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国立免疫疗法联盟:应该贪婪还是恐惧?

2016/01/16 来源:美中药源报
分享: 
导读
在日前正在三番召开的JP Morgan健康年会上,著名华裔商人医生黄馨祥推出了国立免疫疗法联盟计划。虽然有安进、赛尔基因等抗癌大户参与,但真正的免疫疗法领导者默沙东、施贵宝、罗氏并不在其中。


日前在三番召开的JP Morgan健康年会上,著名华裔商人医生黄馨祥推出了国立免疫疗法联盟计划(National Immunotherapy Coalition Initiative)。这个2020癌症登月计划准备在今后三年招募2万病人参与针对20种癌症的复方免疫疗法临床试验。虽然有安进、赛尔基因等抗癌大户参与,但真正的免疫疗法领导者默沙东、施贵宝、罗氏并不在其中。


去年11月美国副总统拜登宣布不参与2016年大选后,决定把征服癌症作为自己政治生涯结束前最后一个重要目标。他找到黄馨祥希望黄能提供一个短期可以见效的新计划。当时黄提出的肿瘤疫苗,现在这个计划包括内容还更多一些。但是很多人指出免疫疗法复方并非新概念,至少两年前就有复方免疫疗法临床试验开始。现在已有近200个使用PD-1/PD-L1抗体和其它疗法复方组合的临床试验,Yervoy/Opdivo组合已经上市。但今天这个计划显然会进一步增加这个方向的投入,也会有更多的病人参与到这类临床试验中。但是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油水?这些复方组合是否都有足够的科学根据?

巴菲特曾有句名言叫做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5年前施贵宝、默沙东贪婪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在恐惧。现在很多企业把IO复方作为一个高质量金矿开发,似乎只要粘上IO只能成功,不会失败。这应该算是值得恐惧的时候了。免疫疗法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技术平台,但是这不等于和IO疗法的组合都有高于其它疗法的成功率。新药研发的一个基本规则是任何疗法只要有可能有疗效,都有可能有更大副作用。除了少数经过严格临床前研究并有充分科学依据的疗法,多数情况出现副作用的机会远远高于产生疗效的机会。如果连Tredaptive都能失败,任何复方组合都可能出现意外。

众多企业蜂拥到IO组合领域是因为谁也不想一错再错。既然别人恐惧的时候没来得及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跟着贪婪一下总可以吧。毫无疑问会有少数IO组合成为大赢家,但我认为很多组合最终会失败,很多企业只是陪太子读书,尤其是IO经验不足、资源不够强大的企业。这些企业参与的动机和这周疯狂的美国乐透彩类似,虽然都知道中奖可能几乎不存在但无法释怀14亿美元的诱人回报。另一个原因是现在确实没有其它更明显的项目,但是施贵宝之所以成为IO老大正是因为5年前没人相信IO。

即便PD-1这样优质的技术平台,投入和产出的账也还是要算的。和peak oil情况类似,除了少数几个组合外其它组合的回报不一定和投入匹配。和当年没人能预测IO技术会有今天一样,我们现在的确也无法预测哪些IO组合会成功。但是这么多企业同时投入这个方向,大家应该想想巴菲特的那句话。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