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男性避孕药即将问世?日本科学家取得重大发现

2016/01/21 来源: 参考消息网(北京)
分享: 
导读
以伊川正人教授为领导的日本大阪大学的科学家在实验鼠的精液当中发现了一种蛋白质,如果将其灭活,精子就会暂时丧失让卵子受精的能力。


外媒称,日本大阪大学的科学家在实验鼠的精液当中发现了一种蛋白质,如果将其灭活,精子就会暂时丧失让卵子受精的能力。

西班牙《万象》月刊发表题为《男用避孕用品》的文章。文章称,在享受性爱欢愉之前,未来的伴侣或许会问对方:“是你吃避孕药,还是我吃避孕药?”就像现在的年轻人问对方去谁家温存一样。之所以会出现新的问题,是因为以伊川正人教授为领导的日本大阪大学的科学家在实验鼠的精液当中发现了一种蛋白质,如果将其灭活,精子就会暂时丧失让卵子受精的能力。这项发现是人类在研发男用避孕药方面迈出的决定性的一步,并有望在男女社会地位平等,以及通过男性避孕措施控制生育率等方面带来新的发展。

男性避孕效果或优于女性避孕措施

如果能够从实验室走进现实生活,这项发现将是科学界的一座里程碑。目前避孕主要依靠女性服用避孕药等干预雌激素的方式,以及安放子宫内避孕装置。然而,迄今为止研发男用避孕用品的尝试一直没有新进展。虽然科学界没有研发出有效措施是原因之一,但实际上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如果无法预测一种药品一定能够在社会上得到广泛接受,制药业是不会花大价钱搞研发的。妇科学家罗伯托·莱尔特克孙迪一直持有这种观点。很长时间以来他都对实验室中的“大男子主义”颇为不满。他表示:“从科学角度出发,到2016年还没有研发出男用避孕药等类似女用避孕措施的方法是根本讲不通的。”莱尔特克孙迪一直支持有关男用避孕措施的研发项目。和过去一样,他也对这项已经发表在美国《科学》周刊上的研究表示祝贺,并向日本研究小组投出了信任的一票。他表示:“此项研究把重点放在睾丸组织当中的钙调磷酸酶上,而钙调磷酸酶在男性生殖领域发挥着关键作用。如果将钙调磷酸酶基因灭活,雄性实验鼠依然能够进行性行为,但却无法让雌性实验鼠受孕。即便通过人工方式将精子植入实验鼠的卵子,也无法受孕。”

给实验鼠投喂可使钙调磷酸酶灭活的药物大约4至5天之后,它们就会丧失生殖能力。不过好在只要停止给药,实验鼠就能在一个星期之内恢复生殖能力。但伊川教授也承认,目前还需要找到一种更加完善的药物,因为多项实验表明,环孢素可能导致过多副作用。伊川在公报中称:“我们希望研发一种只针对精子中钙调磷酸酶的靶向药物。”

基于这些最初的推断,泌尿学家纳塔略·克鲁斯认为,伊川的尝试战胜了某种一直给男用避孕药制造障碍的顽固思想。他表示,新的男用避孕措施将不会影响到性行为,能被男性和女性同时接受。此外,它还不会破坏性欲和性功能,对后代的影响为零,避孕效果等同于甚至优于女性避孕措施。

目前尚未满足的条就是,不要产生长期或短期的副作用。莱尔特克孙迪指出,我们只关注男性可能遭受的副作用,但成千上万女性服用避孕药的女性的感受似乎被忽略了,尤其是在服药初期,女性会遭受头晕、胸部胀痛、偏头疼、体重变化、水肿、情绪波动、性欲减退和视力下降等副作用。而且这些其中的一部分,但制药业并不希望这些副作用会在男性身上产生。

无论如何,自从上世纪60年代第一种女用避孕药投入市场以来,生产男用避孕用品的道路上就一直障碍重重。最大的障碍在于,如何遏制精液中大量精子的活力。精子每3天更新一次,每天能够产生4400万至两亿个精子。莱尔特克孙迪认为,或许存在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偏见,这种偏见与大男子主义和生殖能力之间由来已久的关系有关。

阿伦·哈姆林创建了一个名为“男性避孕倡议”的致力于为相关研究募集资金的组织并担任执行理事。他指出,资金问题也是导致这一困境的一个因素。男用避孕措施也需要一位像支持研发女用避孕药的凯瑟琳·麦考密克那样的赞助者伸出慷慨援手。

男性还没做好避孕吃药的心理准备

即便如此,来自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和大学的研究人员并未放弃努力。假如都像一些科学家在取得初步研究成果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宣布的那样,或许男人们早就可以到药房购买男用避孕药了。2013年12月,澳大利亚莫纳实什大学的一个科研小组宣布发现了不影响高潮的情况下遏制实验鼠射精的方法。研究人员将两种蛋白质灭活,而这两种蛋白质在射精过程中负责促进精液射出。将两种蛋白质灭活后,肌肉就不会收到将精子推送到阴茎的信号。

在连续30年的实验失败之后,这项新成果可以称得上一座里程碑。比起目前五花八门的方法,这种避孕措施的优势在于,遏制启动射精进程的神经机制,但不会影响性生活,也不会破坏高潮的快感。实验鼠虽然没有射精,但却有高潮。

安全有效并且可逆的口服男用避孕药或将在10年之内上市。上述科研小组的主要负责人萨巴蒂诺·文图拉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未来男人们可以每天服用避孕药,停药后药效立即消失。但是纳塔略·克鲁斯认为,高潮时没有射精很可能让很多男性在心理上无法接受。

心理学家埃斯特万·卡尼亚马雷斯指出,男性很可能还没有为吃一种他们认为可能影响男子气概的避孕药做好心理准备。他说:“如果吃药让他们无法射精,男人们就会在性行为过程中感到不适。因为做完前列腺手术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有些男人可能最后接受了避孕药,把射精的事儿抛在了脑后,但是在最初几个月一定会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还有科学家利用棉酚油研发避孕措施。棉酚是棉花色素腺当中的一种物质。上世纪60年代,科研人员通过对9000多名男性展开调查,证实了棉酚油对男性具有避孕作用,而且在99%的案例当中,男性在食用后持续75天无精子。然而其中很多人在停止食用棉酚油之后依然没能恢复生殖能力,12.6%的男性出现了疲劳、消化系统失调和性欲减退的情况。

在170种珍稀的药用植物中发现的其他物质同样具有避孕功效。但由于副作用严重,而且缺乏经费,相关研究都停滞在初期阶段。研究人员的研究对象多种多样,例如通过干预精子的基因避孕等。但是在实验当中很难实现在无精的同时,不会破坏性欲和勃起,也不会影响到胆固醇和血压等新陈代谢特性。

莱尔特克孙迪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一项在4个大洲展开的有关注射睾丸素避孕的研究报告。但是参与实验的男性在注射睾丸素之后依然使伴侣怀孕的概率远高于预期值。他们每周注射一次睾丸素,但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产生恰当的反应,此外还出现了过多副作用。后来还有研究人员进行了更多尝试,但是男性通过注射睾丸素避孕的可行性似乎较低。

目前已经开辟了皮下埋植避孕法的新途径。新方法结合了其他激素的作用,可以每日或每周注射,也可以贴药膏或涂抹药用啫喱。但是体重增加和新陈代谢紊乱等副作用依然避免不了。

现有的一个研究方向是将雄性激素和孕酮相结合,但是依然前景渺茫。欧加农实验室和先灵实验室于2009年联合研发一种副作用小的激素类男性避孕药,但最终却失败了。莱尔特克孙迪认为,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缺乏信任。后来又有两家企业共同研发一种能够阻碍精子产生的皮下埋植避孕法。目前证实这种方法对实验鼠有效,无害而且效果可逆。然而就在这种避孕法的研发过程即将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却被中断了。

到了2012年伦敦国王学院宣布即将研发出一种男用避孕药。研究基础在于一种化学产品能够阻碍精子前进。早在2010年以色列巴尔伊兰大学就曾研发出一种生化物质,能够将精子中的蛋白质灭活,使其到达子宫时无法让卵子受精。科学家发现实验鼠能够保持正常的性欲,食欲旺盛并且精力充沛。因此他们认为这种物质在人类身上也应有效。当时研究人员预计5年内就能研发出男用避孕药,但5年已经过去,避孕药还是没能面世。

美国旧金山的科学家研发出一种名叫“Vasalgel”的凝胶。只要注射这种非激素的聚合物,就能阻碍精子抵达阴茎。研究人员在3只雄性猴子身上使用了这种凝胶,并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在15只曾与它们发生性关系的雌性猴子当中没有一只受孕。研发合作方表示到2017年这种凝胶将投入市场。相关的人体实验或将于未来几个月开启。

男女应共同担负避孕责任

然而,上述任何一种避孕方法都无法避免性传播疾病。因此专家认为,这也是制药业担心男性不愿担负起避孕任务的原因之一。不过数据显示,男性的态度越来越开放。莱尔特克孙迪援引数年前的一项调查称,来自欧洲、美国、拉美和印尼的大多数男性都迫切希望能够控制生育率并避免意外怀孕。

南非凯泽家庭基金会推动的一项研究显示,2/3的男性愿意尝试新的避孕药。再被问及是否会坚持服用避孕药并定期检查身体时,研究人员发现很多男性并不关心这些问题。实际上女性的态度也是一堵难以逾越的高墙。英国蒂赛德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大多数女性不愿将控制生育的任务完全交给男性,因为她们无法信任另一半能够按时适量服用避孕药。

卡尼亚马雷斯认为,关键在于怀孕对男性并不构成潜在的威胁。另一方面,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性行为越来越随便,因此比起避孕药,避孕套变得更加常用。在稳定的伴侣当中,性格比较强势的女性如果无法监控另一半是否按时适量服用避孕药,也不愿意将避孕的工作完全交给男性。重要的并不是谁吃避孕药,而是谁决定吃不吃和什么时候吃药。虽然男用避孕药并不意味着一项彻底的变革,但好处在于,一对伴侣可以共同分担避孕的任务。

虽然安全有效的男用口服避孕药尚未上市,但实际上男性的合作态度才是控制生育率的决定性因素。包括避孕套、输精管结扎和体外射精等在内的大约1/3的避孕方法都要取决于男性。全世界大约有8000万男性接受了输精管结扎手术。随着微创手术的不断发展,这个数字还将继续增加。

避孕套会中断性行为,而且如果使用不当,很可能会导致避孕失败。至于输精管结扎术,虽然目前的技术使结扎术复原变得更加容易,但这对男性而言也并不是最佳选择。

伊川教授的研究成果虽然还有待于临床实验的检验,但最终投入市场的希望还是很大的。钙调磷酸酶的抑制剂目前已经作为免疫抑制剂,用于人类药物当中。这种抑制剂有助于降低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的排异反应。面对整个科学界报以的乐观态度,科研小组坦陈,这种药物如果用于避孕,很可能毫无效果,而且产生副作用的危险非常高。

大阪大学的科研小组认为,此项新发现的主要作用在于激发制药企业开发男用避孕药的兴趣,进而在更加广阔的领域内促进男女平等。莱尔特克孙迪表示,与共同享受性爱的快感一样,男女也应当共同担负起避孕的责任。目前的研究方向很多,如果能够清除阻碍研究的障碍,为男性避孕创造教育条件和意识形态环境,那么男用避孕药面世或许指日可待。将副作用降至最低同时保障可恢复性是男用避孕药投入市场之前必须攻克的两个难题。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