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中国正式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曾长期遭排斥和孤立

2015/12/11 来源:观察者
分享: 
导读
器官移植是治疗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的最有效的手段。我国的器官捐赠工作一直受到各界关注。在2015年10月17日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理事会全票通过决议,中国正式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


器官移植是治疗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的最有效的手段。我国的器官捐赠工作一直受到各界关注。在2015年10月17日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理事会全票通过决议,中国正式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

据国际在线12月7日报道,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6日表示,随着中国正式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当务之急在于加快培养移植医学人才。

在12月6日召开的“2015中澳‘湘雅—威斯密’移植高峰论坛暨世界卫生组织—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培训会议”上,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表示,自2015年1月1日全面停用死囚器官以来,我国器官捐献和移植数量创下历史新高。据统计,截至2015年11月9日,我国公民捐献者累计共5384例,捐献各类器官共14721个。

据悉,从2010年3月开始,我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在天津、上海、湖南等11省市正式启动;2013年,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在全国全面推进;2015年1月1日,全国169家移植医院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得到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移植协会的高度赞誉。

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捐献服务部副部长高新谱介绍,为了让器官捐赠公开透明地进行,我国卫生部门制定了一系列措施,“最重要的就是器官的分配。国家卫生计生委,原先是卫生部,在2011年就已经印发了相关的分配政策,也是基于国际上的一些基本准则和标准,从医学和伦理学的角度,进行了非常严谨的设计,又根据这个原则开发了一套分配共享系统,进行公平公开公正的分配,以解除公众对于器官分配的一个顾虑。”

今年10月17日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理事会全票通过决议,中国正式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结束了中国移植界长期受到排斥和孤立的历史,中国移植事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前景。

曾有不少人担心,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人不愿意捐献器官。不过,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不久前,山东东营市的林礼普老人迎来了自己的八十大寿。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生日,因为在生日当天,他在亲友和地方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签署了一份眼角膜、器官捐献申请书。

林礼普老人的孙子林宁是一位长期坚持志愿活动的义工。对于爷爷决定百年之后捐献器官的想法,他表示非常支持,“因为中国现在的器官捐献率比较低,所以爷爷想通过他的实际行动,感动身边的人,摒弃那些老旧的思想。”

林礼普老人的事例仅是近年来我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其中一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捐献服务部副部长高新谱表示,近年来,随着相关部门对科学理念的积极宣传,民众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经过5年的工作努力,公众对于器官捐献这件事,从不了解到了解,到逐步接受这个观念,我想公众的观念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我国器官捐献率已经从2010年每百万人口的0.03,上升到了去年的1.24,今年大约是2.1。”

不过,目前我国的器官捐献移植工作仍然面临很多困难。高新谱表示,相较于每年30万的患者需求,目前仍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器官捐赠行列,“现在的供需比仍然大约是1:30左右,也就是说每年大约有30万器官衰竭的患者需要等待移植,而每年器官手术移植的数量在1万例左右,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还是非常多的。”

更重要的是,我国还面临移植人才短缺的问题。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透露,目前,全国只有169家医院具备一项或多项移植资质。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仅百余人,能做心脏、肺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仅20多人。即使供体充足,也会受限于有能力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人数不足而造成浪费。所以,当务之急是加快移槙医学人才培养。黄洁夫建议,应将具备移植资质的医院扩展到300余家,培养四五百名年轻医生,这样才能满足公众对移植医疗服务的需求。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