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婴儿可以“设计”吗?改过基因的胚胎≠“设计婴儿”

2015/10/05 来源:科技日报
分享: 
导读
根据《卫报》9月18日报道,英国科学家近日向英国政府生育管理部门提出了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编辑的申请。他们希望将修改人类胚胎的DNA作为对人类早期阶段进行研究的科研项目的一部分。


根据《卫报》9月18日报道,英国科学家近日向英国政府生育管理部门提出了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编辑的申请。他们希望将修改人类胚胎的DNA作为对人类早期阶段进行研究的科研项目的一部分。

这一事件使编辑人类胚胎基因组技术再次引发巨大争议。几个月前,中国科学家对人类早期胚胎DNA进行修改的相关实验也曾在科学界掀起波澜。

改过基因的胚胎≠“设计婴儿”

这一申请由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干细胞科学家凯西·尼亚肯向英国人类受孕与胚胎学管理局(HFEA)提出。这一团队的研究或将在数月之内带来英国第一个修改了基因的人类胚胎。

该团队使用的是一对体外受精的夫妇捐赠出的多余的胚胎。尼亚肯希望通过对胚胎基因进行修改来发现人类卵子受精后的最初几天是哪些关键基因在起作用。这一研究将会帮助科学家理解为何有的女性会提前流产。

“我们获得的知识将对理解健康人类胚胎的发展过程十分重要,它也可以让我们理解女性流产的原因。这并不意味着走上‘设计婴儿’的不归路,因为英国对这一领域的管理非常严格。”尼亚肯说。

在英国,对人类胚胎的研究只能在获得HFEA许可证的情况下进行。HFEA目前还未对尼亚肯的申请进行审理。不过据《卫报》分析,HFEA有可能会依据英国现有法律,允许该团队开展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实验,前提是他们不能将这些实验胚胎植入女性体内实现生育目的,而且必须在14天内销毁这些胚胎。

发展太快的基因组编辑技术

尼亚肯是运用强大的叫做Crispr-Cas9的基因组编辑技术进行研究的科学家之一,使用这一基因组编辑技术的科学家正与日俱增。这一技术在3年前问世,已经使全球范围内的生物医学研究发生了重大变革。它允许科学家对DNA进行精确修改,而且在通过修正错误的基因来改变对家族遗传疾病的疗法方面具有潜力。

尼亚肯将使用Crispr-Cas9技术使人类早期胚胎的基因打开或者关闭,然后观察这些修改对胚胎的细胞会有什么影响。

尽管他们修改过的胚胎永远都不会发育为婴儿,这一举动仍让那些呼吁在全球范围内终止对胚胎基因进行修改的人士感到担忧。他们担心公众的激烈反对会波及那些争议较小的转基因研究,而那些研究会带来治疗疾病的全新疗法。

基因组编辑技术由于相对廉价、容易而且高效,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被科学家所接受。对此一些科学家警告,这一领域发展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其背后的伦理意义未得到充分考虑。还有些人担心,这些基因组编辑技术会用来修改人类的精子、卵子和胚胎用于临床目的——在科学界还无法确认其是否安全之时。

科学家在杞人忧天吗?

目前,基因组编辑技术在医学方面的应用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应用最多的类别,也广泛地获得了科学家的支持。它旨在运用基因组编辑技术来治疗人类的血液疾病、肺部疾病、肌肉退化疾病等。第二类是尼亚肯的研究所属的范畴,涵盖出于科研目的对人类精子、卵子和胚胎进行基因修改。第三类是最具争议的类别,在体外受精诊所使用基因组技术修改错误的基因来避免某些灾难性的疾病就属于这一类。

到目前为止,通过对人类胚胎的基因进行修改来避免疾病还未成为现实,但已经有很多科学家对其忧心忡忡。主要担忧在于对胚胎基因的修改之后可能会对整个人体带来不可知的伤害。更糟糕的是,这种基因损伤可能通过这个人受到影响的精子或卵子在代际之间遗传下去。另一个担忧在于,通过基因修改来满足父母愿望的“设计婴儿”的前途还无法预知。

今年早些时候,两组科学家呼吁自愿终止对人类胚胎、精子和卵子进行基因修改。其中一个团队敦促科学家拒绝将这些基因组编辑技术用于临床治疗因为这并不安全。另外一个采取更为强硬的主张,呼吁在全球范围终止对人类胚胎、精子和卵子进行修改,科研领域也不例外。

最终需要社会做出决定

本月早些时候,英国最重要的几家科研资助机构呼吁对编辑人类胚胎基因是否可以正当地应用于临床治疗进行全国性讨论。之后,关注干细胞和人类胚胎研究的辛克斯顿团体的科学家表示他们并不赞同转基因婴儿的诞生,但补充道:“当所有的安全性、疗效、管理需求等条件都满足的时候,将这种技术应用于人类生育目的可能在道德上被接受。”

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干细胞生物学负责人、辛克斯顿团队成员之一罗宾·洛弗尔-巴吉表示:“显然在临床应用之外,你可以利用这一技术进行很多有趣的、重要的研究。”他转而补充道:“我们现在绝对还没有为其临床应用做好准备。”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拒绝对任何涉及修改人类胚胎基因的研究进行资助。该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曾表示将修改人类胚胎DNA应用于临床目的“被普遍视为不可逾越的红线”。

“现在有建议提出这些方法可以应用于修改基因缺陷,提供疾病免疫力,甚至为人体引入本来没有的新功能。”尼亚肯说,“然而,需要由社会来决定这是否可以接受:科学只负责告诉人们什么是可能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