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网络搜索:虚假医疗广告的“帮凶”

2014/09/17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网络搜索可谓是虚假医疗广告的最大“帮凶”。搜索网站推广的虚假医疗广告对人们造成极大的伤害,很多人花了钱却治不了病,人财两空。病人不仅上当受骗,延误病情,还对医生群体产生不信任,抹黑了医生群体,增加医患矛盾。如何在鱼龙混杂的网络中分辨出真实可靠的医疗信息呢?


搜索网站推广的虚假医疗广告对人们造成极大的伤害,很多人花了钱却治不了病,人财两空。病人不仅上当受骗,延误病情,还对医生群体产生不信任,抹黑了医生群体,增加医患矛盾。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每当自己头痛脑热不舒服、宝宝生病拉肚子、家人得了高血压高血脂、遇到陌生的医学词汇时,通常都会在第一时间借助网络“寻医问药”一下,此时,一些常用搜索引擎便成了提供捷径的方便之门。

最近,新浪微博达人@成都下水道(成都某三甲医院泌尿外科医生)炮轰百度虚假医疗推广广告获取不当收入而被百度举报并败诉,一时间众多网友对他表示支持,帮助他搜集相关申诉证据。

尔后,百度虚假医疗广告推广被多名网络医疗人士批评声讨,百度公司虽然有所收敛,查询结果不会像以前那么明目张胆,但是在搜索页面右下方的“推广链接”处,仍然罗列着一系列的虚假广告词条。

记者也尝试在网上搜索一些“明星词汇”。比如,在百度上搜索“不孕不育”,果不其然,一些没听说过的民营医院占据了多达十几页的搜索结果,而且广告中附有大量迷惑性夸大词汇“不孕不育,孕育生命创造奇迹!”“帮你远离男性不育,成功做爸爸!”“彻底治疗不孕不育”……而真正有用的来自公立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的医疗信息排名靠后,被掺杂在这些虚假词条之中,非医学相关人士很难“慧眼识珠”。

同时,记者发现,每个虚假医疗广告的词条下部都有“推广”字样,点击后进入的是百度推广的招商主页面。

其实,除了百度,其他搜索引擎如360搜索、搜搜、谷歌等都有类似的广告推广情况,那么,如何在鱼龙混杂的网络中分辨出真实可靠的医疗信息呢?

别信

搜索到的第一手医疗信息

“通过网络搜索获取第一手医疗信息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正打算将整治互联网虚假医疗广告的相关内容写成明年的两会提案。

目前,互联网上充斥着大量非法的虚假医疗广告,在电视上也经常出现。“通常是一些夸大其词、误导病人的医院,或是卖假药、保健药的公司,将中医、中药吹成神……”温建民告诉记者,“做这种虚假广告的医院多为民营医院,其中多数为福建省莆田人创办的民营医院,俗称‘莆田系医院’。”

而今,莆田系医院甚至成了虚假医疗的代名词。据了解,莆田系医院起初多为一些性病、妇科、男科医院,后来发展为骨科等其他专科医院,通过做虚假广告或是卖假药招揽患者。比如,通过检查告知患者感染了衣原体,得了性病,让患者难以启齿又不敢去正规医院进行治疗,最终上当受骗。

莆田系医院的创始人多为莆田农民,文化程度较低,没有任何医学学历背景,经常是以整个家族的形式进行创业,有著名的“四大家族”:詹国团为首的“詹家”、陈金秀旗下的“陈家”、林志忠所率领的“林家”和黄德锋领军的“黄家”。

三十年前,莆田人以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卖跌打损伤膏药起家,而后走出莆田,渗入到中国各大城市开办民营医院。比如,美莱整形整容、曙光男科医院、天伦不孕不育、远大心胸医院、美联臣医疗美容、五洲女子医院……这些在网络、地铁、都市小报中常见的医院,多数源自“莆田系”。

前不久,新东方教育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敏洪在微博上“炮轰”莆田系医院,为自家在云南玛利亚医院生小孩不幸死亡的新东方员工讨回公道。据查,玛利亚医院属于中骏集团投资,而中骏属于福建莆田“詹家”,詹氏是中国民营医院第一人与鼻祖,中国80%民营医院被他及他的徒弟、老乡控制。

同样,目前这些虚假医疗广告不仅仅局限于网络,北京西苑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王小沙表示:“医疗广告可以在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还可能在一些公共场所如车厢、椅背、靠枕等位置。与这些广告相比,各种搜索引擎更具有蒙蔽性:网络搜到的排在前面的、强调是属于武警或部队系统的、点开后有对话框的医院,人们一定得提高警惕性。广告越多的医院越不能去。”

可恶竞价排名成帮凶

9月10日,百度在微博中欢迎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博士正式成为百度新总裁,众多网友在评论中纷纷表达了“能管管百度的虚假医疗广告吗?拜托了!”的心声。

温建民表示,百度等搜索引擎的医疗推广毫无疑问成了莆田系医院的“帮凶”。目前,百度的医疗广告可以通过竞价来决定搜索排名顺序,通过搜索关键词,排在前几位的大多是莆田系民营医院,也就是说,当患者百度各种疾病时,很多莆田系医院被优先搜索到。“比如一条盆腔炎广告,第一家出五毛钱买到靠前位置,另一家出一块钱就可以提前,第三家一块五,以此类推……”

“以前一次点击一块钱,现在一次点击十块钱。”一位参与百度推广的民营医院人士透露,“近年来,百度的竞价排名价格一路飙升,涨了十几倍。有些热门的关键词被炒到100多元1次。

点击此类医院网站后,一部分患者会接受弹出的“对话框”进行咨询,进而转化为真正的病源。而且,为了得到更多病源,民营医院不惜花大量费用在竞价排名上,都去抢关键词,价格越炒越高。

此外,在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中,莆田系医院通过占用相关关键词,达到“冒用”知名品牌、机构、产品等目的,进行混淆性推广,诱使患者消费,来获取巨额利益。

温建民不无担忧地表示,搜索网站推广虚假医疗广告对人们造成极大的伤害,很多人花了钱却治不了病,人财两空。而且,病人不仅上当受骗,延误病情,还对医生群体产生不信任,抹黑了医生群体,增加医患矛盾。

靠谱正规医院或医生个人网站

那么,人们怎么屏蔽虚假的医疗广告,找到靠谱的医疗信息呢?温建民介绍道:“首先,人们应该意识到,什么病都能治好是不现实的。目前的医疗水平有限,很多疾病是治不好的,比如高血压、糖尿病、肝炎等都是世界难题。”

“寻医问药可以看正规医院网站或是医生个人网站,这些网站是不会叫卖药品的。”温建民表示,他经常在自己的医疗团队“温建民骨科网”网站上科普相关疾病知识。

同样,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目前只有正规医院网站上的医疗信息比较可信,但是,医院网站的建设内容和方式往往不能满足百姓寻医问药的需求。

王杉表示,所谓正规的医院主要是指,公立医院中的三甲医院及部分二甲医院,而民营医院中目前只有1%是正规的,主要包括三种:一是有一技之长的退休医生个人开的诊所;二是大企业财团建立的医院,目前只有1~2家;三是企业为了公益事业不以营利为目标的私人医院。

此外,好大夫在线网站总编何波告诉记者,卫计委的网站、药监局的网站,有执业资格(在卫计委网站上可查询到)的医生撰写的科普文章等也是可靠的医疗信源。

何波介绍,为了获取“可靠”的医生资源,好大夫在线网站与医院、卫计委核准所有医生的信息和资质;核实医生本人信息,确保提供服务的是医生本人;核查所有医生提交的信息,如存在夸大疗效、不符合治疗指南或未经临床验证的方法推荐、虚假宣传等信息,均予以删除。

“主动邀访专科专病领域的权威专家,进行访谈或撰稿,普及科学的、正确的疾病知识,提高公众认知。”何波介绍,“虽然我们倡导医患间在医院外的沟通,但网上咨询不能替代门诊诊疗,建议患者与医生在网上建立基本沟通后,还应去医院与医生面诊,完成疾病的诊治。”

医路彩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徐立丽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旗下的阿亮医生网对医院医生的选择有一套严格的标准,“我们从不收录莆田系医院的医生。其实跟做生意一样,产品的源头需要控制。与医生签约时,需要看他的执业医师证、医师执照、发表的论文等,证明他是合法行医。一般通过直接面谈来确认,对于偏远地区的,需要通过医生所在单位、领导、同事对其进行确认。”

据了解,阿亮医生中医生团队资源有80%来自三甲医院,而且对资源进行了合理的分配。比如一些小型医院的医生虽然医技水平有限,但是可以通过在线医疗咨询,为患者提供医疗管理服务,比如慢性病的管理。

出路加强网络自律和监管

去年,互联网实验室发布的《关于搜索推广中的违法医疗广告情况调查》报告指出,搜索引擎公司在获取医疗机构推广费用的同时,也为虚假信息和不法广告带来推广的便利条件,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

2006年,由工商总局和原卫生部颁布的《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规定,对于虚假的医疗广告推广需政府相关部门履职监督执行并处罚,同时对媒体包括新媒体的责任立法立规。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宫大鑫表示,很多竞价推广网站的内容明显有悖于医疗常规及《广告法》,但百度却辩解百度推广不属于广告。

《广告法》规定广告经营者需要有资质,发布的广告需要经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审批,甚至发布者还要有连带责任。“有良知的企业家应该扪心自问:自己推广的网站是否合法?是否为一些骗子提供了可乘之机?面对受害者的举报和医疗专业人士的批评,为什么置若罔闻,甚至还理直气壮?” 宫大鑫说。

“对这些乱象,根本没人来管,而且很多年轻人对网络内容十分信任。”温建民表示,搜索网站推广虚假医疗广告的行为,实际上钻了政策的空子,是一种诈骗行为。

谈到如何解决,温建民表示,首先,搜索网站要规范自身,互联网不应该做医疗广告。其次,目前莆田系医院没有人监管,而对于此类违法乱纪的行为,国家得有监管,需要中宣部、工信部、新闻出版总署、两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进行监管。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