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被媒体误读的靠谱研究

2016/09/30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李颖
分享: 
导读
人们为其生动形象的标题所吸引,并为所谓廉价的小苏打就具备攻克人类生命之敌能力的强大反差征服,并推演出小苏打就能治癌防癌这样的“养生秘方”。


9月24日,一则由新华社发布的医学进展消息《重大突破!癌细胞竟被中国医生用小苏打“饿”死了》被广泛转载,在癌症高发的今天,这条消息足以引爆朋友圈。人们为其生动形象的标题所吸引,并为所谓廉价的小苏打就具备攻克人类生命之敌能力的强大反差征服,并推演出小苏打就能治癌防癌这样的“养生秘方”。

事实是否果真如此?小苏打究竟如何走进大雅之堂,成为被称为众病之王的癌症的低成本克星?小苏打究竟是癌症治疗中所谓的主菜还是辣椒面?饿死癌细胞这种久已流传的说法是否科学严谨?随之流传的养生秘方有科学道理吗?

与民众的狂欢形成对比的,是医学界的冷静,无论从该项研究成果的浙江大学团队,还是抗癌一线的医学专家们,都有着一个类似的“补充”:这仅仅是一个学术研究的初期结果,距离临床应用尚早。

这个结论不够刺激眼球,但也许更加接近医学本身。

“饿死”的说法不严谨

这种被媒体称为“小苏打饿死癌细胞”的疗法本名叫做“TILA-TACE疗法(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是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和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研发所得,用于原发性肝细胞肝癌的中晚期治疗。

这则研究是客观存在的,并且发表在著名期刊《eLife》上。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被多家媒体提上标题,这种说法不科学、不严谨,甚至有误导作用。”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消化道肿瘤内科专家,主任医师张晓东教授这样指出,“因为静脉注射用的碳酸氢钠和我们吃的小苏打显然是不一样的,这样的标题党对患者、对百姓都极其不负责!”

很多肝癌患者都接触过“介入栓塞”这种治疗,新闻里说的“用小苏打饿死肿瘤”的研究,就是联合“介入栓塞”一起做的。“介入治疗是中晚期肝癌的常规疗法。”张晓东介绍,通俗地讲,该方法是从血管中插入一根导管,把药物打入肝脏的病灶中。栓塞剂是可以选用的药物之一,能阻断血液供应,让病灶坏死。

张晓东解释说,TILA-TACE是在介入治疗的基础上注射小苏打水,去除癌细胞里面乳酸分解出的氢离子,使癌细胞更少地利用葡萄糖,从而加速癌细胞死亡。并非一般概念上的“饿死”,更不是防止癌症患者吃有营养的东西。“新的治疗方法不是单靠碳酸氢钠,主要还是化疗药的作用,是一个综合的治疗。”

40例临床实验只是小样本

新研究方法的疗效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

但我国著名肝胆科专家、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主任、中山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陈敏山教授却表示,从医学的角度上讲,这个研究仅仅是一个小样本的临床研究,离大面积的临床使用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陈敏山认为,这项研究的非随机对照研究例数不多,加起来仅40例。论文主要参考的两篇论文里,一篇发表在病理学杂志,而不是公认的癌症研究杂志;另一篇是一个综述,而不是论著。此外,研究者们并没有公布动物实验的结果。“这是一个例数较少的早期临床试验,在少数人身上看到了效果,但需要后期做更多大规模的实验。”

张晓东也表示,治疗只针对单灶的小肝癌,新闻报道中说研究中反应率是100%有效,但这并不意味着能适用到所有的肝癌病人治疗中去,目前小肝癌规范治疗还是以手术和射频治疗为首选,各个医院如有临床研究也要通过严格的伦理委员会审批和患者知情同意。

张晓东认为,新的研究方法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改进,改进后疗效可能会好,也可能不好,这需要大规模、随机分组的临床研究进行验证。“从样本量来看,几十例的样本量太小,在样本选择上可能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产生偏差。”

另外,研究团队只进行了单中心试验,还没有进行多中心临床试验。多中心临床试验是由多个医院的研究者按同一方案进行的试验,其数据的说服力远高于单中心试验。张晓东指出,从媒体报道来看,研究团队并没有进行随机对照试验。所谓随机对照,就是选择同样符合条件的两组病人并使用同样的方法治疗,唯一的区别在于一组使用了小苏打,另一组没有,然后观察其差别。“正如研究团队所说,还需要更严格的、大样本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来鉴定其临床疗效。”

事实上,任何一个新药或一个新的治疗方法需要有严谨、规范的认证过程,想要拿到临床上去推广,必须达到III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才行,40例的临床研究仅仅是探索研究而已。“其实肝癌治疗在国际上和国内都是有共识和指南的,任何治疗不能超越这个原则。”张晓东如是说。

而且它只对一些特定的癌症有效,不是万能的。部分媒体的报道夸大了它的治疗效果,很不严谨。

链 接

治疗肝癌有哪些利器

“目前肝癌治疗效果最好的还是手术切除,手术切除后患者五年生存率也不错。”但张晓东也表示,并不是每一个肝癌患者的肿瘤,都是适用手术切除。对于不能用手术切除肿瘤的患者,如中晚期的肝癌患者,目前临床上普遍是用TACE治疗。TACE治疗的次数需要根据每一个病人的病情需要确定。

尽管目前临床上TACE能够单独治好肝癌的例子不多,但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或者让有些患者的肿瘤缩小,再考虑手术切除,或是联合消融治疗。张晓东强调,肝癌治疗是多学科问题,需要以外科为主导的多个学科与治疗方法配合,绝不是单一的方法就能轻易治好。即使新的介入治疗手段很有效,也属于姑息性局部治疗方法,而肝癌最难治疗的,还是癌细胞的转移和扩散,这就需要全身整体考虑治疗策略。

既然能治肝癌,那这种方法能不能治胰腺癌?胃癌?肠癌?答案是否定的,目前这项研究只针对肝癌,其他部位的肿瘤并不在研究范围内。而且本身介入栓塞这种治疗方法,也不是适合所有肿瘤的,比如脑部肿瘤,做栓塞就会带来严重的并发症。但如果最终证实这项研究对肝癌确实有效,那么从原理上来说,可能对其他肿瘤有借鉴意义。

调整了酸碱体质就能抗肿瘤吗

针对网传的喝十几块钱的苏打水就能抗治肿瘤的说法,张晓东明确予以否认:“喝苏打水和医疗上的小苏打是两种概念。喝苏打水可以中和胃酸,相当于夏天喝汽水,但对于治疗肿瘤,没有任何意义。”

刻意说碱性环境有利于控制肿瘤生长,甚至把食物划分为酸性或碱性,都是极不科学的。

张晓东认为,喝苏打水防癌,目前没有任何理论和实验依据。“人体内环境pH值正常范围在7.35—7.45之间,通过一般的饮食很难改变身体的酸碱环境。”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苏打水并非人人皆宜。胃酸分泌少者,喝苏打水会加重胃酸缺乏;高血压人群过多饮用,会导致人体钠的摄入量增加,这与治疗高血压的措施相悖;健康人同样不宜长期大量喝,否则容易引起饮食中的钠含量超标。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