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关注!《MIT科技评论》爆Broad研究所申请CRISPR专利涉嫌误导专利局

2016/08/19 来源:奇点网
分享: 
导读
随便一个白痴就可以将加州大学科学家在2012年的不成熟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转化成强大的革命性工具吗?不可能,只有诺贝尔奖级的科学家才能(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从试管里转化成可以在人体内精确完成基因编辑的技术。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原标题“重磅:《MIT科技评论》爆博德研究所申请CRISPR专利涉嫌误导专利局”。

「随便一个白痴就可以将加州大学科学家在2012年的不成熟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转化成强大的革命性工具吗?不可能,只有诺贝尔奖级的科学家才能(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从试管里转化成可以在人体内精确完成基因编辑的技术。」博德研究所的张锋在最新的一份CRISPR专利大战的文件里略显夸张地说。

基于张锋利用CRISPR编辑小鼠和人类的基因的研究,CRISPR关键技术专利授予了博德研究所和哈佛大学。然而,加利福尼亚大学却对张锋拥有CRISPR技术的专利权表示质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生物化学家Jennifer Doudna和她的合作者在2012年发表了一篇开创性的论文,文中描述了利用CRISPR编辑试管中的DNA。本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博德提交了一份几百页言辞激烈的文件中,加利福尼亚大学引用了一位想要在Doudna实验室工作、张峰实验室前成员的一封邮件。正如本周三MIT科技评论首次报道中说的那样,研究生 Shuailiang Lin在2015年2月给Doudna发了一封邮件:他说自己是张锋实验室2011年期间唯一一名负责研究CRISPR的成员。当时张锋实验室里CRISPR实验并没成功,而且 Shuailiang Lin说他手里有实验室记录以及记录「实验失败过程」的其他文件。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律师引用了Shuailiang Lin在邮件说的话:「只有在2012年张锋和实验室里其他人看到了Doudna2012年发表的那篇论文后,张锋CRISPR实验才成功了。」

Lin表示,他之所以跟Doudna说这些事情,是因为「我想我可以帮助CRISPR专利干涉过程(I think I may help the CRISPR patent interference process)」,之前加州大学声称该校的科学家才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真正发明人,博德研究所的不是。

博德研究所本周三立即对Lin的邮件做了回应,这个学生「是通过清华和北大的一个联合项目在博德研究所待了一段时间」,在2011年10月到2012年6月在张锋实验室做CRISPR项目,他的签证是2015年3月1日到期。

博德研究所申明,无论林说了什么,没有「证据支持他们」。去年,张锋和Le Cong告诉STAT他们在2011年就开始开始尝试使用CRISPR-Cas9编辑基因组,然而Lin在邮件中说,他是张锋实验室唯一研究CRISPR-Cas9的人,张锋的描述与Lin在邮件中描述的不相符。2012年春,张锋说,他们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数据,但是还不够好。

「我不想递交只是因为这些结果已经被发表了,」他告诉STAT,然后解释说,他想等到他们"能弄出一篇与其他研究显著不同的论文,而不是仅仅成为第一。

当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在1月份宣布,它将重启将CRISPR-Cas9关键专利授予博德研究所的决定(专业说法,「宣告干扰程序」),许多法律专家预计这个事件将会搞清楚谁才是CRISPR-Cas9的发现和发明者。其实,纽约法学院知识产权专家Jacob Sherkow说,它将开启一些更基本的东西:Doudna和张锋在CRISPR上的发明到底是不是一样的。

简单的说,加州大学的Doudna开始的一项专利主要用于简单的生物体DNA编辑。博德研究所申请的是在真核细胞中的基因编辑,如小鼠和人等动物的细胞。

加州大学在本周的法律文件认为,将Doudna的发现转化为在真核细胞生物体内使用的一种技术是「显而易见的」。Doudna的发现为世人所知后不久,「博德研究所只是众多快速证实该技术的团队之一,使用常规技术,可以轻而易举地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

加州大学认为,重要的是,「该领域技术平平」的科学家也在高级细胞中复制了Doudna研究。张锋和其他科学家在将CRISPR-Cas9用于真核细胞时,「没有使用任何不寻常的技术和试剂,仅仅是采用了CRISPR-Cas9的常规方法,得到了预期的结果而已。」

「他们说,将Doudna的研究报告交给任何一个生物学家,他们都可以在真核细胞中做出来,」Sherkow说,「博德研究所说,不,这需要一个很大的认知和技术飞跃。这就像,我已经给你了西方煎蛋食谱;要按照它做出蛋奶酥,你得有一个多么优秀的厨师?」在加州大学看来,这是连服务员都可以做的事情,因此,任何关于真核细胞的专利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在博德研究所看来,只有张锋这样的超级巨星能做出来,因此基于张锋的工作,博德和哈佛应该获得专利。

从试管到人体究竟有多难,专利局法官很难去判断。Sherkow说,「我认为,这个官司比我想象的更难判决。」

《MIT科技评论》公布的Shuailiang Lin写给Jennifer Doudna的邮件(3):

 

参考资料:

【1】https://www.statnews.com/2016/08/17/crispr-patent-battle/

【2】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02195/in-crispr-fight-co-inventor-says-broad-institute-misled-patent-office/

【3】https://s3.amazonaws.com/files.technologyreview.com/p/pub/docs/CRISPR-email.pdf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