性还存在一些严重质疑。我们会看到Cellectis如何处理它。”

推荐原文:

Dramatic twists could upend patent battle over CRISPR genome-editing method. DOI: 10.1126/science.aah7381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