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价格司1正2副司长又被带走 药价改革或存变数
财新网 · 2014/09/29
9月28日晚从多个渠道证实,继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被查之后,发改委价格司又有三名司级官员被带走,其中包括刚刚接替曹长庆担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刘振秋此前分管医药,药价改革或存变数。


曾被谐称为“天下第一司”的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近来已经超越山西省委办公大楼,成为最密集的贪官落马地。记者9月28日晚从多个渠道证实,继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被查之后,发改委价格司又有三名司级官员被带走,其中包括刚刚接替曹长庆担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

消息人士透露,今天国家发改委已经内部通报了上述情况,称三人被有关部门带走审查。截至发稿时,记者无法拨通周望军的电话。另一名独立信源称,三人是被检察机关执行强制措施的。

“一个多月里,发改委价格司进去了5名正副司长,现在司里只剩下两个副司级的,一个是一年前从价监局调去的,一个是管成本核算的。”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称。

上述5名落马的司级官员,在发改委价格司分管不同领域。刘振秋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是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分管医药、电价等,今年5月原司长曹长庆退休后,刘振秋刚刚升任司长。副司长周望军1966年出生,湖南湘潭人,1987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经济与管理系,长期分管医药,约一周前被查的郭剑英也曾担任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2013年担任价格司副巡视员。

另一名副司长李才华,则曾担任发改委价格司电力价格处处长,约2010年升任副司长。

价格司是国家发改委最重要的职能部门之一,负责对包括电价、水价等在内的多种垄断商品和公共服务的价格进行审核和监管,组织拟订重要价格收费政策,制定或调整由中央政府管理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及收费标准等,过去也对油价和药品医疗服务等进行管制。价格司下设综合处、政策法规处、监测分析处、成本处、农产品和水资源价格处、石油和工业品价格处、电力价格处、运输通信价格处、医药价格处、收费管理处、服务价格处等11个处。

8月27日财新网独家报道上一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落马消息时,一位电力业内人士表示,听到曹被调查的消息“一点也不奇怪”。在他看来,发改委价格司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审批权力太大,“是权力最大的国家发改委内最有权力的部门之一”。据财新记者了解的情况,曹长庆是8月24日前后,外出回京时在机场被带走的。

发改委价格司也曾对药品价格下达过多次降价令,但效果很差,被舆论批评为药价越降越高。财新团队曾采写封面报道《药价之谜》揭开背后真相,概因降价令违背市场规律,导致药品一经降价就从主流药品经销渠道消失,企业将之改头换面后通过发改委价格司单独定价审批,又在市场上推出。

在价格司司长这个危险的位置上,曹长庆坐了7年时间,接替曹长庆的刘振秋则只坐了4个月时间。今年5月初,发改委对4位副秘书长和7名司局长进行了人事调整,曹长庆在这轮调整中退休,刘振秋升任。在发改委价格司网页上,还有刘振秋刚刚发表的领导致辞——“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推进价格改革,不断提高政府价格监管的科学性、规范性和透明度,努力稳定价格总水平,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发展。”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5/27
    中国药改多年,不管在发改委定价时期,还是通过药占比等政策干预,最后都陷入了“降价死”的怪圈中,说到底还是没有形成良性的生态机制。
  • 2019/02/14
    朋友忽然找到了五年前一张买药的小票,对比一看,同一种药的价格足足涨了五倍。
  • 2018/03/09
    3月5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布国家企业技术中心2017-2018年评价结果。从行业来看,据医药地方台统计,在名单上的99家药企中,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天士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被评为优秀。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