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做实验,得iPhone!

全球最大“克隆工厂”落户天津,《科技日报》发文三问动物克隆

2015/12/06 来源:科技日报/陈莹
分享: 
导读
近日,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厂”落户天津,建成后,将拥有全球最大的动物克隆实验室流水线、最高标准的克隆动物中心、生物多样性基因资源库以及科教展示中心。消息传出,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极大关注。


提到“克隆”,很多人的脑海中可能会浮现出这样的景象:一群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在实验室里摆弄着各种瓶瓶罐罐。

近日,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厂”落户天津,建成后,将拥有全球最大的动物克隆实验室流水线、最高标准的克隆动物中心、生物多样性基因资源库以及科教展示中心。消息传出,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极大关注。围观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本以为克隆技术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没想到已经发展到商业化应用的阶段了。

——问题一——

“克隆”离我们远吗?

“你吃草莓吗?你吃香蕉吗?木瓜你吃不吃?其实这些水果很多都用到了植物克隆技术,即植物的无性繁殖技术。现在超市里几乎很难找出一种水果,不是用植物组织培养,或者植物克隆技术进行生产的。”“克隆工厂”投资方博雅控股集团董事长许晓椿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其实克隆技术的应用离我们并不遥远,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已经接触到了克隆技术,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就连我们经常吃的大米也是克隆的产物——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也运用了植物克隆技术。”目前,世界上已经有孟山都、先正达、Pioneer等规模化、产业化的植物克隆工厂。

动物克隆技术的发展比植物克隆技术晚了将近30年。从1996年第一只克隆羊“多莉”诞生,到如今的20年间,动物克隆技术正在由实验室走向商业化应用。

动物克隆是怎么一回事儿?许晓椿介绍,克隆技术不需要雌雄交配,只需要从被克隆的动物身上取一个普通的体细胞,甚至可以只是一根毛发上的毛囊,就足以获得全部的遗传信息,然后将该体细胞的细胞核移植到去掉细胞核的卵母细胞中,再将该卵母细胞移植到代孕母亲子宫内,就可以培养出完全相同的复制品。过去动物克隆技术无法进入商业化应用的核心原因是产出效率低。“给你一个细胞,你有多大可能把它克隆出来?过去的成功率只有10%—15%。而现在,起码在犬类领域,博雅的技术已经能保证90%的成功率。技术条件成熟了,才敢谈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

——问题二——

动物克隆到底有啥用?

植物克隆让我们吃上了味道鲜美的水果,那么动物克隆技术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呢?许晓椿介绍,动物克隆可以为我们提供优质而低价的食物。“我们都知道,最好吃的牛肉是和牛、韩牛,而中国很缺乏优质牛肉,这种情况靠传统畜牧业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变。此外,我国顶级奶牛的量产很低,中国的牛奶品质不高也一直饱受消费者诟病。”许晓椿表示,“克隆工厂”未来的主要项目之一就是大量克隆生产优质肉牛和奶牛,目前计划一期将实现每年生产10万头牛,二期将实现每年生产100万头牛,以满足市场对优质牛肉、牛奶的需求。“未来,老百姓将会在超市中看到我们提供的牛肉。”

除了让老百姓吃上优质的食物外,克隆动物还可以用于保障社会安全、医药实验研究以及保护濒危动物等。

许晓椿举例说,利用克隆技术可以“克隆工具犬”。所谓“工具犬”,主要是指警用犬、搜救犬、导盲犬等特殊用途犬类。这些工具犬往往都是百里挑一的优秀品种,它们要比一般的小狗更加聪明伶俐、善于学习、肌肉强健、反应灵敏,而在服役过程中,其淘汰率也是很高的。“相较于培育和训练,克隆是更高效的做法。”

人类疾病的发展十分复杂,科学家进行医药研究多基于小鼠进行试验,但从小鼠到人,种属跳跃巨大,很多药给老鼠吃没问题,给人吃却不见得安全有效。“今后,我们希望能克隆更多更近似于人类疾病情况的动物模型,以加速新药的研发。”许晓椿说。

他表示,从更长远的角度说,动物克隆技术将为保护濒危动物、地球物种多样性做出实际贡献。他把动物克隆技术比作“诺亚方舟”,“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面临严峻的生态考验,生物多样性正在迅速下降。我们的‘克隆工厂’里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是生物多样性研究和基因保存资源库。它可以用来拯救濒危动物,甚至可以恢复一些近期已经灭绝的动物。”

——问题三——

克隆动物是否存隐患?

尽管博雅控股集团对克隆动物技术的前景信心满满,但建立“克隆工厂”还是引起了一些争议。

“如果超市里销售优质而低价的克隆牛肉,你会买回家吃吗?”——记者在3个微信群里发起了一个小范围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大多数人对克隆技术并不了解,一提到克隆食品,多数人表现出拒绝甚至恐惧的态度。不仅是国人,记者的调查对象还包括了30位来自美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埃及、古巴等四大洲8个国家的留学生,其中15人表示坚决不吃克隆肉类,13人表示“可以等等看”,表示“非常欢迎”的只有2人。由于不了解克隆技术而产生的“不安全感”,是90%的受访者共同提到的拒绝克隆肉的原因。

对此,许晓椿表示,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曾发布过一份968页的“最终风险评估”称,健康的克隆母牛、猪或山羊及其后代生产的肉类和奶类没有安全风险。该报告说:“从克隆牛、猪、山羊产生的食品比之源自同类的性繁殖动物食品,并不构成更多的风险。”另外,英国新型食品与加工程序顾问委员会(ACNFP)也曾发布过一份140页的关于克隆牛及其后代的肉和奶制品与普通牛肉、牛奶没有区别的报告。报告指出,“克隆(无性繁殖)动物生产的肉类和奶制品可以安全食用。”

除了食品安全性问题,有关克隆动物的伦理与其自身健康问题一直备受关注。韩国首尔大学兽医学教授吴熙钟认为,克隆动物比一般正常动物老得要快,且容易得病。欧洲社会至今仍不允许克隆农畜,而当年诞生克隆羊“多莉”的爱丁堡罗斯林研究所也已不再从事动物克隆研究。今年9月,欧洲议会高票通过禁止克隆农畜和销售克隆牲畜,理由是克隆的后代比常规繁衍的动物有更多健康问题。对此,许晓椿回应:“如果中国大规模克隆高端肉牛,那么欧洲的高端肉牛市场必将受到一定冲击。可以肯定地说,欧洲禁止克隆农畜和销售克隆牲畜是从贸易保护和政治需求的角度出发。”

中科院生物所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人员表示,中国目前没有法律条文禁止动物克隆技术应用于商业化,而且在博雅天津项目之前,国内的华大基因就开始推进克隆猪的商业化项目。“从国际上来看,美国、韩国、日本这些国家都没有在法律上禁止动物克隆技术的商业化应用,尤其是韩国,已经有克隆牛的商业化应用了。”

尽管如此,仍有忧虑的声音认为,不仅克隆动物被人食用的安全性仍未得到充分验证,克隆动物的经济性也值得怀疑。专家分析称,现在的克隆技术所消耗的费用仍然较高,其操作完全依靠科学家人工完成,单从经济因素来考虑,克隆动物的肉类价格可能要远高于正常家畜动物养殖的费用。对此,许晓椿则表示,克隆动物的成本取决于产量,未来,当克隆动物用于大规模批量化生产之后,价格也会随之下降。例如与目前的饲养牛相比,“克隆牛让我们可以花同样的钱,吃到更好吃的牛肉”。

■延伸阅读

那些年我们克隆过的动物

鲤鱼

1963年,一条亚洲鲤鱼被成功克隆;10年之后,中国科学家童第周又克隆了一条欧洲鲤鱼。

母牛

“诺托”和“卡加”这两头母牛是在1998年被成功克隆的,随后科学家又克隆了数千头母牛,这项技术也为生产出更好的肉质和牛奶做出了巨大贡献。

猕猴

2000年,科学家首次成功克隆了一只叫做“特拉”的猕猴,后来科学家们又陆续克隆了多只猴子,这些猴子可用于测试糖尿病等病症。

老鼠

2000年,科学家在美国夏威夷成功克隆出一只老鼠,这只老鼠被命名为“库姆利纳”,它一直存活了两年7个月。据悉,这在克隆研究领域是一项重大突破。

一只名叫“科毕”的猫于2001年成功克隆,从此开辟了宠物克隆市场,并最终形成了克隆宠物的国际性行业。

骡子

骡子是不能生育的,除非采用克隆技术。2003年,美国爱达荷州研究小组成功克隆了一只名叫“格姆”的骡子。据悉,它不仅是第一只被成功克隆的马科动物,而且也是第一只被克隆的无法生育的动物。

2005年,韩国科学家利用干细胞移植手术培育出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狗,并将这只克隆狗命名为“史努比”。

2005年,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宣布成功克隆了两只灰狼,这是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的一种有效措施。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