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FDA将加快“同情用药”申请流程,药企同情心泛滥好么?

2016/05/25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禾木
分享: 
导读
FDA在2009年出台的同情用药(又叫扩展性用药)机制是指临床医生可以向FDA提出申请,允许临床研究之外的身患绝症或无药可救的某一患者使用在研药物。同情用药申请程序的启动需要满足一个先决条件——负责治疗这位患者的临床医生和制药企业愿意为了救治这名患者而向FDA提出申请。


FDA在2009年出台的同情用药(又叫扩展性用药)机制是指临床医生可以向FDA提出申请,允许临床研究之外的身患绝症或无药可救的某一患者使用在研药物。

同情用药申请程序的启动需要满足一个先决条件——负责治疗这位患者的临床医生和制药企业愿意为了救治这名患者而向FDA提出申请。换句话说,患者及家属首先要说服医生花费100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填写同情用药申请表(Form FDA 1571),其次要说服药企将这名患者纳入临床研究。

扩展性用药(同情用药)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制药公司为这个患者单独向FDA提交一份IND,启动一项新的临床研究;一种是制药公司修改现行的临床研究方案以增加新的受试者。制药公司在确定采用哪种方式后,接下来就需要确定新增多少患者。FDA针对每种方式都限定了4种类型的扩展性用药:

1、单个患者(紧急通道):适用于剩余存活时间不长,没有充足时间获得FDA书面批准的单个患者。

2、单个患者(常规通道):适用于将单例患者纳入临床研究

3、中等规模(Intermediate Size):适用于将中等群体的患者纳入临床研究。

4、治疗:适用于大型群体的患者。

FDA药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DER)科学运营中心副主任Richard Moscicki博士5月16日表示,FDA会尽快落实去年2月对同情用药申请流程的修改,极大缩短医生填写相关申请表格文件的时间。医生填写新版同情用药申请表(Form FDA 3926 )最多只需要45分钟。

但是正如上面提到的,同情用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有一个大障碍是说服生物制药公司向原本在计划之外的患者提供药物,但绝大多数制药公司宁愿扛着遭受漫天批评的压力也不愿意这么做,你如果不理解制药公司的“痛”,可以看看下面这个小型生物制药公司因为“同情用药”而被搞得半死的案例:

CytRx是位于加利福尼亚的一家小型制药公司,核心在研产品aldoxorubicin是多柔比星的一种改良制剂。CytRx利用一种连接器将多柔比星与循环蛋白-白蛋白连接在一起,到达体内后会被饥饿的肿瘤吞咽,达到在肿瘤内释放药物的目的,但对人体健康组织无影响。这种新的方式可以允许更高、更有效的药物剂量来抗击癌症。

2014年11月18日,CytRx宣布FDA已对aldoxorubicin的一项临床研究发出了”部分暂停“的命令,起因是一名因同情用药而被纳入研究的患者发生死亡,这就导致这项临床研究不能再继续入组患者。

Aldoxorubicin可以说是CytRx的全部希望,拟开发的适应症包括软组织肉瘤、恶性胶质瘤、卡波西氏肉瘤及小细胞肺癌等。CytRx表示:”这名死亡患者在入组前就患者有晚期癌症,并不符合公司任何一项临床研究的入组标准。这例患者的死亡也导致CytRx不得不重新修改aldoxorubicin所有的临床方案,包括制定新的入组/排除标准和患者筛查评估程序,给药前进行血清检测等。

好在2个月后的1月19日,FDA 解除了对 Aldoxorubicin 的部分限制。CytRx的股价在1月20日盘前交易也上涨10%。只不过截至目前,CytRx的市值不足3亿美元,身陷不能成功开发肿瘤药的魔咒。

药企的风险

生物制药公司为了让自己研发的新药在美国获准上市,必须首先通过临床试验向FDA证明该药的安全性和疗效。当然,启动临床试验必须要走的一个流程就是向FDA提交新药研究申请(INDs)。

INDs资料中需要包含药物拟开发的适应症、临床试验的设计、入组患者的标准等详细信息。由于制药公司针对某个药品的临床前开发工作通常聚焦于特定疾病和特定类型的患者,因此临床试验在设计时往往也会严格限于这些患者,甚至是亚组患者(比如无其他并发症)。

但是FDA的同情用药机制则是为面临死亡又无药可用的患者提供获得制药公司在研药物的机会,并不特别要求患者的疾病特征。对于某些患者而言,以“同情用药”的方式被纳入临床试验只不过是在寻求最后一线生机。

对于制药公司而言,如果迫于社会压力而提供“同情用药”,它面临的风险可能包括:

1、制药公司在“处理扩展用药流程、监查临床试验进程、确保试验符合各国监管政策”方面都需要大量投入。对于初创或小型制药公司而言,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额外增加的患者会占用它们更多的资金,甚至占用核心临床研究上的人力。

2、如果太多患者通过“扩展用药“进入临床研究,会导致目标患者池更小,而且很多患者会为了逃避安慰剂会选择紧急治疗的方式进入扩展用药,进一步增加临床试验的难度。

3、早期临床试验阶段有限的药品产能意味着可能没有足够多的药品同时满足主要临床研究和同情用药的需求。即便是供应充足,用药量的突然增加也可能会让临床研究中的部分患者面临缺药的风险。

4、如果制药公司向患者象征性地收取一些费用,药品上市后在跟医保付费方谈判时则会陷入不利的境地。

5、最大的风险其实来自监管方。因为寻求同情用药的患者通常病情严重或无药可救,临床前的研究以及早期临床研究数据并不支持某个在研药品在这类患者中的使用。如果患者以扩展用药的途径进入后期临床试验,往往会有较大概率出现安全性和疗效问题。一旦对患者造成了伤害,FDA的审查力度会立刻升级,要么要求临床部分暂停(停止入组患者),要么直接叫停临床试验。这对任何一个制药公司都可能会是灾难性事件。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严重后果包括动摇投资人信心(募资困难),临床研究周期变长(进一步耗尽公司现金流),甚至新药上市失败。

FDA去年发布的加快扩展性用药申请流程的指南似乎只是减轻了医生的负担,并没有排除药企的后顾之忧。FDA 5月16日还表态会出台3份与同情用药相关的新指南文件,具体细节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