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人福药业等58家医药企业被卷入发改委官员受贿旧案

2016/07/04 来源:《中国经营报》
分享: 
导读
近日,药价“判”官郭剑英受贿一事引起业内强烈反响。据悉,2014年9月,国家发改委价格司郭剑英被检方带走调查,2016年5月被起诉。该案件细节显示,郭剑英以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身份,在医药价格领域涉腐,通过多种方式干预药价并为企业“帮忙”。


近日,药价“判”官郭剑英受贿一事引起业内强烈反响。

据悉,2014年9月,国家发改委价格司郭剑英被检方带走调查,2016年5月被起诉。该案件细节显示,郭剑英以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身份,在医药价格领域涉腐,通过多种方式干预药价并为企业“帮忙”。

据记者获内部消息称,主要基于药品定价权,郭剑英自2001年至2013年间先后80多次收受贿赂1064万元,涉及58家医药企业,包括云南白药、千金药业、正大青春宝、五粮液集团宜宾制药厂、贵州信邦、宜昌人福药业和双鹤药业等,金额从每次两万元到50万元不等。

公开资料显示,郭剑英自1999起从事国家医药价格相关工作,2012年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政策法规处长及价格司副巡视员,负责并主管医药价格政策的研究、建议和决策长达十余年。此次收受贿赂并给与“帮忙”,涉及单独定价、专利定价、不纳入国家定价范畴、减少降价幅度、上调价格、认定优质优价药品和不执行差别定价等多种方式。同时,也全面曝光了关于药品定价的隐藏秘密。

这一非正常药价变化路径的揭示,坐实了过往公众对药价虚高背后的贪腐猜测,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公众寻得了缘由。但不可否认,导致药价虚高的真正原因仍然是亟待改革的医药失衡现状和背后的陈旧体系。

多家药企被波及

郭剑英,男,曾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副巡视员等职务。2014年9月,被检方带走调查。《财经网》刊文称,郭剑英此前曾为曹长庆下属,而曹长庆落马则是由国家能源局腐败案牵出。

价格司是发改委的重要职能部门,主要职责包括监测、预测居民消费价格,分析价格形势,组织对重要商品、服务价格项目的成本调查和监审,发布价格信息,引导经营者价格行为,拟订重要商品价格、服务价格和收费政策并组织实施等。价格司设有专门的医药价格处。

郭剑英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长期担任医药价格部门负责人,《中国经营报》报道称,相关人士透露,根据检察院指控,出生于1964年的郭剑英,自2001年至2013年,先后80多次收受58家药企共计1064万元贿赂。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内部资料显示,郭剑英涉嫌因受贿罪于2014年9月22日被监视居住,9月27日被西城区检察院在家中带走,2015年2月9日被逮捕。经过补充侦查一次、两次延期后,检察机关于2016年2月底向郭剑英送达了起诉状。

郭剑英涉嫌收受贿赂主要基于药品定价权。根据相关企业供述,郭剑英曾承诺对药品定价给予帮助,或者表示可能提供帮助。而这种帮助,则涉及单独定价、专利定价、不纳入国家定价范畴、减少降价幅度、上调价格、认定优质优价药品、不执行差别定价等多种方式。

郭剑英曾经屡次对药价高做出回应

作为十多年主管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部门负责人,郭剑英曾经屡次对药价高做出回应:

2007年,中国药价整体不高

2007年,郭剑英就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的身份出席由中国药学会医药学专业委员会主办的药品质量和价格政策论坛。

郭剑英当时明确表示,我国部分药品价格尽管存在虚高的问题,但总体水平并不高。中国药品价格水平不到发达国家的50%,相当于发展中国家的80%左右。

2010年:“看病难、看病贵主要不是药价高”

天价芦笋片曝光后,当时讨论最为引起最多讨论的是,自2000年前后以来,国家发改委已经进行了近30轮的药品价格调整,但药价虚高的问题依然存在。

郭剑英认为,药价虚高的根源在于医药卫生体制并未理顺,我国诊疗费用过低,医院要通过卖药获得收入维持运行,医生要通过卖药维持体面的生活,所以单单改革药价体系,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2013年:“医药体制最大的问题是政府监管者管得太多”

2013年10月,郭剑英在参加中药战略大品种培育与研究学术研讨会时就明确表示,“现在医药体制最大的问题是政府监管者管得太多。”

郭剑英表示,药品价格管理中,关键是药品交易价格应由市场形成,价格是基于市场竞争形成的,与医保支付价格密切相关。他当时就谈到了药品价格改革的思路,包括取消对相关品种的具体最高定价限制;药品零售售价上,取消最高价限定,目的是鼓励低价药品生产等。

2014年:放开低价药等价格管控

2014年4月份,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了《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

2014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现行政府指导价范围内日均费用较低的药品(低价药品),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在日均费用标准内,由生产经营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及竞争状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