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做实验,得iPhone!

美国儿童心脏疾病与糖尿病风险上升,肥胖是“罪魁祸首”

2015/10/15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Alice G. Walton
分享: 
导读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发的一份新研究列述了超重以及不同程度的肥胖对患儿身体的影响,而极度肥胖构成的风险似乎要远远超过轻微肥胖。越是严重肥胖的孩子,心脏疾病和糖尿病标志物水平越高: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水平下降,血压和被称为甘油三酯的血脂上升,而糖尿病标志 物之一糖化血红蛋白水平也出现升高。


在美国,超重或肥胖在成年人中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二,这个数字已经足够堪忧。

然而,超重或肥胖在儿童中的比例虽然低于成年人,却呈现上升趋势。这一点尤其令 人担忧,因为儿童中随之而来的心脏疾病和糖尿病征兆的出现,会早得离奇。

数周前,欧洲的一场糖尿病会议展示了有史以来被确诊2型糖尿病的年龄最小的病例 ——只有三岁(也许并不令人惊讶的是,该患儿来自美国。)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刊发的一份新研究列述了超重以及不同程度的肥胖对患儿身体的影响。而极度肥胖构成的风险似乎要远远超过轻微肥胖。

这项研究由北卡罗莱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和威克森林大学医学院(Wake Forest School of Medicine)联合展开,它以美国全民健康和营养调查(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的数据为基础,将8,500个年龄在3至19岁的孩子作为研究对象,他们的BMI值均在第85百分位数或以上。

他们研究了血压、胆固醇等变量,而不同级别的超重和肥胖人群的血糖水平大有不同。在这个样本的孩子中,47%为超重,36%的为I级肥胖,12%为更加严重的II级肥胖,5%为最严重的III级肥胖。

(II级肥胖患儿的BMI为第95百分位数的120%以上,而III级肥胖儿童的BMI值在第95百分位数的140%以上。)

毫不奇怪,越是严重肥胖的孩子,心脏疾病和糖尿病标志物水平越高: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水平下降,血压和被称为甘油三酯的血脂上升,而糖尿病标志 物之一糖化血红蛋白水平也出现升高。

男孩的上升幅度比女孩更加明显。考虑到男性更容易出现心脏疾病和糖尿病,男孩风险比女孩更大,这一点也并不出人意料。

“我们发现,肥胖程度越严重,心脏疾病与糖尿病标志物水平升高的风险就越大,尤其是对男孩来说。”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UNC School of Medicine)研究报告的作者阿什利·科克雷尔·斯金纳(Asheley Cockrell Skinner)表示,“极重度肥胖患儿呈现风险因素的的可能性是轻度肥胖患儿的两倍。”

这很重要,因为从中我们知道,肥胖也分多种,而重度肥胖的风险是不同于轻度肥胖的。

知道风险与体重上升之间的关系也许能帮助医生尽早决定该给出何种建议。

不幸的是,至于什么才是最佳早期治疗,我们仍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而公共健康宣传有 时达不到目的。

相对于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针对整个家庭的行为干预自然在形式上更加温和,可能也会更加有效,鉴于超重和肥胖伴随着巨大的心理影响。

帮助家长了解儿童肥胖(以及成人肥胖)的风险也是不可或缺的步骤,另外还要教导家庭如何在可以实现以及负担得起的情况下,转向更加健康的选择和替代选项。“我们 需要更好地了解,应该如何尽早治疗这些危险因素,以及最佳方式是什么。”

斯金纳补充说,“未来的研究还需要帮助我们了解男孩和女孩之间差别的产生原因,以 及这对治疗意味着什么。”

考虑肥胖对各个年龄段的人群造成的身体、情感和经济影响,现在是时候给与它更多关注了。

肥胖引发的羞耻感是成年人面临的一大问题,但对孩子造成的影响更甚 ——所以,寻找减肥方法至关重要,还有就是教他们不仅要吃好,还好知道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这是家长和医疗界的艰巨任务。

“这一点很重要,”斯金纳 说:“也就是想办法解决它对健康的影响,而避免肥胖患儿的感到羞耻——通过将健康置于首位来解决肥胖问题。”

译 雁行 校 李其奇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