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Nature:CRISPR专利之争愈演愈烈 或将鱼死网破

2016/09/26 来源:生物通/王英
分享: 
导读
现在,围绕着“谁拥获得革命性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权”的一场战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Church的科学技能是否可以被认为是“普通平凡的”。


Cas9 (red) uses an RNA guide (green) to cut DNA

国际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开创了测定和改变基因组的方法。他也被称为合成生物学的创始人,并可能是世界“已灭绝的猛犸象复活工作”的顶级权威专家。

现在,围绕着“谁拥获得革命性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权”的一场战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Church的科学技能是否可以被认为是“普通平凡的”。在围绕着CRISPR–Cas9基因编辑专利权的战争中,这是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必须考虑的神秘而诡异的问题。但是这场可能拖上几年的诉讼,已经愈演愈烈,从科学细节转向不正当行为的指控。纽约法学院的法学学者Jacob Sherkow说:“似乎有一些指控是针对不好行为和不诚信行为。这是攻击性的。”

在欧洲,CRISPR专利申请人也在等待一些关键的裁决,一些裁决预计在九月年底公布,可能决定他们的命运。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种敌意是不足为奇的。加州大学Hastings法学院的法律学者Robin Feldman表示:“当有面临很多钱的巨大诱惑时,人们会去争夺它。在一场关于‘王者的关键’的战斗中,一切都是重要的。”

所有目光都盯在奖项上

在自然界中,细菌和古细菌利用CRISPR–Cas9来抵御病毒。但在2012年,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分子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和瑞典默奥(Umeå)大学微生物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带领的研究小组报道称,他们重组了CRISPR–Cas9,在他们选择的位点切割DNA。然后,在2013年初,几个研究团队——包括麻省理工-哈佛大学Broad研究所合成生物学家张锋带领的研究小组报道称,CRISPR–Cas9也在活的真核细胞(包括人类细胞)中起作用。

由于它的易用性和通用性, CRISPR–Cas9已经被世界各地的实验室用来改写基因组和重塑细胞。其在医学、农业和研究领域的潜在应用是无穷无尽的。根据瑞士洛桑附近的咨询机构IPStudies介绍,全球有超过860项CRISPR专利。平均每天新增加一项专利。

大部分的焦点集中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Broad研究院的研究团队,他们的“基础”专利涵盖了广泛的CRISPR–Cas9应用。虽然伯克利团队首先申请了专利,但是Broad研究所选择了加快审查过程,使其专利授权更早。伯克利团队随后要求USPTO宣布“专利干扰”,发起一个复杂的过程,来确定谁是第一个发明者。

自1月以来,双方已将专利申请文件提交USPTO专利法官。Broad研究所断言,伯克利团队最初的专利申请文件,描述了在原核生物(如细菌)中使用CRISPR-Cas9,但并没有在真核生物(如小鼠和人类细胞)中充分描述这个程序。这个区别很重要:CRISPR最有利可图的应用很可能是医学,并且,一些生物科技公司已经从伯克利团队或者Broad研究所获得了专利的授权。

伯克利团队认为,CRISPR–Cas9在真核细胞中的应用是显而易见的,是“普通人就会的技能”,如相关专业的博士后,就可以获得这一飞跃。伯克利团队指出,有几个团队迅速成功地将CRISPR应用到人类细胞——Doudna、张锋、Church和首尔基础科学研究所基因组工程师Jin Soo Kim分别带领的团队。Broad研究所反驳说,这些科学家都是在他们领域的佼佼者,很难被认为是“普通人”。

高风险行业

令人惊讶的指控已经与科学争论交织在一起。伯克利团队提交了张锋实验室一名访问研究所Shuailiang Lin的一封电子邮件,他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在张锋的实验室访问。Lin称,张锋实验室是从Doudna和Charpentier的论文获得了灵感,而不是独立地制定了这个系统。Broad研究所反驳说,Lin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要向Doudna寻求工作。相关阅读:张锋学生爆料其不应获得CRISPR专利。

伯克利团队要求传唤Lin(他一直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但USPTO法官在9月14日拒绝了这一请求。在9月下旬,Broad研究所会给出一个更完整的回应。

与此同时,Broad研究所请求USPTO法官忽略伯克利团队两名证人的证词。收集他们口供的法律公司此前曾为Broad研究所工作,因此可能对Broad研究所争论的机密信息知情。USPTO的法官不同意。他们在8月24日写道:“Broad研究所的要求实际上属于非法调查。”

Sherkow说,一个最具攻击性的和危险的举动是,伯克利分校决定传唤Church。伯克利团队提交了Church祝贺Doudna和Charpentier 2012年论文的电子邮件,从而认为它启发了他团队在真核细胞中尝试CRISPR系统。但是Church——花了数年时间才将一个不同的基因编辑系统从细菌转向人类细胞,他在八月份告诉Nature,这种转变是“根本不明显的”。

USPTO在9月14日拒绝这一传讯。Church说,他没有和伯克利团队的律师谈过,但对法官的裁决感到惊讶。他说:“我认为我的观察结果将被认为是非常相关的。”

墨尔本Watermark的专利律师Mark Summerfield说,总的来说,这两个学术机构之间的敌意是不同寻常的。最初,Summerfield支持双方像学术界通常做的那样来解决问题。但后来他看到了拥有专利许可权的公司名单,并为许多法律法案买单。他说:“在这背后不是学术机构,而是商业利益。那时,我意识到,他们并不打算达成协议。他们要战斗到底,直到最后痛苦的结束。”

推荐原文:

Titanic clash over CRISPR patents turns ugly.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