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Nature:H.M.Krishna Murthy在蛋白结构研究上造假论文被撤稿

2016/01/08 来源:生物帮
分享: 
导读
阿拉巴马州大学调查发现它的前雇员,蛋白质研究专家H.M.Krishna Murthy在蛋白结构研究上造假,发布的多个蛋白质结构“是篡改和/或伪造的”这一真相6年之后,1月4日《自然》(Nature)杂志撤回了他发表于2006年的一篇蛋白质结构论文。


根据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网站的报道,在阿拉巴马州大学调查发现它的前雇员,蛋白质研究专家H.M.Krishna Murthy在蛋白结构研究上造假,发布的多个蛋白质结构“是篡改和/或伪造的”这一真相6年之后,1月4日《自然》(Nature)杂志撤回了他发表于2006年的一篇蛋白质结构论文。

这篇撤回的Nature论文描述了一种叫做C3b的蛋白质的晶体结构,C3b在一些免疫应答信号通路中发挥作用。由于与其他发布的模型相矛盾,这篇论文在发表后不久就受到了严格审查。同年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论文描述了结构中物理上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特征。”

这促使阿拉巴马州大学启动了相关调查,2009年对外公布的调查结果“确定发布在Nature、PNAS、Biochemistry和Cell等多个不同科学期刊上的9篇蛋白质结构相关论文应该被撤稿。”所有这一切均归咎于论文作者Murthy,,调查确定了他对“欺诈性数据负全责”。

2009年Nature一篇关于这项调查的新闻报道,称其为“有史以来蛋白质晶体学研究最大的欺诈案。”

Nature发布的撤稿通知显示,在论文的6名作者中有三人同意撤稿;有两人不同意自愿撤回论文,其中包括Murthy,有一名作者没有做出回应。

根据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网站(Thomson Scientific’s Web of Knowledge)的统计,这篇论文的在线版已被引用了7次,印刷版则已被引用了42次。

撤稿观察网站通过电话采访了共同作者、阿拉巴马州大学的Sthanam V. Narayana。他表示:“这是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我不知道为什么Nature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撤稿。Nature要求我们大约两个月撤回论文,问我对于撤稿是否有任何意见或异议。我告诉他们我很高兴看到论文被撤回。”

撤稿观察网站询问Narayana是否对调查结果感到惊讶时,他表示:“当然。理所当然。他是一位同行科学家,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我们从未怀疑过有任何的问题。我们看了看这部分,对我们来说它看起来没问题。我们在这部分工作中没有起任何作用。”

当前,调查中的4篇论文已被撤稿。Murthy是所有这些论文唯一的共同作者,包括:

发表于《Journal of Molecular Biology》的“Crystal structure of Dengue virus NS3 protease in complex with a Bowman-Birk inhibitor: implications for flaviviral polyprotein processing and drug design”,已引用76次。

发表于《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的“Dengue virus NS3 serine protease. Crystal structure and insights into interaction of the active site with substrates by molecular modeling and structural analysis of mutational effects”,已引用97次。

发表于《Acta Crystallographica Section D》的“Structure of Taq DNA polymerase shows a new orientation for the structure-specific nuclease domain,” cited 14 times, and “Crystallization, characterization and measurement of MAD data on crystals of dengue virus NS3 serine protease complexed with mung-bean Bowman-Birk inhibitor,”已引用4次。

阿拉巴马州大学对于这篇撤稿Nature论文的调查结果显示:

没有任何的原始晶体学数据、数据整理输出,或是任何其他的实验记录可供查看,来支持2HR0结构的正确性,或是证明这是一个实验确定的结构。

Nature杂志2009年的一篇新闻文章解释了启动这一调查的经过:

当这些结构被存放到蛋白质结构数据库(Protein Data Bank, PDB)中时,Janssen立即注意到Murthy的蛋白质结构与他自己的蛋白质结构之间的差异,包括晶格中的一些大“裂隙”在这样有序的结构中是不同寻常的。Janssen和他的导师Piet Gros,在两位著名晶体学家、剑桥大学Randy Read和斯坦福大学Axel Brünger的帮助下检测了它。他们一致认为Murthy的蛋白质结构看起来是伪造的。这一研究小组在2006年12月向Nature发出了一封简短通信,质疑了这一结构并向阿拉巴马州大学说出了他们的担忧。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