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全球聚焦大脑研究

2016/09/23 来源:科学网/冯维维
分享: 
导读
在大脑研究方面,这一次的聚会史无前例。神经学家9月19日在纽约会聚,旨在达成一项了解人脑工作机制以及当其发生问题时如何修复的全球性任务。


寻找共同的研究焦点。 图片来源:Hayden Bird/Getty

在大脑研究方面,这一次的聚会史无前例。神经学家9月19日在纽约会聚,旨在达成一项了解人脑工作机制以及当其发生问题时如何修复的全球性任务。

“协调全球闹计划”会议的崇高目标是联合全世界的力量,像天文学、物理学以及遗传学领域的国际合作那样来研究大脑。

“神经科学的时代正在到来,现在它已经为大科学做好了准备。”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Rafael Yuste说,他和洛克菲克大学的Cori Bargmann一起组织了当天的会议。“这是与研究领域的所有同行首次聚集在同一个大厅里。”Yuste说。

那些受邀的人士包括来自慈善界、私人企业以及国家大脑研究项目的代表。他们希望发起的“全球脑计划”将决定优先开展哪些项目和目标,以及他们应该如何得到资助。

“我们希望了解全球所有活跃的和计划实施的大脑项目都有哪些。”Bargmann说,“我们希望这些项目的负责人能够会面,如此一来对于未来的合作就做有了人际联系。”她说。Yuste希望,此次会议能够成立一个由所有主要参与团队的代表组成的常务委员会。

近年来,全世界范围内已经设立了很多长期的大型大脑研究项目,其中包括美国60亿美元的脑计划和欧洲10亿美元的人脑工程。其他地区也在进入这一领域,其中中国和日本均在今年年初启动了大量脑计划,通过研究猴子了解人脑。“中国是尚未出牌的一个主要参与者。”Yuste说。

调节这些项目的优先之处和所用方法可能存在挑战。若干西方国家激烈反对用灵长类动物开展研究,现在这些国家的神经学家不得不使用果蝇、线虫、小鼠和鱼替代研究。而中国和日本则更加聚焦灵长类动物研究。

中国项目的首要目标是发现人脑认知的基础,其次的目标是了解新的医学疗法以及在计算学领域带来的益处。相反,美国脑计划则聚焦提供更好的资源以及实验工具,而不是规定研究优先之处。

无论其差异是什么,凝聚在一起的使命感都非常强,加州索尔科生物研究所的Terry Sejnowski说,他是当天会议闭幕的主持人。“我们需要将全世界最优秀、最智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汇集在一起,携手开展协调国际大脑计划。”他说。

(冯维维编译自《新科学家》)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