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4诺奖晚宴:吃饭之外还有什么废话?

2014/12/12 来源:赛先生
分享: 
导读
当地时间10日下午,诺贝尔奖的颁奖仪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个音乐厅举行。颁奖仪式进行了大约1个多小时,当天有5个奖项的11人全部登台领奖。“赛先生”选取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村修二、化学奖得主斯特凡·黑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约翰·奥基弗在颁奖晚宴上的演讲译为中文,以飨读者。


2014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现场。Alexander Mahmoud/图,Copyright © Nobel Media AB 2014

中村修二:LED照明的梦想已经变成现实


中村修二发表演讲。Copyright © Nobel Media AB 2014

陛下、殿下、女士们、先生们、同事们、朋友们:

我谨代表共同领奖人赤崎勇(Isamu Akasaki)教授和天野浩(Hiroshi Amano)教授,感谢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和瑞典皇家科学院,为我们三人发明的蓝光发光二极管(LED)授奖,LED带来了明亮又节能的白色光源。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希望这个奖项授予在物理领域“已经持续为人类带来巨大恩惠”的发明或发现。LED照明的梦想已经变成了现实,并造福人类,对此我们深感荣幸。

如今,我们可以在超市购买节能的LED灯,并有助于减少能源的使用,LED照明比传统白炽灯高效十倍,所以我们可以大大减少能源消耗。我相信,LED照明还可以减缓全球变暖。

此外,将LED与太阳能电池结合,我们可以为15亿没有通电的人口提供可持续照明,这种方式高效、清洁、安全,真正地照亮世界。

我在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SCB)的同事、200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赫伯特•克诺默(Herbert Kromer)教授这样评价LED照明:“我们不只是在谈论把事情做得更好,而是做我们从未做过的事。你已经永远地改变了这个世界,现在每个人都可以体验到LED照明”。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关于励志的小故事。20世纪80年代,当我们开始研究蓝光LED时,一次又一次地被告知,我们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长年累月地辛勤工作,只为开发这项新技术。

在赤崎勇教授、天野浩教授和我研制的蓝光LED取得突破进展之后,相关的研究活动爆发了。数千名研究人员投身于这一领域,将LED应用到许多领域,比如手机屏、LED电视和LED照明。

与赤崎勇教授、天野浩教授一道,我要再次感谢瑞典皇家科学院为我们发明蓝光LED和高效节能的LED灯颁发这个奖。我还要感谢我在日亚化学和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所有同事以及我的家人,是他们让我努力工作。

今天,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使用高效的LED照明,节约能源!

谢谢!

斯特凡•黑尔:解决那些“不可能解决”的问题


斯特凡•黑尔发表演讲。Copyright © Nobel Media AB 2014

陛下、殿下、女士们、先生们:

超棒的一周!美好的一天!完美的夜晚!

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今晚站在这里更令人兴奋。我也代表我的同事威廉姆•莫尔纳尔(W. E. Moerner)和埃里克•白兹格(Eric Betzig),感谢瑞典皇家科学院与诺贝尔基金会给予我们的荣誉。非常感谢所有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人,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非常非常卑微。

和所有的获奖者一样,我们三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得以步入这个宏伟的大厅。我们每个人的故事也不尽相同。

不过,我们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对所做之事充满激情,对不能做的事情感到痴迷,或者说,据说不能做的事情。

81年前的今晚,埃尔温•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曾在宴会上做了演讲。他写道: “可以这样讲,我们以后对单粒子进行实验并不会多于在动物园饲养的恐龙”。

好吧,我们当中的莫尔纳尔正好发现,单分子的确可以看到,而且可以单独研究。

现在,女士们,先生们,从这我们能学到什么呢?

首先,薛定谔绝不会写《侏罗纪公园》。

其次,作为一名诺贝尔奖得主,你应该说“这个或那个永远不会发生”,因为这将会极大地增加你被记住的机会——在多年以后的诺贝尔宴会演讲上。

现在让我们回到超高分辨率荧光成像的主题。

人们认为,聚焦光线无法分辨间距小于0.2微米的分子。这是因为,在一个拥挤的分子群中,这些分子同时发出它们的荧光,这导致它们的信号与声音被混淆。

但是,不管你信不信,埃里克发现了一种辨认分子的方法,他使用和朋友在客厅建造的一个显微镜对每个分子进行单独观测,就这么简单。

至于我自己,我从未有过那种耐心。逐一观测每个分子?不可能。我只是告诉它们必须要安静——除了选定的几个。

就是让分子保持安静,让少数几个发话。 ……这就是一个认为无解问题的简单解决方案。历史对显微镜分辨率进行了限制。

现在猜一猜,我在哪里产生这个想法的?

实际上离这儿不是太远:在芬兰图尔库的学生公寓,在一个你们可以称之为客厅的地方。

女士们、先生们,我该如何结束这个演讲呢?告诉你们一个关于重要发现或进步的故事?

嗯,你一定需要一个客厅。最起码,你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当你睡着时,你可能会忘记别人认为你太大胆或太愚蠢。

但是,清晨来临时,你最好发现自己说:“每个早上、每一天,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我有太多的选择。我要自己做主,然后埋头去做。

因为没有什么比一个想法的到来更强大,即使它进的是一个客厅,撞上的这个人生活简陋。

还有,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们永远不会饲养恐龙……谁知道呢?或许有一天,有人真的站在这里,在晚宴上发表演讲。

所以,让我们拥抱这种解决被认为不可能解决问题的文化。现在,让我们为这样做的他们干杯。

约翰•奥基弗:认知神经科学进入新纪元


约翰•奥基弗发表演讲。Copyright © Nobel Media AB 2014

尊敬的国王和王后陛下,各位殿下、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此刻,我谨代表我的两位获奖同行迈-布里特(May-Britt)和爱德华•莫泽(Edvard Moser)及我自己,对诺贝尔基金会举办这场盛大的宴会,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感谢诺贝尔委员会和诺贝尔大会,把如此崇高的荣誉授予我们的研究领域。我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获得诺贝尔奖是每个科学家、艺术家的至高荣誉。我的两位同行以及我无比荣幸,无尚光荣。

我们不仅把获得诺贝尔奖视作对个人及研究工作的认可,而且视作是对研究大脑海马区空间功能同行们的认可,还有对所有研究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研究人员的认可。新技术与新思想正把认知神经科学带入一个新纪元,我们得以在神经元交互网络这一层次,研究认知、感觉、记忆以及情感的神经基础。而我们相信,诸多重要的大脑活动在这一层次上发生。对于单个神经元是如何工作,以及两个神经元如何进行交流,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信息。但对成千上万个神经元组成的神经交互网络中,神经元如何协作、怎样相互作用、如何精妙安排而让我们产生想法和概念,我们仍知之甚少,这也是神经科学有待研究的领域。也许,正是神经元交互网络的故障导致了一些让我们束手无策的精神、脑部疾病。

基于计算机的光学新手段,以及全新的分子生物学生技术,让我们能够同时监控和操作以万计的神经细胞。我们将从中找寻大脑活动与行为的相关性,深入研究大脑如引发精神状态和行为变化。今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诺贝尔化学奖的科学家们的研究工作正好为我们提供了上述的新工具,我们正迫不及待的开始使用今年化学奖得主发明的光学技术。

我们很荣幸能与其他来自不同国家的获奖者一起领奖。众所周知,科学的发展需要各个国家一起努力,没有国家偏见是诺贝尔奖如此声名卓著原因之一。我们相信:未来推动我们更加理解这个世界的人,将可能来自任何国家,来自地球的任意角落。正是由于诺贝尔委员会对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先生意志的继承与坚守:诺贝尔奖评选的标准是人类福祉,而绝不会考虑来自哪个国家或地区,是何种性别、人种,有什么宗教信仰。

在结束前,我想再一次谢谢我们同事和同行们,短短的讲话,太多太多不能表达。我还要谢谢我们的学校:伦敦大学学院和挪威科技大学,以及慷慨的资助者们。

(陈晓雪、苏小晟翻译,标题为编者所加)

(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刊物和机构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243155190@qq.com)

关于我们

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主编的《赛先生》 ── 与科学同行,关注科学与文化。关注请加微信号:iscientists 或扫描主页二维码。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