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Nature:设计婴儿和CRISPR牛引发生物伦理学家关注

2016/10/11 来源:生物通/王英
分享: 
导读
从“设计婴儿”到转基因蚊子,基因组编辑技术的进展带来了巨大的科学进步,同时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在9月30日发布的一项130页的初步报告中,颇有影响力的伦敦Nuffield生物伦理学委员会宣布,这种技术的两个应用:在人类胚胎和畜牧业中应用基因组编辑,需要进一步关注。


从“设计婴儿”到转基因蚊子,基因组编辑技术(如CRISPR–Cas9)的进展带来了巨大的科学进步,同时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在9月30日发布的一项130页的初步报告中,颇有影响力的伦敦Nuffield生物伦理学委员会宣布,这种技术的两个应用:在人类胚胎和畜牧业中应用基因组编辑,需要进一步关注。

在9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Nuffield委员会主任Hugh Whittall称,这两个领域是基于学者和公众几个月的分析和投入,而被选定的。

Nuffield工作组成员和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法律学者Karen Yeung说,将基因组编辑用于人类生殖或许还需要几年的时间,但很明显,当前关于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道德关注,仍然是许多人脑袋中的第一根弦。“基因编辑在人类生殖中的应用,可能是最受关注或有争议的一个领域。”

设计婴儿的恐惧

虽然基因编辑已经在各个实验室加紧进行,但是在2015年,中国的研究人员在人类胚胎中使用CRISPR–Cas9突出了其在人类生殖中的潜在应用。这项研究使用不能存活的胚胎仅仅是用于研究目的,但它却引发了一场关于“这种技术是否以及该如何应用”的公共辩论。

它也引发了世界各地国家科学院和机构的深刻反省。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正在整理一份关于“人类基因组编辑的应用”的报告——将在2017年初公布。其他学院委员会将评估如何调整对转基因牲畜的规范。他们也将考虑如何处理“gene drives”——一种利用基因编辑来促进基因快速扩散到整个野生种群中去的方法。

同时,一个欧洲伦理学家的独立集团呼吁成立欧洲指导委员会,来讨论相应的标准,以确保CRISPR方法被用于医疗目的之前是安全可靠的。巴黎卫生技术学院的伦理和规范副主任François Hirsch说,该研究小组已经开始与欧盟委员会开展关于这方面的讨论,他们共同撰写了呼吁委员会的白皮书。

Nuffield委员会旨在2017年初完成这份对人类生殖伦理问题的报告。Yeung说,工作组将关注利用基因编辑来解决遗传疾病所产生的影响。然而她认为,这些应用还需要几年的时间,它们是重要的,值得更早的关注。Yeung指出,在英国,随意修改植入的胚胎是违法的。如果该小组发现了有利于“基因组编辑来预防疾病”的强有力的道德论据,还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变相关法律。

Yeung说,工作组还将设法解决,道德上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应用,两者之间的道德底线在哪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法律和道德的Alta Charo说,这个讨论是非常重要的。虽然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往往关注应对严重的遗传疾病,但是公众会话经常会进入更阴暗的领域,如增强智力。她说:“媒体倾向于做所有关于设计婴儿的这些封面。他们倾向于把重点放在那些最不可能被基因决定的事情上,但却最能引起我们的遐想。”

CRISPR牛

在牛或猪等牲畜中使用这项技术会带来其独特的问题。这包括对动物福利的关注,以及从这样的动物产生的肉类是否以及应该如何被标记的问题。标记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由于基因组编辑技术可能没有分子的痕迹。由此产生的动物可能无法跟携带相同突变的自然同类区分开来。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科学哲学家John Dupré将参与Nuffield工作组家畜部分的工作,他指出:“标记和分类取决于可追溯性。基因组编辑使得这方面的分析验证,变得困难或难以实现。”

但一些已编辑的牲畜,包括缺乏角的牛和抗疾性的猪,已经在发展当中(相关阅读:Nature子刊发布基因编辑技术重大成果)。该工作组认为,关于这个问题的公开讨论还相对较少。Nuffield委员会副主任Peter Mills说:“在畜牧中,这项技术有相当多的准备需要去做。这是我们的观点,还需要引起公众的关注。”

推荐原文:

Nature :K bioethicists eye designer babies and CRISPR cow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