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脂肪干细胞救了这名肺癌患者-观察-生物探索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全球首例!脂肪干细胞救了这名肺癌患者

2016/07/20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詹妮. 里奥格兰特(Jeneen Leogrande)曾遭遇肺癌术后渗漏并发症折磨长达3年之久。在几乎崩溃绝望之际,她利用偶然的一次机会,勇敢尝试使用干细胞疗法来修补术后瘘管,最终成功“死里逃生”。这是干细胞修补肺癌术后瘘管的全球首个成功案例,振奋人心。


经Mayo Clinic治疗后,詹妮(左)恢复了健康

詹妮. 里奥格兰特(Jeneen Leogrande)曾遭遇肺癌术后渗漏并发症折磨长达3年之久。在几乎崩溃绝望之际,她利用偶然的一次机会,勇敢尝试使用干细胞疗法来修补术后瘘管,最终成功“死里逃生”。这是干细胞修补肺癌术后瘘管的全球首个成功案例,振奋人心。

2011年平安夜,詹妮正处于肺癌全切术后恢复期,却开始出现术后渗出并发症。该并发症并非出乎意料,因为她之前接受过右肺全切术,并清扫了部分胸壁组织和2根肋骨,创伤范围较大,最终导致了原右肺残端支气管胸膜瘘。大量脓液经瘘管渗出到胸腔,引发严重的感染和发热。由于瘘管导致漏气,呼吸气体无法进入肺循环,也无法经过声带,詹妮曾一度出现呼吸困难、发声困难、血氧含量降低、嗜睡等症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之后长达3年的时间里,詹妮犹如进入了一场噩梦。就是因为身上的这个直径为“橡皮擦”大小的瘘管,她从佛罗里达州转展到明尼苏达州,由多个医生为她先后实施了约30多次徒劳无益的手术修补术。医生甚至在她右侧胸部实施了造孔术,开凿了垒球大小的洞口,用以引流脓液,还做了腹部带蒂皮瓣修复瘘管,均以失败告终。医生也曾经告诉她治疗无望,建议她准备召集家人做临终前的最后告别。

然而,就在她几乎崩溃的时候,迎来了转机,这一转折过程曲折动人。

2012年秋天,她的丈夫弗兰克(Frank)在一本Mayo Clinic官方杂志上偶然发现,Mayo诊所的医疗专家Timothy Nelson博士正在研究干细胞疗法治疗各种疾病,他立即向Mayo诊所的这位专家求助。

2013年1月份,正准备赴约前3天,詹妮突发胸部手术切口弥漫性感染,病情急转直下,发生了脓毒性休克,不得不爽约。她立即住院接受一系列的常规紧急救治后仍未获得痊愈,此时她的身心也已受到极大的折磨,几近崩溃,于是她向丈夫表示要出院放弃治疗。此时,她丈夫再次向Nelson博士求助,得到的回应是Nelson博士对詹妮的病情已无能为力,建议她们转向求助于Mayo诊所另一位胸外科专家Wigle博士。Wigle博士正在准备论文,积极呼吁美国FDA豁免干细胞疗法“特许使用治疗”管制。詹妮夫妇也积极响应,通过朋友、家属和政府官员联名向FDA和Mayo请求接受干细胞疗法,最后终于得到应允。


Mayo诊所从患者腹部脂肪组织提取干细胞的装置

2014年的感恩节前一天,Wigle博士从詹妮腹壁吸取了13滴脂肪组织,经离心分离得到具有多种细胞分化潜能的间质干细胞(MSC),进行细胞培养增殖。Wigle博士领导的研究团队获取到约2500万个间质干细胞铺散在一个朔料筛网上,将干细胞筛网放入生物反应器培养4天后,将筛网适当修剪,经过长达12小时的移植手术后,成功封闭了詹妮的瘘管,最终获得痊愈。


詹妮腹部脂肪组织提取的干细胞在特制的筛网上增殖

“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干细胞疗法修复瘘管的具体机制,” Wigle博士说,“詹妮是世界首个成功案例,虽然让我们看到了干细胞疗法可成功修复支气管胸膜瘘的一丝希望,但不清楚是否纯属偶然的幸运,还是真的值得推广。” Wigle博士正在设计一个计划纳入12名患者的临床试验,以验证詹妮的成功能否推广至其他患者。我们衷心祝愿Wigle博士能够取得成功,造福更多患者。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