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忧伤:英媒给国内医疗反腐泼冷水!

2014/12/10 来源:医药手机报
分享: 
导读
惩罚一家外国药企并不能解决中国医疗体系内的腐败问题——这些腐败侵蚀了公众对医生的信任,也让医生很难在治疗选择上保持客观性。其实中国本土公司比外国公司更为肆无忌惮地支付回扣,而资金不足的医院系统没有这些回扣则无法运转。


在中国做生意变得有些更加不可预测。中国一家法院因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简称GSK)涉嫌贿赂而开出巨额罚单——这是中国有史以来对在华外企开出的最大规模的罚单——同时判处GSK中国区的英籍主管马克锐(Mark Reilly)3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在今年9月份宣布的一份判决中,GSK中国公司4位中国籍高管分别被判处两到三年有期徒刑。制药业分析师和内部人士表示,虽然他们也是缓期执行,但传达的信息是显而易见的。在华外国制药公司不能再默许(甚至鼓励)那些为了让医生和医院购买它们的产品而行贿的销售人员。

在2013年中国警方开始调查GSK之后不久,该公司不再在全球以及中国用个人销售目标作为计算奖金的基础。其他在华运营的跨国制药公司没有那么干脆,但业内和法律人士表示,它们全都重新检查了自己的合规程序,以确保没有制定不切实际的销售目标——那样的目标只有通过支付“佣金”(国内的委婉说法)的方式才能实现。

但惩罚一家外国药企并不能解决中国医疗体系内的腐败问题——这些腐败侵蚀了公众对医生的信任,也让医生很难在治疗选择上保持客观性。

医药行业分析师、医生以及医院管理者全都表示,其实本土公司比外国公司更为肆无忌惮地支付回扣,而资金不足的医院系统没有这些回扣则无法运转。

国内供应商仍极度依赖此类支付,尽管反腐运动严厉打击向医务人员行贿。

许多医生表示,如果不接受医药公司的“礼物”,他们就无法维持生计,或者过上一种与医务人员身份相称的生活,因此他们收受“佣金”的动机将依然强烈,无论风险有多大。

但向医生行贿绝非一个必须为14亿人口服务的医疗体系面临的唯一问题——这些人口日益成熟、城市化、挑剔而且趋于老年化。中国领导人有着通过控制药价和彻底改革医疗保险制度等复杂的医疗体系改革举措,提高医疗质量并让患者看得起病的宏伟计划。然而,所有这些都不会很快发生。

北京方面无疑愿意投入资金解决医疗问题,但国民统计数据显示,在2013年,医疗投入仍然只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而按照麦肯锡(McKinsey)的数据,西欧国家的这一比例是10%-12%,美国是15%-17%,而从人均比例来说中国则还要低得多。

中国政府在2009年承诺在3年内提供覆盖全民的、低成本的医疗服务。自那以来,95%的人口享有了基本医疗保险服务。然而,这种保险非常有限,许多家庭面临不堪重负的医疗费用。

在公众感到极为不满的同时,北京方面认为改善医疗体系对维护社会和谐至关重要。然而,医患之间的许多互动远非和谐,每个月都会发生数百起针对医疗工作者的袭击活动。许多医生表示,他们最不愿让自己孩子做的事情就是学医。

北京方面希望通过到2015年将私立医院比例提高一倍至20%来缓解公立医院的压力,私人投资者迫切希望抓住这股发展潮流。Dealogic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医疗行业的私人投资升至历史最高水平,去年相关交易价值100亿美元,几乎是2006年的5倍。今年迄今为止,这方面的交易金额又已经达到了70亿美元。

但公众对私立医院的不信任是一道障碍,而且后者很难吸引一流的医生,这些医生往往喜欢呆在声名显赫的国家体系内。投资者可能很难在一个腐败猖獗、医院财务不透明的行业内找到潜在盈利的交易。

此外,私有化也不会解决国有医院体系中腐败、工作量过大、薪资低和医患冲突的问题——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国有医院将继续为人们提供医疗服务。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