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64篇伪评审论文 谁之过?

2015/08/22 来源:氢思语微信号
分享: 
导读
被学术界视为衡量论文质量重要标准的同行评议机制近来却成为学术造假一个“痛点”。继数月前英国BMC出版社撤回43篇论文后,其母公司德国施普林格出版集团也于18日撤回旗下10本学术周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两次论文撤回事件都由于同行评议过程造假,且大多数涉事论文的作者来自中国。


2015年内两次大规模学术论文撤稿,一次43篇,是生物医学开放期刊BMC公司,最近8月18日是Springer公司旗下另10份期刊撤稿64篇。两次撤稿的原因都是伪造同行评审,因为BMC公司本身也是Springer公司旗下,所以可以认为这是一次事件两次发布。

如果认真看看这些论文的单位,你会发现存在一些规律:大多数来自国内著名大型医院,尤其是著名医科大学或综合大学的著名附属医院。这背后到底怎么回事,让医院医生成为这一尴尬事件的主要角色?带着这一疑问,记者电话采访了一些学者,并初步整理如下。

首先,无论任何原因,都不能开拓这一事件的责任。无论具体操作过程如何,最终因为审稿操作原因撤稿,肯定所有作者都需要承担责任。因为发表论文和投稿过程出现问题的责任人是作者,这些过程都不能容忍任何不恰当的行为。伪造同行,无论是作者故意,还是代理公司故意行为,都不能作为借口。

其次,这一问题应该引起医疗管理部门的重视。不能简单地追究作者责任,而应该反思是否是因为管理和制度性因素带来的系统性问题。如果不痛定思痛地纠正一些问题,这种现象或许无法杜绝,甚至会愈演愈烈。

可能的因素包括,模糊了医疗和学术研究的界限,将医生晋升过分依赖学术研究,其次是模糊了学术研究和学术论文的差别,不考虑学术研究的具体价值,只按照学术论文发表杂志进行区分。被撤稿的论文中许多属于荟萃分析类文章,这类文章是根据他人发表的学术论文进行数据挖掘,重新分析,是一种重要的医学研究论文。但因为这种文章不需要开展试验,只需要数据分析,这给某些单纯发表论文为目的的学者提供了方便,而且由于不需要具体研究,也给枪手操作带来了方便。又因为出版本身带有商业因素,论文只要按照规范写成,发表几乎是一种必然。

再次,学术论文发表是学者交流的主要方式,诚信是学术研究的最起码道德要求,因此必须从根本上建立学者道德养成,道德规范和道德文化性建设。要把诚信作为考察学者的第一标准,不诚信就根本谈不上学者。整个学术社会要立刻行动起来,从每个人,每个小组,每个团体做起。诚信是学者学术生命的第一元素。

客观、认真、负责和诚信也是医生必须具备的道德底线,如果写文章都可以找枪手,如果发表论文都可以让公司代理,虽然有许多客观原因,但是主观上认为无所谓,或者明知故犯也不无可能。

为什么这种情况集中在大医院,主要是因为要求发表国外论文晋升的规定就集中在这类医院,而这类医院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发表论文的条件,或者资源不够,或者经费不足,或者能力不及,但都没有用,要在这种医院内生存,发表论文是基本条件,否则只能走人,能发表论文的人很多,医院需要,随时可以引进。据说这种荒唐都惊动了总理,大家多希望管理机构能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主席Virginia Barbour博士认为。由于学术文章发表后所得的利益回报远超对不端行为的惩治力度,越来越复杂的欺诈方法应运而生,甚至催生了一个行业——“学术文章代理”。近期引起广泛关注的典型的学术不端事件使得这个行业的种种黑幕得以曝光,同时揭示了其背后的深刻原因,即这些代理机构利用了学术激励机制与出版业国际化这些特点。

如何解决这类问题,Virginia Barbour博士认为,期刊或出版机构一旦发现问题,应迅速采取行动。例如期刊和出版社通过撤稿来纠正错误和消除其影响。然后要联系跟进撤稿作者所在机构。让管理机构和学者们广泛重视学术诚信问题也非常重要。对欺诈或不当行为不当的激励机制可能来自重要驱动因素,如晋升、终身教授任职或学术职位等,金钱或物质奖励并不是关键因素。除非管理者认识到对学者审核的真正目标和本质内容,选择简单量化标准会增加学者压力,导致这些高智商人群部分人选择打制度擦边球,甚至转向那些可以为他们提供不端行为服务的不良公司。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