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最新 | 邵逸夫医院医生发现三类抗击寨卡病毒的药物

2016/09/10 来源:宁波网
分享: 
导读
邵逸夫医院医生徐妙与其他研究者合作,在6000多种备选药物里找到了三类抗击寨卡病毒的有效药物。


9月2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收到一条来自美国的喜讯,该院派遣到美国国立转化医学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dvancing Translational Sciences,NCATS)学习的重症医学科医生徐妙,8月29日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美国权威杂志《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上发表了主题为“寨卡病毒的有效治疗药物”的研究论著。

由于没有针对寨卡病毒的疫苗,也没有相应的治疗药物,过去一段时间里,寨卡病毒疫情在全球蔓延。近日,新加坡、马来西亚确诊病例越来越多,更是引起人们关注,医学界对寨卡病毒的防控和治疗也面临更大的挑战。

目前,科学家们正紧锣密鼓地研究寨卡疫苗、开发新药,以应对日益严峻的寨卡疫情。然而,徐妙与美国研究人员另辟蹊径,在6000多种已知的药物中找到三类有效药物。

因此,该论著一经发表,便引起轰动。当天,《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以及欧美多家主流媒体,纷纷对此进行专题报道。

回忆研究的过程,仍在美国做研究的徐妙说,经历了诸多难题和挑战。今年3月,徐妙所在的美国国立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合作,决定共同研究治疗寨卡病毒感染的药物。

作为这项研究最重要的承担者,徐妙的生活从此被实验所占据,夜以继日成为常态,几乎没有过休息日。徐妙告诉记者,因为这项研究使用的是活寨卡病毒,具有一定危险性,所以实验室对可做这项研究的人员做出了限定。于是,徐妙在实验室里,独自完成了对6000多种备选药物的筛选,再和合作单位协作,进一步确认药物的疗效及可能的作用机制。

作为一名中国的临床医生,徐妙参与过抗击非典病毒、禽流感病毒,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这为她承担这项研究奠定了基础。“怎么用活体病毒做研究,如何做好自我防护,怎样保证实验室及其他人员的安全,我和伙伴们做了非常全面的准备工作。”徐妙说。

历时3个多月,徐妙和其他研究者合作,终于在6000多种备选药物里找到了三类有效药物:Emricasan可以有效保护脑神经细胞免受寨卡病毒的损伤,Niclosamide和CDK抑制剂可以有效抑制病毒的复制,而且相互间有协同抗病毒作用。同时,它们对非洲型、亚洲型和波多黎各型的寨卡病毒均有效。


8月29日,徐妙和美国研究者的成果“抗寨卡病毒感染及治疗其引起的神经细胞坏死的小分子药物的研究”,以论著的形式在权威杂志《自然医学》发表。值得赞叹的是,研究者不仅找到了治疗寨卡病毒的有效药物,而且将所有的药物筛选结果存入一个开放型的PubChem资料库,与全世界的科研人员共享,为寨卡病毒研究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这次研究主要是老药发现新用途。”徐妙介绍,这篇文章是一个新开端,这些药物还要经过动物和临床试验后,才可能最终用于寨卡病毒治疗,所以他们还在继续努力。徐妙也乐观地表示,其中Niclosamide是一种抗虫药,已经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在动物试验时呈现无毒性,因此有可能最先被用于寨卡病毒的临床治疗。

“邵逸夫医院一直重视与国外顶尖医疗和研究机构的合作交流,坚持请进来、走出去的开放式人才培养与学术交流模式。”蔡秀军认为,这次徐妙的科研成果在国际上绽放异彩,是医院坚持中青年医生必须临床水平和科研能力全面发展的结果。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