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Nature:CRISPR将成为诺贝尔奖的赢家吗

2016/10/02 来源:生物通/张迪
分享: 
导读
每年,诺贝尔奖的各路“占卜家”们都在预测谁将会最终获得这一殊荣,今年面对即将到来的10月,从诺贝尔医学奖评委丑闻开始,就一路喧嚣不止。


每年,诺贝尔奖的各路“占卜家”们都在预测谁将会最终获得这一殊荣,今年面对即将到来的10月,从诺贝尔医学奖评委丑闻开始,就一路喧嚣不止。一些科学家认为 CRISPR–Cas9基因编辑作为改变基因组的一种新型快速有效方法,可能会是今年的赢家,但对于诺贝尔委员会来说,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判断并不容易, CRISPR–Cas9已经在美国专利局中点燃了“战火”,它是否也会令评委们感到头疼呢?而且如果它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是否会影响专利的分配,或者反过来说,诺奖委员会需要等待专利局给出判决?

尽管争论不休,但正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微生物学家Arturo Casadevall所说的那样,“10月的第一周,全球都在关注于科学,这很好。不过每年过后,又是纷争不断。”

谁会是哪个人?

这个问题对于CRISPR技术来说尤为有趣,从一开始,诺贝尔奖就确定获奖人不能超过三个,十九世纪初一位德国医生对此表示了不满,认为科学是团队完成的,要从中挑选出谁最有贡献很难。

汤姆森路透每年的“引文桂冠奖”是通过数据分析得出预测名单的,去年他们预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 将会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理由是他们发明了CRISPR–Cas9 技术。但今年他们又提出了新的预测名单,认为Broad研究院的张锋,以及哈佛医学院的George Church可能会获得桂冠,今年的理由又是这两位科学家在小鼠细胞和人体细胞中应用CRISPR–Cas9 技术的贡献。

这样一来,汤姆森路透就令Broad研究院与伯克利之间,关于谁拥有这一技术专利的长期纷争明确化了,如果这些研究组中的某位学者拿下了诺贝尔奖,那么赢家的法律团队就会将其作为证据呈递给美国专利局。不过也有可能专利局对此并不在意,因为科学界认为谁是“真正”的发明者并不是那么重要。

诺贝尔奖的争论

同样,诺奖委员会也可能并不会太在意谁获得了专利,例如上个世纪,病理学家 Peyton Rous荣获领导1966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在鸡中发现了引发肿瘤的病毒),在那之前他的成果还是备受争议。去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DNA修复研究科学家,引发了不少不赞同的声音,因为忽视了几位该领域的关键科学家,如斯坦福大学的Philip Hanawalt。

不过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03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磁共振成像研究),Raymond Damadian曾获得了这方面的一个重要专利,但他并未获得诺贝尔奖,此后他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用整版广告来表示不满,指出“这一错误必须被纠正”。

9月CRISPR技术的进展

无论关于CRISPR的争论有多少,这一技术对生命科学的贡献无可厚非,而且我们也希望看到它能越走越远,本月Nature Methods连发两篇CRISPR文章,介绍了技术上的改进,George Church领导团队建立了一个多功能的AAV–CRISPR–Cas9平台,这个平台能够进行基因组编辑、转录调控和其他此前无法实现的应用。研究人员还鉴定了影响该平台效率和临床转化的关键参数,包括病毒在体内的分布、不同器官的编辑效率、抗原性、免疫反应和生理效果。 研究显示,AAV–CRISPR–Cas9会引起宿主应答,表现出明显的细胞和分子特征。但与其他递送方法不同的是,研究人员开发的平台不会在活体内诱导广泛的细胞损伤。

另外一项研究给sgRNA带上能识别特定信号的改良版核糖开关,构建了基于CRISPR–Cas9的“信号传导器”。这种“信号传导器”可以根据外界或内部信号调控内源基因的转录,实现对细胞信号通路和复杂分子网络的定向控制。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