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Nature:50年,2000篇论文!这个癌细胞系一直被错用

2016/09/02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生物医学科学家们经常被督促检查以确保所使用的细胞不被污染或贴错标签,然而,细胞系混乱还是会发生。研究人员发现如今用于脑瘤研究的细胞系——U87与最初的U87不相匹配,科学界50年来一直将其他细胞系当做U87使用。


8月31日,研究人员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揭示,被广泛应用于脑瘤研究的一个细胞系与50年前的原始细胞系不相匹配,事实上,没有人能肯定目前使用的细胞系的真正起源,该事件也于第一时间被Nature网站详细报道。

U87——肿瘤细胞系的错误身份

有问题的细胞系名为U87,于1966年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建立,当时科研人员利用的组织材料来自一名44岁胶质母细胞瘤女性患者。此后,U87便被广泛应用于脑癌的研究中,据统计,与U87相关的研究论文目前以达2000多篇。

然而,科学界对U87的“宠爱”引起了瑞典乌普萨拉肿瘤学家Bengt Westermark的困惑,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使用这种无聊的细胞,与其他细胞相比,U87增长得要慢很多。”作为20世纪70年代的研究生,Westermark研究了八个不同的脑肿瘤细胞系。

之后,Westermark在美国模式培养物保藏所(ATCC)得到了U87。ATCC是全球最大的生物材料保藏库。通过观察细胞生长特性,他发现U87与其在研究生院里使用的细胞系明显不同,于是他决定做一个正式的比较。

幸运的是,乌普萨拉大学仍然保留着U87的原始肿瘤样本,这使得Westermark团队可以验证U87的身份。研究人员通过使用DNA-指纹技术,发现来自ATCC的U87与50年前在乌普萨拉创建的任何细胞系都不匹配。

来源仍未知

根据ATCC的首席科学官和技术总监 Mindy Goldsborough,ATCC于1982年从纽约Sloan-Kettering癌症纪念中心获得了U87细胞系,而Sloan-Kettering癌症纪念中心在1973年获得了该细胞系。U87在抵达ATCC时还携带着Y染色体,然而U87最初来自一名女性组织,这表明,U87的混乱可能发生在Sloan-Kettering癌症纪念中心或其中的某个人手中。

目前ATCC计划更新U87的详细背景资料,将其组织来源更改为男性,但U87细胞系的起源仍是个迷。

Westermark团队获得的基因表达谱表明ATCC细胞系可能来自脑肿瘤组织。Westermark说,“基因表达谱带来了坏消息,但也带来了好消息。不幸的是,U87不是最初的U87,不过幸运的是它仍然来自胶质母细胞瘤组织。这意味着U87仍然反应脑肿瘤的生物学,无需被抛弃。”

然而,许多癌症研究人员认为是时候超越U87和其他“经典”细胞系了,不管它们从哪里来,从历史角度来看,培养条件会导致细胞逐渐改变其生物学特性。如今,Westermark和其他研究人员也称赞新的细胞系,因为这些细胞系在特定的培养条件下繁衍,保证了遗传和表观遗传的稳定性。

纽约威尔康奈尔脑肿瘤中心的神经肿瘤学家Howard Fine说,“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历史上所用的人类疾病模型是如此的糟糕,所以,任何时候任何人谴责U87细胞系,我都很高兴。”

研究者被要求自查

如今,许多团队都在试图解决细胞系身份错误带来的问题,以提高研究结果的可重复性。今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开始要求资助申请者描述如何鉴定所使用的细胞系。近期,Nature等杂志也开始要求作者根据数据库来检查研究的细胞,该数据库包含了475个已知混淆的细胞系。

美国国家综合医学科学研究所Jon Lorsch主任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警示,做研究时要质疑自己的假设,尽可能多的做对照,以保证所得的确实是自己想要的。”

人们很少对细胞株的材料源进行验证,科罗拉多大学遗传学家Christopher Korch说,“本文只是冰山的一角。”

参考材料:

Venerable brain-cancer cell line faces identity crisis

Origin of the U87MG glioma cell line: Good news and bad new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