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柳叶刀:中国人把抗生素当维生素 未来或"无药可救"

2015/12/15 来源:参考消息
分享: 
导读
中国人用掉的抗生素占全球总量的近一半,“中国人把抗生素当维生素,无论是感冒发烧还是头疼脑热都会用抗生素”。 在人类用药物和畜牧业养殖方面过量使用抗生素,令中国成为“后抗生素时代”的“爆心投影点”。


《泰晤士报》记者Calum MacLeod 拍摄于北京

中国人用掉的抗生素占全球总量的近一半,“中国人把抗生素当维生素,无论是感冒发烧还是头疼脑热都会用抗生素”。

未来无药可救?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2月12日报道,“帮个忙吧,”在雾霾笼罩下的北京城,一对中年夫妇央求道。他们在迫切地寻找治疗嗓子疼的抗生素。“你得有医生开的处方,”药房的女售货员回答道。不过最终,售货员还是拗不过这对夫妇,把药卖给了他们。望着这对夫妇手拿药品离开的背影,她叹了口气说:“中国人抗生素吃得太多了。”

报道称,在人类用药物和畜牧业养殖方面过量使用抗生素,令中国成为“后抗生素时代”的“爆心投影点”。细菌的耐药性越来越强,能够用于治疗的抗生素也越来越少。

日前,中国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身上发现了一种细菌基因,能够令大肠杆菌等细菌对多粘菌素——能够治疗多重耐药感染的终极办法之一——产生耐药性。这算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担忧的发现了。英国《柳叶刀》杂志11月刊登的一篇报告称,不能低估多粘菌素抗药性对人类健康所产生的影响,报告还警告人们,再这样下去,无药可救的噩梦恐会成真。

对多粘菌素表现出强耐药性、被称为MCR-1的细菌基因的发现震惊了全球医学界。但对于那些专门评估抗生素滥用带来的破坏性后果的中国科研人员来说,这却是在意料之中。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应光国说:“这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见过太多耐药性细菌,这在牲畜养殖场所十分常见。我们经常能发现耐受三种以上抗生素的细菌。”

报道称,作为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人用掉的抗生素占全球总量的近一半。应光国说:“中国人把抗生素当维生素,无论是感冒发烧还是头疼脑热都会用抗生素。”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说,如今抗生素泛滥的现状要归咎于一个被医生开药回扣占其薪水大部分的事实搞得乱七八糟的医疗系统。

全球性威胁:超级细菌

《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的合著者汪洋(音)说,他们之所以进行这项研究,是因为2013年上海一家养猪场被发现抗菌剂使用率很高。汪洋说,巴西、墨西哥、日本、马来西亚和印度也在动物饲料中使用抗菌剂。“这些国家很可能也存在这种抗菌剂耐药基因,只不过他们尚未做相关研究或是进行危险性评估。”

报道称,怎么形容耐抗生素超级细菌所带来的威胁都不为过。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说,超级细菌的出现恐预示着现代医学的终结。

首先,如果药品失效,世界重新回到普通感染便可致命的黑暗年代。如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近日所说:“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将面临一个无法想像的景象,即抗生素失效,人类回到医学的黑暗年代。”我们会从髋关节置换手术到癌症化疗,预防性抗生素都起着关键作用。没有了抗生素,手术风险就太大了。细菌出现耐药性符合达尔文进化论,即细菌菌株的耐药性会自然出现。减缓这一进程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可能少地使用抗生素。

报道称,此外,对于由病毒引起的感染或疾病的治疗,可以说绝大多数抗生素的使用都是不必要的。患者经常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把抗生素看成是万能药。扭转人们的这一错误观念相当重要,但正如中国的情况所显示的,这是件极端困难的事。

最后,人类正面临可替代失效抗生素的新抗生素缺乏的窘境。因为抗生素利润微薄,制药公司已经停止研发新抗生素。使用新抗生素必须相当谨慎。而如要走出这一绝境,给大型制药公司拨款补贴恐怕将是唯一途径。

推荐阅读:

China’s addiction to antibiotics puts the world in peril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