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浙师大一毒寝室 致多人疑似红斑狼疮一人死亡

2014/12/22 来源:中国科学报/王珊 彭科峰
分享: 
导读
2011年,浙江师范大学一学生公寓刚装修完就让学生搬进去,2013年有多名学生先后出现红斑狼疮等免疫系统方面的疾病,其中一名学生在今年10月初离世,患者及家属质疑是室内装修材料中释放的甲醛、苯等有害气体触发她们患病。《中国科学报》记者对这一事件展开了调查。


已经去世的黄莉莎的学生证

近日,一则《浙江师范大学毒寝室害学生们终身疾病!天理难容!》的帖子在网上流传开来,帖子为患病家长所写。


帖子称多名学生3年前入住新装修的学生公寓,于2013年先后出现免疫系统等方面的疾病,她们质疑是室内甲醛等指标超标引发了疾病。

真相究竟是什么?患病学生目前的情况如何?谁该为“从天而降”的疾病负责?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并从今天起,连续刊发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浙师大毒寝室调查之病从何来?

20岁的年龄,本应该有着花朵一般绚烂的生活。然而,命运却跟她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她们生病了,而且挺严重,有人因此离开了这个世界。看着其他同学陆续走出校园、踏入社会,这些患病女生充满羡慕。

这些患者都是浙江师范大学(以下简称浙师大)的女学生,在2011年相继建成的新寝室里住过两年以上。有些人正面临着毕业。

根据目前医院的诊断,她们的病情可能和入住新建成的寝室有关系。当初,寝室刚竣工她们就搬了进去。她们怀疑是室内装修材料中释放的甲醛、苯等有害气体触发她们患病。

她们提供的检测报告单显示,多数生病的人抗核抗体都呈弱阳性反应,而这是判断是否患上红斑狼疮的依据之一。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她们大都在进入学校后开始体重骤减,脸色发黄,经常觉得疲惫,尽管有的姑娘曾经还是“运动健将”。

相似的病症,让她们开始怀疑自己过往的经历。近日,记者走近这群生病的女大学生。

424宿舍的“四人帮”

龚旦宁是这批学生中最先发现病情的。她居住在浙师大新桃源18幢424寝室。2011年9月25日,新宿舍楼竣工,10月8日,她和其他女生搬入新寝室。

龚旦宁的妈妈谢女士说,刚住进去没多久,她就发现女儿脸色特别差,脸上的痘痘开始增多,人也开始消瘦,并出现月经不调的状况。

寝室的另外一名成员冯晓现在还记得她当时和龚旦宁开过的玩笑。“龚旦宁,你脸色怎么那么黄,就像个木瓜一样。”

后来,病情日趋严重,龚旦宁只得休学治病,不过这些都是悄悄进行的。直到今年1月,谢女士打电话给她们,她们才知道龚旦宁的身体状况非常差,目前已被建议进行系统性红斑狼疮诊治,这是她大半年前休学的真正原因。

红斑狼疮是一种多发于青年女性的累及多脏器的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结缔组织病,情况严重时可累及肾、心、肺、中枢神经系统等重要器官,甚至发生癌变。

谢女士告诉龚旦宁的室友冯晓、李旭、赵彩,龚旦宁的病情和寝室装修完即入住有关系。“我们会不会也得了红斑狼疮?”寝室的三个姑娘一阵恐慌,连忙去了医院。

检查结果让她们很是揪心。三人中有两人查出抗核抗体呈弱阳性反应。而这是判断患者是否患上红斑狼疮的参照指标之一。当然,最终确诊还需要结合其他的检查。

发烧、疲劳、体重减轻、面部蝶形红斑、关节疼痛……这些是红斑狼疮患者的表现症状。

李旭的检验报告单显示:抗核抗体测定ANA项为1:100弱阳性。事实上,寝室几名女生早前身体就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只是一直没有引起她们的注意。

坐在记者对面的李旭瘦瘦小小的,脸色蜡黄,脸上还有过敏的痕迹。而她的手边是厚厚的一叠检验报告单。这是她从年初以来所做的各种检查的结果。

“我从大二的时候开始出现腰疼,大三开始特别严重。”李旭说,自己基本一个月就要感冒或者发烧一次,从入学到现在消瘦了10多斤。“我现在(体重)怎么都突破不了85斤。”

“现在一个月左右就去一次医院,主要是检查抗核抗体指标的变化。”到现在为止,李旭去过的医院有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宁波鄞州人民医院、空军杭州医学鉴定训练中心。

最近,李旭得知一个同学刚刚得了肾炎,这让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更加担心,她准备忙完这段时间(找工作)就赶快去医院就诊。

得肾炎的女孩

陈小娅就是李旭所得知的那个刚得了肾炎的女生。之前,她一直住在新桃源18幢307寝室。

12月7日晚上,医院早已熄灯了,病床上的陈小娅却辗转反复,难以入睡。她非常担心,肾穿刺的报告就要出来了,会是红斑狼疮吗?还可以要孩子吗?一大早,她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医生了。

“lgA肾病(系膜增生型)。”看着肾穿刺报告上的几个黑体字,陈小娅叹了口气,“还是来了。”lgA肾病是以lgA或lgA为主的免疫球蛋白在肾小球沉积,肾小球系膜细胞增生和细胞外基质积聚为主要特征。根据2012年之前的资料,15%~40%的患者最终可能发展至终末期肾脏病,也就是尿毒症。

陈小娅看不懂这些专业术语。她庆幸自己不是红斑狼疮,以后还可以要孩子。“最好不要生,要生也只能生一个。”医生说,如果生第二个孩子,肾脏负担会加重,进而引起肾小球硬化乃至肾脏功能退化。

陈小娅生于1991年,是家里的独生女,今年6月刚从浙师大毕业。如果不是11月18日新公司的入职体检报告下来,她还沉浸在为梦想而奔波的幸福之中。当时,尿常规项目栏里的一组指标——“隐血3+ 蛋白尿1+”,让陈小娅心里有点忐忑。

这段时间以来,陈小娅一直觉得腰部酸胀。她自己查资料得出的结论是“肾有点不好”。于是,她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指向慢性肾炎,且抗核抗体呈现弱阳性,医生怀疑她有可能会有红斑狼疮,以后不能要孩子。

为了进一步确定病情,11月29日,陈小娅住进了浙江省某医院。12月2日,她被要求做了肾穿刺。

李叶是陈小娅的闺蜜,她经常去探望陈小娅,“又黄又瘦,脸颊都陷进去了。”李叶很心疼自己的朋友,“本来脸还有点红色,现在皮肤都是黑黄色了,人也一直在咳嗽。”

两种人生

陈小文居住在18幢417寝室。与陈小娅相比,也是今年毕业的陈小文更加不幸。今年1月,她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

陈小文的初发症状为皮肤过敏、身体抵抗力下降、感冒,有时会流鼻血。她的姐姐陈红说,带妹妹去看医生,医生也说是抵抗力差。“当时正好是12月份,各种期末考,大家也以为是压力的问题。”

然而,突然有一天情况变得严重起来。陈小文全身出现红点,鼻子出血,耳朵部位也出现凝血问题。去医院检查血常规,发现血小板只剩下7000,而正常人的为十几万到三十几万。

陈红说,当时家里人怀疑陈小文得了白血病,后来做骨髓穿刺,却发现是红斑狼疮。身体最弱的时候,陈小文要用吸管喝水。“吸管太长了,她使不上力气,我们只能把吸管剪短。”

资料显示,红斑狼疮患者中有40%的人对阳光过敏,不能晒太阳,因为这样可能会引起疾病的复发。陈小文就属于40%的范畴。“她以后再也不能晒太阳了。”陈红很担心妹妹的未来。

与陈小文相比,曾经住在24幢221寝室的黄莉莎则永远失去了接触阳光的机会。今年下半年,她被检查出患有急性白血病,于2个多月前不幸辞世。

黄莉莎学是的小学教育,她于2011年9月入学。在母亲和同学眼中,黄莉莎外向、开朗、心直口快,颇有人缘。

黄莉莎是家中的老大,她的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为了供养三个孩子上学,夫妻俩在永康市开了一家小饭馆。黄莉莎生病后,由于抵抗力下降,经常要去医院打吊针。“你都上大学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身体这么差!”对于女儿频繁生病,母亲起初归结为“不去锻炼”。

不过,在与龚旦宁母亲沟通后,她们夫妇俩开始怀疑自己女儿的病情也许与她的寝室有关系。

据黄莉莎的母亲回忆,搬进新宿舍后不久,女儿曾经告诉她,“新寝室很舒服,但是总有一股臭臭的味道”。但当时她并未在意,回答女儿“新房子都是这样的”。黄莉莎居住的宿舍于2011年12月竣工,2012年3月她搬进新寝室。

发病后,尽管黄莉莎接受了治疗,但10月初,病魔还是带走了这个年轻的生命。

多人得病,一人辞世,她们的经历让人痛心。那么,这样的悲剧,是否与宿舍有关?记者将继续进行调查。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