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复旦人表示:马云说错了,医生永远会有工作

2014/12/03 来源:复旦医学博士联盟/死驴博士
分享: 
导读
前几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再次语出惊人:阿里想干的是健康和快乐两个产业,如何让人更加健康,如何让人更加快乐?30年以后应该是医生找不到工作了,医院、药厂越来越少。然而在这句话放出来几天后,复旦医学博士联盟就表示:马云说错了,医生永远会有工作!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马云先生再次语出惊人:“阿里想干的是健康和快乐两个产业,如何让人更加健康,如何让人更加快乐?不是建更多的医院找更多的医生,更不是建更多的药。如果我们(投资)做对的话,30年以后应该是医生找不到工作了,医院、药厂越来越少。” 依据为西医是循证医学,而循证现在绝大部分都机器化了,治疗方案也是标准化的,电脑的准确性更高,以后可能只需要执行医嘱层面的护士、治疗师了。

巨头们总是爱放大人工智能的可能效应,认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一切;其实90年代俄国的科学家就有这种想法了,如果制造一个软件,输入人体的症状,他就可以自动诊断疾病,进行治疗了。其结果当然是失败的,哲学家分析说其犯了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

人不是简单的机械组装,是一个复杂的生命机体。

机器诊疗就是把所有的可能都储存在计算机中,然后通过方程式算法来判断用户提出的要求是否有相应的结果或近似的结果。那么计算机本身思考了吗?没有。

任何一个完美的程序,都是一个个代码组成的,而如何组成,来自攻城狮的大脑。

人的生命也是来源于一堆DNA分子,当人类认识到染色体中隐藏大量生命的秘密时,欣喜若狂,以为若能将30亿个碱基对组成的核苷酸序列,约四万个基因的密码全部解开,解秘“生命天书”,便可以对自己的生老病死了若指掌。十多年过去了,人们完成了对全人类的基因组测序,却无法读懂其中的真正含义。

人类的现代社会发展很快,从机械化,自动化,再到智能化,甚至生物化,成绩斐然。人类有点自以为是,殊不知人类对生命的认知还处于起点,人类对疾病的认识还极其地有限。

医学是一门理论和实践需严密结合的学科。同时人体和疾病具有千变万化、千差万别的属性。细菌就一个细胞,可每个细菌都是不一样的。一个单细胞的生物,人类研究了上百年,还不知其究竟,更何况是极为复杂的人类呢。病毒、细菌都在变异,人的个体差异很多,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一个学医十年,从医几十年的医生,都不敢拍胸脯说自己可以去认知一种疾病。而马天王就来断言医生将会被取代了。

马云做电商,是因为他尊重了千千万万小的网店,方便了万万千千的网店主和剁手族。而到了医疗领域,他就敢说取代,敢说颠覆。我个人十分崇拜马天王,但马天王对医生的态度实在不敢苟同,这也反应了大多数人对医疗行业认识的不够深刻。

不尊重这个领域的主体,是不可能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的。

没了医生,医院的药方您真的看得懂?先进的仪器您会操作?无菌手术您真的可以做?

医生只是写药单,药房只是卖药那么简单吗?

开了个网络药店就扬言医生都要下岗了,搞清楚医疗工作的本质是什么,是吃药吗?

买药是买菜吗?把人吃死了这官司找谁打呢?

巨头对生物科技,如指纹技术,瞳孔辨人,十分着迷,其技术的根本就在于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可到了人体看病,却可以认为有这么一种程序,可以批量地,流程地去看病。光靠机器怎么就能诊断和治疗所有的疾病了?

互联网威力强大,它可以对传统行业进行重组,进行颠覆,如打车、购物、游戏,但这些行业都是门槛很低的,模式较轻的行业,对于资源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产业,互联网能做的不是颠覆,只是改造与提升。以后网络或者虚拟的医疗肯定会对一些疾病的现有治疗及诊断的方式产生影响,但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替代医生的角色。

医生是医疗体系的主体,是生产力;医院是医疗体系的组织形式,是生产关系;强大的互联网思维,可能重组医疗体系,可以取代医院,可以取代药房,但没有医生万万不能。马天王即将启动的网络医药市场会很强大,可以一定程度上冲击医疗行业中的生产关系,但一个个医生的个体,是核心生产力的代表,只会变得更重要,而不会被取代。

中国现在医疗模式,大家都在抱怨,但也有它存在的现实合理性。一个社会对待医生的态度,就代表了它对生命的态度。现实中,人们对这个行业的主体,医生,缺少的尊重,对生命缺少敬畏。

人们对医学常识,近乎无知;

人们对治疗要求,近乎无理;

人们对医生态度,近乎苛责;

对医生盲目的要求,在一点点压榨医生做选择的空间,在消弭这个群体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也在一点点地断送未来医疗环境改善的根基。

医疗改革的口号一次次地喊响,但医疗环境一天天地变差,原因是多方面的。逮着医生可劲地骂,不公平也不应该。医患关系是一种生命健康委托关系,而非简单的经济关系或消费关系。只有对医生的尊重与信任,医生才能承担起这一重大的信任委托。这种信任的缺失尤为可怕,如果不能得到改善,我个人非常不看好未来十年之内中国的医疗环境,医务人员和患者都会是受害者,两者的损失都会是巨大的。

只不过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医疗环境不是一种商业模式能解决的,医疗行业是个劳动力密集型,智力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一个行业,想要改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合理的期待,健康的机制,有力地保障,科技的进步,缺一不可。马云能做的是引入一个竞争机制,去撼动这个僵硬的医疗体制,把医生解放出来,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和服务热情。其他方面还需要这个社会合力去解决。

支付宝可以方便人们付款,但我没钱怎么办?

我有很多钱,但癌症晚期怎么办?

人是逃不过生老病死的,在它面前人人平等。

美国总统肯尼迪,能开展登月的阿波罗计划,也还是因小儿麻痹症下身瘫痪。

尼克松1976年就提出过治愈癌症的计划, 号称癌症“登月”计划,现已成笑柄。

是他们能力不足吗?是他们财富不够吗?

奥巴马倾全国之力都未能成功进行医改。马云也不可能匹敌美国,以一己之力就改变现有中国的医疗模式。

一句话总结,理想化是巨头们的通病。

遥远而又遥远的未来,医院也许会消亡,药店也许会消亡,但医生不会,医生将会随着人类的存在而一直存在着。再对不懂医学的马晕说一句话:所有医生没有工作的时候(或者说没有医生的时候)就是人类灭亡的时候。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