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2015年最火的VR:除了逗笑你,还能治愈你

2016/03/26 来源:中国科学报/张晶晶
分享: 
导读
2015年最走红的“明星”之一正是大名鼎鼎的虚拟现实技术(Virtual Reality,简称VR),如果说去年是VR元年,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其技术本身,那么今年最令人期待的就是VR如何真正造福人类生活。


2015年最走红的“明星”之一正是大名鼎鼎的虚拟现实技术(Virtual Reality,简称VR),如果说去年是VR元年,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其技术本身,那么今年最令人期待的就是VR如何真正造福人类生活。

目前人们最熟悉的VR应用领域是游戏和影视。新闻界开始尝试用VR制作新闻,而在房地产界,VR俨然已经代替3D动画成为新宠。

看来看去,VR以上的这些应用看起来都是锦上添花;其真正能雪中送炭的更多应用,让人充满期待。其实除了逗笑你,VR还能治愈你。

抑郁症治疗新工具

英国广播公司2月17日报道,由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联合西班牙研究机构等共同组成的国际研究团队2月15日发布报告说,小规模临床试验显示,利用虚拟现实(VR)技术进行的试验性治疗,有助于缓解抑郁症患者症状。这一效果如能在更大规模试验中得以验证,可望开拓抑郁症治疗新思路。

测试对象是15名年龄在23岁至61岁间的抑郁症患者。根据研究人员在《英国精神病学杂志》发表的报告,VR头盔能将患者“代入”一个虚拟化身,与一个情绪低落的虚拟小孩交流,学会如何向小孩表达同情心。在程序设定下,这个小孩会对患者化身的讲话产生积极反应,逐渐停止哭泣。然后研究人员让患者反过来“代入”到小孩身上,从小孩的视角来观察整个交流过程。

15名患者各自接受3次这样的虚拟现实治疗。结果显示,完成疗程一个月后,有9名患者的症状出现缓解迹象,其中4人的抑郁症严重程度下降十分明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该研究成员、伦敦大学学院教授克里斯·布鲁因表示,当焦虑和抑郁情绪笼罩时,人会倾向于过度自我批判,而他们这一创新试验性疗法的设计宗旨,是教会患者如何对自己更和善、更宽容。他说:“我们观察到很不错的效果,不少患者说这改变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处理事情的态度。原本他们在遭受到挫折时,都会产生过分自责的心理,这也是导致他们焦虑甚至患上抑郁症的原因。我们通过安慰孩子,然后受到同样的安慰,让患者们间接地给自己以同情。这一研究的目的是让患者们对自己多一些同情,少一些自责。”

虽然效果喜人,但该实验也受到了一些质疑,主要原因在于此次试验的规模较小且没有对照组进行对比。研究团队表示,接下来希望会开展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来验证疗效,并进一步完善这种疗法。

心理治疗新利器

北京清显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面向影视和广告客户,专注于提供高质量VR视频技术及内容的公司,其CEO宋一凡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报道来看,于VR技术本身而言,该研究中采用的设备和技术都并非困难。

“应该说有很久的历史了。头盔和游戏、视频的一样,内容上也偏向于传统。和日常技术相似,制作难度对业界来讲不大。”宋一凡表示,要制作这样的VR内容重点在于和心理学知识的结合,需要有相关学科背景。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暖丘心理关怀师包大英在采访中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项研究中使用的方法看起来与传统心理治疗中使用的“空椅对话”非常类似。在传统治疗中,“空椅对话”常常使用两张椅子,要求被治疗者坐在其中的一张,扮演一个角色,然后再换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扮演另外一个角色,让所扮演的两方持续进行对话。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被治疗者的内射外显,帮助当事人全面觉察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情,分析体验自己和他人的情感,进而朝着统整、坦诚以及更富生命力的存在迈进。因其简便易行,经常被使用。

“使用VR,是把这个治疗技术做了更好的呈现。在本质上来说治疗是一样的。”包大英分析说,VR最大的优点是逼真,使用者的视觉、听觉、触觉全部代开,被刺激的时候非常有真实感,十分适合心理治疗,“当所有的感觉通道被打通了之后,很多信息的输入变得容易”。

对于很难敞开心扉的患者来说,VR技术的使用也是一种很好的替代手段。

除了抑郁症之外,VR优秀的情境模拟功能在其他心理治疗领域也可以大放光彩。以焦虑症为例,包大英告诉记者,传统治疗方法在行为训练中需要梯级设定,从焦虑程度为1的物体或者情境开始,逐步推进。“但使用VR就不用费这么多劲儿,可以直接把这个情境呈现给你。”

使用VR技术治疗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一个优点是能节省很多人力物力,“做心理治疗很费时间,借助VR可以节省很多人力成本。但这个优势本身也是它的短板,因为当心理治疗没有人的时候,虚拟现实能不能代替人的问题就呈现出来了。因为虚拟现实它不是人,本质上还是一种技术或者说机器,但它承载了一个人去治愈另外一个人的意愿。”

心理治疗领域正在拥抱新科技,无论是VR还是AI(人工智能),科技进步正在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包大英所在的暖丘也正在开发一款名叫“小丘”的智能对话机器人,但她一再强调自己始终坚持在心理治疗中,人一定大于技术,最最重要的是用情感做工作,而机器或者技术在目前和不太遥远的未来尚无法做到。

在医疗领域大放异彩

除了抑郁症之外,VR也在心理治疗领域进行了别的尝试。英国纽卡斯特大学发布研究报告,称他们正在利用“蓝屋”系统将VR用于治疗心理恐惧,帮助患者重返正常生活。试验中,9名7岁到13岁的男孩被放置在360度无死角的全息影像世界“蓝屋”中,周围播放此前对孩子造成心理创伤的画面。心理学家在“蓝屋”内陪伴他们,引导他们逐步适应环境,最终帮助他们克服恐惧。结果表明,9个孩子中有8个能够良好地处理恐惧情境,其中4个孩子完全摆脱了心理恐惧。

拓展到医疗领域,VR技术正在为未来的医生们提供大帮助。美国加州健康科学西部大学开设了一个虚拟现实学习中心,该中心拥有四种VR技术——zSpace显示屏、Anatomage虚拟解剖台、Oculus Rift和iPad上的斯坦福大学解剖模型,能够帮助学生利用VR学习牙科、骨科、兽医、物理治疗和护理等知识。台湾柯惠医疗临床培训中心也提供VR医疗培训,不仅为医生提供了更逼真的实验环境,还减少了传统培训对动物的伤害。有机构预测,2014年到2019年间,全球VR医疗服务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9.37%。

在实战中,VR也成功抚慰了烧伤患者。为了减轻换药痛苦,美国罗耀拉大学医院使用了一个名为Snow World的VR游戏。那是一个冰雪世界,有冰冷的河流和瀑布,还有雪人和企鹅。游戏中病人可以飞越冰雪覆盖的峡谷或者投掷雪球,无暇顾及伤痛。可以说,在不远的未来,VR技术将大显身手。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