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同学,留校当“青椒”真的想好了么?

2016/10/04 来源:文汇教育/马臻
分享: 
导读
时下,有不少社会大众认为大学教师很轻松,不用坐班,还有寒假、暑假。也有很多青年学子对“进高校”趋之若鹜,一个大学教职甚至有上百人申请。
前不久,43岁的教授茆长暄上了新闻。这位在2010年被上海财经大学引进的青年教授被校方告知,在“常任轨”教授6年聘用期满后,不再续约。据悉,该校从2004年来共引进了200多名“常任轨”教师,至今合同到期的71人中,只有19人被授予常任教职,其余的均已离职。

这说明财大“真管真严,敢管敢严,长管长严”,却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如今高校青椒的生存窘境。

时下,有不少社会大众认为大学教师很轻松,不用坐班,还有寒假、暑假。也有很多青年学子对“进高校”趋之若鹜,一个大学教职甚至有上百人申请。

但其实,大学“青椒”(青年教师)承担着很大的责任和压力。以上这则新闻,仅反映了“冰山一角”。有青椒不禁感慨:生活不只是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压力。

进校后科研启动慢

有媒体报道了复旦大学38岁的特聘教授张远波,强调他科研成功的背后,是他所在的物理学系给年轻人的“容错空间”-——-张远波“花了三四年的时间组建实验室、培养学生。也无需考虑论文或者是任何其他功利的目标。”但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恰恰反映了青椒科研起步慢的现实。

有人说,像张远波那样的“大教授”都花了三四年,更不用说普通青椒了。

复旦大学38岁的特聘教授张远波

那么,为什么大学青椒科研启动慢呢?

首先,做科研需要有物理空间,但很多新人刚进校时,实验室都还没有落实,只能“蜗居”在别人的办公室。

例如一位青椒入职前,系里说好给他“两间房”,但报到的当天,他发现两间房间里坐着别的老师和学生。这样的情况毫不鲜见。其原因,在于近年来不断有新教师进来,但院系的用房面积往往没有同步增加。

其次,做科研需要经费,但普通青椒获得的启动经费往往不宽裕,而且是分批调拨的,这显然不利于及时购买或者搭建实验装置。

再次,普通青椒入职后大多不能马上拥有研究生导师资格,等到被批准成为研究生导师,也一年甚至几年过去了。院系不断有引进人才进来,但研究生的名额没能及时增加,因此出现了导师多、学生少的情况。即便“谢天谢地”招到个把研究生,也会遇到学生科研基础不扎实、缺乏科研激情等问题。

以上三方面,再加上需要熟悉环境和办事流程,导致了新进校教师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进入科研正轨。

独立工作后做科研、发文章难

虽然学术评价不能“唯论文是从”,但论文在目前仍然是学术界的“硬通货”,也是证明研究者“的确做了”“取得了进展”的直接证据。以上提到的张远波,入职三四年后才开始发表“复旦制造”的论文。据我观察,这样的情况在大学里相当普遍。

为什么新进校教师做科研、发文章难?

首先,科研启动慢必然会导致发文章慢。有一位青椒坦言:“我进校后,搭建装置就花了两年多时间,怎么能指望我‘立竿见影’地出文章?”

其次,以前读博士、做博士后时,有一些科研的点子是导师提出的,并且论文有导师的把关和“加持”,更容易发表;而独立工作后,往往做新的课题,也没有导师可以依赖,需要靠自己。

谈到发文章难,一位青椒补充道:“你要是只是投国内学报,那文章很快就能出来,但要是想在国外刊物发表一个‘大家伙’,就需要反复验证、穷尽各种实验可能了。”

这其实点出了发“小文章”和发“大文章”的矛盾。

发表一些“短平快”的“小文章”,能给自己“充饥”,但院系领导显然不满足于“小弄弄”。毕竟,现在重点大学更强调“标志性成果”。而试图“几年磨一剑”,要是几年后什么也没发出来,又怎么向用人单位交待?

做科研、发文章难,还在于青年教师并非专职博士后,而是要在教学方面投入大量的精力。要同时把科研和教学做好,非常困难。有一位青椒刚上一门课时,整天忙着备课和上课,“那一个学期,科研进展几乎为零”。

“如果你那个学期还有科研进展,这说明你课没上好。”一位老教师说。

工作几年后晋升职称难

有相当多的大学青椒以讲师、副教授身份进校,将来会面临晋升职称。高级职称不但和工资级别挂钩,更是学术水平的外在表征,也是申请项目、获取学术头衔的重要保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青椒进校后必然会经历一个“沉默期”,即花了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搭建装置、训练学生,暂时看不到科研产出(论文)。这时候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早几年进校的同事们度过了“沉默期”,正带领着学生源源不断地出文章。

等过了几年自己也出了文章,就会发现评职称并不容易。

国内高校评职称就像“计划经济”那样,由人事处把名额“分配”给院系。有的重点大学,每年内部晋升教授的名额不能保证每个系都能分到。此为其一。

其二,评职称不一定取决于你有多强,而是取决于院系分到几个名额、你的竞争对手有多强。有时候即便你很强,但遇上名额少、竞争对手多且强的情况,也会铩羽而归。更何况,还存在着“论资排辈”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因素。

最近几年,国内一些高校还推出一种称为“六年非升即走”或者“常任轨”的制度。这种制度在促使青椒尽早步入正轨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因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在六年内能出很多成果并顺利留下来。

如何在和谐和效率之间找到平衡点,这是个问题。

家庭和事业发展的矛盾普遍存在

做科研的人都明白,做科研并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如果别的研究者在“动”,而你“不动”,那就落后了。并且,要想获得更多的科研资助,就必须“出东西”,因此晚上和周末常常需要加班。

但这样必然在家庭和事业的矛盾上“加了一把盐”——晚上和周末你到底是陪家人,还是去学校加班?往往,青椒在忙着家庭事情时,对自己的工作进展会有一种焦虑,又会有一种被现实掣肘的无力感,特别是想到别的同事正在实验室“浴血奋战”。而如果去学校加班,那么对家人会有一种愧疚感。

有很多青椒家庭,都有亲人在付出甚至牺牲。教师公寓里住了很多帮忙照顾小孩的老人。有些小学生放学后手拉着一根打着十几个结的麻绳,在两三个老大妈的护送下,去她们家里做作业、看电视、吃晚饭,就是因为父母需要加班。

家庭的压力对女性青椒尤为沉重。她们白天在学校忙着工作,晚上回到家围着家务、小孩“就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啊转啊转”,同时还要用微信指导学生实验细节……而这时,“六年非升即走”的时钟正一刻不停地转动。

很多大学都建在城市里。特别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住房压力很大。有很多青椒还住在教师公寓,或者在外面租房子,每个月工资有可观的一部分被用来交房租。而对于那些已经买房的青椒,还贷压力也很大,“每个月几乎是一个人的工资丢进去了”。

面对困境,不忘初心,坚持前进

工作上的压力,再加上家庭和事业发展的矛盾,使得青椒普遍觉得累。特别是在当下方方面面逼着青椒“快快成长”的形势下,青椒就像是正在拼命顶出土壤的幼芽。

时下,国内不少大学正在忙着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学科”,而青椒面临的问题也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不少高校开始“发力”。

有报道指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吸引海归的原因在于三点:纯粹的学术环境、没有记工分似的硬性考核、细心体贴的后勤保障。而我所在的复旦大学,近年来每年都组织新教师入职培训、青年教师教学发展研修、新增研究生导师培训,经常召开青年教师座谈会,推出了“卓学-卓识-卓越”人才培养计划,并显着提高了青年教师的收入。

但有些人对高校能否在短时期内解决青椒的困境持保留态度。他们认为,国内高校近年来发展很快,但一些机制和做法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更加重视拥有“学术金牌”的“高层次人才”,而对普通的青椒支持不够。

其实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社会,各行各业的人都会面临压力和困境。而在大学里,即便是被当成“宝”的“青年千人”,也一样会经历职业技能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也一样面临着“出东西”、竞争学术头衔的压力。因此,青椒有压力是必然的,也是必须面对的。

也有人指出,在整个社会群体中,大学青椒属于“书读得多、有点能力”的那一种。这样的一个青椒群体,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中,不能只是希望机制来顺着自己——在困境中也要有适应环境、适应社会的能力。

我认为,即便面临着在短时期内难以解决的困境,我们青椒也应该“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不忘初心,就是不忘自己做人民教师的初心,不忘自己对这份职业的热爱,不忘自己对科研的激情。而继续前进,就是面对困难,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不要让负面情绪影响了自己的工作。

相信假以时日,情况都会越来越好。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